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的音乐家们

1858年5月15日,年轻的亚历山大·鲍罗丁从俄国圣彼得堡医学院毕业,他以一篇《化学与毒理学视角上砷酸与磷酸的类比》取得了医药化学博士学位。此后,他又赴德国海德堡从事博士后工作,致力于有机卤化物和苯衍生物方面的研究。

  当然,今天的人们知道鲍罗丁并不是因为他在化学上的成就,而是因为他的音乐。自古宅男爱艺术,鲍罗丁就是典型代表。1862年起,他开始跟随巴拉基耶夫学习作曲,第二年更是与一位钢琴家结婚。他的两部交响曲与两部弦乐四重奏接连出版,还被吸收进了由5名俄国主流作曲家组成的“强力集团”里。但是,尽管已经在作曲界混到了这种地位,鲍罗丁仍然没忘记他作为化学家的本职工作。1872年,他独立发现了羟醛反应,这种反应是现代医药合成的基石之一。鲍罗丁上百年前的研究成果至今仍可以在学术数据库里查到。

  据说,这位化学家经常在实验室里酝酿乐思,写作乐曲,因此也经常耽误实验甚至弄坏实验器材。好在他两方面都没有耽误,不论音乐还是化学方面的成就都足够令他留名青史了。

  其实在著名作曲家里,在别的领域也有建树者不计其数,特别是不少作曲家拥有法学或是医学学位。最夸张的例子也许是法国作曲家卡米尔·圣桑了,这位大音乐家简直是几百年一遇的天才,除了《动物狂欢节》《骷髅之舞》等脍炙人口的作品之外,他还是一位有名的数学家。在学术期刊上发表的论文则涵盖了声学设计、罗马帝国时期剧院的内部装潢、古代乐器等领域,还写作过一本哲学专著,写过诗集和剧本,在大学里开讲座讲解海市蜃楼的原理。作为法国天文学会的会员,他经常为日食等天文现象的出现而举办专场音乐会,这位跨越了无数个领域的天才成为当时法国知识界的领袖人物之一。许多人批评他太过“不务正业”而耽误了作曲。但圣桑流传下来的杰作已如此之多,难道还不够伟大吗?

  前不久,著名的维也纳医科大学向39岁的曼弗雷德·赫金颁发终身教职,他是一位糖尿病及肾脏移植方面的专家,同时他的名字在音乐界也并不陌生,因为他也是维也纳爱乐乐团低音提琴演奏员。赫金2001年加入了维也纳国立歌剧院兼职拉琴,同时在德国继续着繁忙的学业;几年后,他不仅拿到了医学学位,还被选拔进了维也纳爱乐乐团,创造了一个新的奇迹。其实随着各个学科的发展,想成为某个领域里的专家尚且越来越难,达到“一专多能”的程度就更是难上加难了;但音乐家们也未尝不能在别的领域里试试身手,虽然未必成“家”,但人生必将因此而更加绚丽多彩。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不务正业的音乐家们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http://


推荐阅读:
·当鸡蛋扔中了首相后(03-23)
·希望是一根坚韧的拐杖_世界名人(01-17)
·迈克尔·乔丹:“篮球少年天才”(02-04)
·撒切尔夫人是福利国家的掘墓人(03-23)
·勇敢站出来的总统叶利钦(03-0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