再次踏上这条路

  应该是第五次走上这条路了,不知何时起就开始害怕,开始抵触这条路,可能是太过于敏感了吧。

  看着眼前蜿蜒的路,突然的预感到,这条路,我会走很多次,而多少次后,我会变的不再那么的反感,就如有的人,泪水流尽了,也就离开了,而我,在这条路上来来往往的多了,记忆也就作废了,如同白(世界历史故事)纸一张,掂量不出重量,摸不出厚薄,只是出人意料的白,白的刺眼,白的让人心痛到麻木,而那时自然是不再排斥了的,而那个时候,真的是我所期望的吗?

  想着各种奇怪的理由避开那条路,却是无力的,这一路,多了雨,像是肆无忌惮的嘲讽,又像是回忆里的心酸。

  如果飘落的雪花是温存的眷顾,那这纷纷扬扬的雨应该是沉寂的失落,沿途青山绿水,云雾缭绕,真的很美,也是头一次在雨中看到这条路除了停留在记忆中的美以外的美。一时间,忘了该用哪个词来形容这份心情,我仍眷恋着,真的好矛盾,因为我抵触这条路,却又忍不住偷看这条路,更确切的说,我抵触与这条路有关的记忆,但又忍不住回想,很多东西,面对一次就足以永久记住,是不想去轻碰的,哪怕那些记忆只是轻描淡写,只是突然的想起,没有心理准备,会害怕,会不忍心。

  当自己,有一天踏上这条路,已经记不起一切,或是在无心绪,会是很可惜。

  这样的天气,太容易犯困,雨滴掉落下来,打湿了脸颊,风吹入梦里,开出一朵称之为过往的旧花,在雨中,她等了很久,等我去拾起,就像重拾记忆碎片。

  第一次和这条路打招呼,是和好朋友们一起,炎热的天气,一路的欢声笑语,却是记忆里最清凉的夏日。

  第二次,也是盛夏,只是隔了一年多,一个人,带着排斥却又热切的心情,踏上这条路,所谓排斥,不过是不喜欢这一天,所谓热切,也只是好奇,是记忆里最纠结的一天,期许最多的一天。

  第三次,是同年的冬日,下雪了,路的两旁落满了雪花,好漂亮,也是最后一次欢愉的走过,虽是冬天,却是温暖的,只是这样的路过,以后就没有了,我以为这样的路,我会一直心满意足的走下去,无比的坚信,可是以后下雪的日子我还会像这样走上这条路吗,不会了,走这条路,只是去买一样东西,如今我有了,也没有想过要换,即使要换,也不一定是冬季了。

  那以后过了很久,就开始慢慢的排斥这条路,排斥与那天有关的一切,以及自己。

  很多时候,当某一个日子由喜欢变得不再喜欢,与这个日子有关的一切,也会慢慢的不喜欢,但在不喜欢之前,又会担心自己不喜欢,若是在遇见与这个日子很像的瞬间,又会疯狂的想念,发上一会儿的呆,然后就什么也记不起了,但下次想起,必定又是触碰了沉睡的记忆。

  第四次,别无选择的又踏上了这条路,所以强迫自己闭上了双眼,假装睡着,假装不知道要走的就是这条路,于是,那样的心安,其实,也不过是骗了自己而已。

  这次,还是无可选择的走了这条路,因为其他的路况不好,也许是自己知道这条路以后还会走,或早或迟,都是要面对的,不可能说每次都假装睡觉,这是很愚蠢的方法,心伤的,难过的,害怕去面对的,之所以无法释怀,只是时间还没有长过我的眷恋以及当时经过时所注入的情感和期许,如果真的是这样,释怀怕是永远都无法到达的,与其让时间去腐蚀,去摧残,倒不如撇开所有的偏见,眷恋,试着去接受,虽非万全之策,但留住了我怕丢掉的美好,又可以试着去接受,也不失为两全其美。

  不知道是巧,还是真的可笑,一路上,熟悉的歌曲一首接着一首的从远处飘来,好像只是到了我这里就停止了,我不知道那是谁在放着音乐,却知道,这些歌曲随时都可以消磨我试着去面对的意志,如果真的可以安静的去面对,那这样的情形我是应该好好珍惜的,能在这条路上,听到一直排斥去听的歌曲的机会是很少的,这是第一次,两者我依恋的同时发生着,也或许是最后一次。


推荐阅读:
·林则徐设计筹款(01-12)
·弱者的生存智慧(08-22)
·看破,看不破(01-12)
·2个哲学故事,让人终生受益(02-21)
·开出自信的花(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