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马里的铿锵玫瑰_世界名人

当12个荷枪实弹的索马里绑匪围住阿曼达·琳浩特时,她顿时悔之莫及。然而,一切已无法逆转。
 
索马里的铿锵玫瑰2008年8月21日,作为自由记者的阿曼达·琳浩特与男友尼格尔前往索马里,希望能在那里找到独一无二的新闻素材。在到达后的第三天,他们就遭遇了绑架。
 
绑匪向阿曼达及尼格尔的家人索要300万美元的赎金。这对于两个贫困的家庭来说无异于天方夜谭,梦魇般的生活从此开始。每天,阿曼达要遭受毒打、性虐待。
 
2009年11月29日,在家人交齐120万美元赎金后,阿曼达与男友终于结束了长达460天的牢狱生活,回到了家乡。终于自由了,然而生活却举步维艰。两个家庭为凑齐赎金,倾尽所有并负债累累。阿曼达因营养不良,身体极度虚弱,而更让她不能解脱的是心中深深的愤恨与自责。那460天非人般的生活如恶梦般在脑中挥之不去。
 
那天,电视中一条关于索马里的新闻引起了阿曼达的注意。一个17岁的女孩因拒绝嫁给反政府武装组织的士兵而被活埋,女孩如一株植物被埋进沙土中,仅剩头部在地面上,那些士兵残忍地向她投掷石块,鲜血从她的发间、脸上汩汩流出,浸湿了颈下的沙土。血腥的画面令人惨不忍睹,阿曼达不禁想起了自己在索马里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索马里的女性极少有接受教育的机会,她们经常挨打、遭受性虐待,生命如草芥一样卑微,人们可以随意像处置一只动物一样终结她们的生命。面对暴力,她们不敢反抗,只有无奈地承受,一代又一代索马里女性就这样默默重演着生命的悲剧。阿曼达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一束光亮,她知道自己以后应如何去生活了。
 
明知那个国家留给自己的是痛苦的回忆,但阿曼达还是重新返回了索马里。在难民营,她接触到一个名叫阿莎的女孩。年仅10岁的阿莎常常一个人安静地吃饭,安静地行走,生怕打扰了别人,一听到稍大的声音,她就赶紧躲在墙边,大眼睛里写满惊恐。在家乡,阿莎亲眼目睹父母被打死、姐姐被轮奸的残暴场景,年幼的她独自跋涉千里来难民营寻求庇护,那些留在心上的伤痕或许需有几十年时间才能治愈。阿曼达把身体单薄得如一片秋叶的阿莎抱在怀里,眼里升起一层湿雾,她感受到自己肩上的责任。
 
阿曼达为改变索马里妇女儿童的现状而奔走。她向人们讲述索马里妇女儿童的生存状况,呼吁大家资助那些不幸的女性及孩子。2010年,阿曼达创办了非营利性组织“全球富足基金会”,在她的努力下,该基金会筹集了数百万美元,资助了数十名索马里女性接受教育,其中包括许多像阿莎一样的女童。同时,基金会为遭受性虐待的女性提供医疗救护和心理咨询。几年来,阿曼达数次返回索马里,她认为,自己的行为是道义,也是一种责任。
 
2013年8月28日,索马里女子法伊莎·哈伦驾车驶过摩加迪沙的大街,她的笑颜被西方媒体记者拍下。从1991年内战爆发开始,索马里妇女就被禁止驾车上街,时隔22年之后,妇女们又可以重新坐回方向盘前。阿曼达看着报纸上法伊莎·哈伦被晨风扬起的长发,仿佛看到了一片春暖花开。她相信,属于索马里妇女儿童的春天不久将会悄然到来。她用手轻柔地抚过桌上的一本书,那是她历经三年写成的新书《空中楼阁》。在书中,她讲述了自己在索马里如何靠信念坚持下来,呼吁索马里女性面对现实,勇敢争取自己的权利。
 
在新书发布会上,阿曼达露出宁静平和的笑容,她告诉大家:只要心中永存不屈从于生活的信念,那些你设想过的空中楼阁都将一一实现。同时,要学会宽恕,让宽恕变成心底盛开的一朵莲,如此,才能从烦恼中走出,心似莲花般纯净、美好。


推荐阅读:
·勇敢站出来的总统叶利钦(03-04)
·希望是一根坚韧的拐杖_世界名人(01-17)
·当鸡蛋扔中了首相后(03-23)
·迈克尔·乔丹:“篮球少年天才”(02-04)
·撒切尔夫人是福利国家的掘墓人(03-2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