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情局的人脑控制计划-世界历史故事

全村发疯的面包病毒       1951年8月16日,对于法国蓬圣埃斯普里村来说是黑暗的一天。村里很多人都出现了头痛、呕吐以及各种疯狂的举动。一种未知的病毒造成5人死亡,数十人受伤,发疯的村民近300人。村民皮埃尔跳进河里说有蟒蛇在他的肚子里,要淹死蟒蛇。村民雷克大喊着“我是一架飞机”,然后从二楼一跃而出,摔断了双腿后竟然还爬起来走了50米……(       警察很快封锁了村子,记者们还是抢先一步到了现场,当时的《时代》周刊报道说:“这些病人野性大发地在床上扭动,尖叫着说身上开出很多红花。”       当地警方和科学家立即展开了调查,发现导致村民发疯的是一种叫麦角菌的有毒真菌。这种真菌寄生在黑麦或大麦上,人一旦食用,就会产生严重幻觉。警方很快锁定了嫌疑人,他叫让·雷纳德,是当地非常有名气的面包师,整个村子的人都会购买他制作的面包。       从巴黎赶来的专家斯科特从雷纳德的面包房里提取了样品,经过化验和分析,他得出结论:雷纳德在烤制棍子面包时,面粉被麦角菌产生的毒素污染,村民吃下面包后,导致了精神错乱。       9月20日,警方正式对外公布了调查结果,失去亲人的村民都纷纷找上雷纳德的面包店。此时雷纳德的面包房已经被迫停业,他不仅失去生活来源,还必须顶着巨大压力向那些村民解释和道歉。奇怪的是,吃了几百年的面包为什么就只有雷纳德的长了毒霉,而且还让大家都疯了?就在村民提出疑问时,9月26日中午,雷纳德的妻子发现他溺死在村庄的小河里。       随着雷纳德的死去,蓬圣埃斯普里村村民集体中毒事件也告一段落。1953年3月,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陆军生物中心的医学博士弗兰克·奥尔森接受中情局的指派,前往巴黎秘密进行一项新药LSD试验。正是这次试验,揭开了蓬圣埃斯普里村的秘密。       LSD,全称叫做麦角酸二乙基酰胺,是由瑞士山德士制药公司的天才艾尔伯特·霍夫曼博士发明的。1929年,刚刚23岁的霍夫曼拿到博士学位,进入山德士制药公司成为一名药剂师。1938年,霍夫曼利用黑麦麦角中所含的麦角胺和麦角新碱,首次合成了麦角酸二乙基酰胺,它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液体。1943年4月16日,霍夫曼在工作时不小心吸入了一些LSD,很快就出现了幻觉——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系列活动的图像,而且具有万花筒般的鲜艳色彩。两小时后,幻觉才逐渐消失。三天后,霍夫曼有意服用了只有0.25毫克的LSD,30分钟后幻觉再次出现,当他服用的剂量稍稍过量时,就会思维完全紊乱,话也说不清楚,眼前天旋地转,对一切都会产生恐惧,哪怕是自己的双手。   LSD提升计划       1947年,在霍夫曼的主持下,山德士制药公司生产并出售了第一批LSD药片,主要为治疗严重的精神疾患,或为癌症晚期患者减轻痛苦,英国作家赫胥黎在罹患喉癌辞世前,就曾注射LSD。       短短三年,霍夫曼因为LSD名利双收。山德士公司也看到了LSD巨大前景,要求霍夫曼提升LSD的药效,但是遭到了拒绝,霍夫曼说:“LSD十分危险,如果摄入不当,会对人脑造成永久伤害,会引起脑死亡,发明LSD的初衷是让大脑减轻对疼痛的感觉,我很后悔,如果LSD落入坏人手中,会给人类带来不可估量的灾难。”       霍夫曼所说的坏人,其实就是美国军方。原来,在1950年朝鲜战争中,LSD被用在伤残军人术后减轻痛苦,在使用过量的LSD后,有些伤残军人居然没有了疼痛感,加上大脑产生的幻觉,腿被炸断了都还能下床走路。看到LSD的神奇功效,军方认为LSD可以广泛利用在战争中,服用LSD后,美国大兵都会变得无坚不摧。于是责令中情局进一步研制更适合战争用的LSD,这即是后来的“人脑控制计划”。       负责这一计划的是中情局技术服务室主任西德尼·戈特利布。西德尼派遣特工前往瑞士山德士制药公司进行接洽,得知美国军方的意图后,霍夫曼公开拒绝了美国的邀请,霍夫曼当时在欧洲名声很大,特工并没有对他下手。戈特利布最后决定启用“自己人”,他调来陆军生物中心鼎鼎有名的弗兰克·奥尔森博士和他的试验小组,并且对奥尔森博士说:“美国军方需要研发出自己的LSD,以减轻伤残军人在战争中的痛苦。”       奥尔森博士满怀信心地接受了这一邀请,但他并不知道这其实是美国军方的“人脑控制计划”。       美国军方把试验室安置在了巴黎,弗兰克·奥尔森带领着搭档萨金科和试验小组夜以继日地忙碌着。就在1953年10月的一天,他在查阅试验档案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份1950中情局特工与瑞士山德士制药公司人员的谈话记录。档案称:因为当时无法检测LSD的剂量对人脑控制的程度,所以中情局选择了偏僻的法国蓬圣埃斯普里村进行活人试验。试验分两次进行:一次,他们将LSD液体稀释后喷撒到空气中。另外一次,偷偷将LSD倒在了面包师雷纳德的面粉里。试验完成之后特工斯科特伪装成医学专家赶到蓬圣埃斯普里村收集中毒后的反应数据,并暗杀了可怜的面包师雷纳德。       奥尔森大惊失色,尽管他一直在美国陆军生物中心工作,但是他从没有利用平民来做试验,利用活人做试验这是反人道的。让奥尔森更难接受的是,戈特利布要求他亲自进行人体试验。       11月3日,戈特利布带着奥尔森来到了巴黎郊外的一座监狱,奥尔森亲眼看见,他提纯改良的LSD被那些犯人掺着水和面包吃了下去。20分钟之后,犯人出现了幻觉,先是大叫,然后把头往墙上撞;另一名犯人一动不动地坐在墙角,问他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犯人两眼无神地回答:“我不知道,我到底是谁?”接连几天对犯人的“精神控制”试验让奥尔森感到恶心,他每天都睡不着觉,晚上他都会想起那些服药之后精神崩溃或自残的犯人。连续一周,奥尔森撑不住了,他用拳头重重地捶着桌子,对助手萨金科抱怨说:“我实在感到难以忍受,这太不人道了,巴黎的试验开发对我来说是一场噩梦,我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六十年后的真相       11月18日,奥尔森的试验小组回到美国。小组6名成员在纽约斯塔特勒酒店召开了秘密会议。会议一直持续到深夜,会议结束后,戈特利布给每个人倒了一杯白兰地。喝完白兰地后,各自回到了酒店的房间,就在凌晨2点半,奥尔森从酒店1018号房间跳下,当场死亡。 悲剧发生后,中情局给家属的解释是奥尔森由于压力太大精神恍惚,不小心从酒店摔了下来。全家人对中情局的这一调查结果并不信服,一直在暗中寻找着奥尔森真正的死因。       这一找就是二十年,1975年6月11日,奥尔森的儿子埃里克在《华盛顿邮报》上看到了一条新闻:“水门事件之后,美国国会开始对中情局进行一系列调查,发现中情局于1953年在纽约暗杀了一名博士。”尽管新闻没有透露博士的姓名,但是根据时间地点,埃里克感觉这名博士就是自己的父亲。       埃里克很快联系到了邮报的记者阿尔巴雷利,阿尔巴雷利告诉埃里克,1972年水门事件之后美国国会对中情局展开了调查,部分资料被公开,他很顺利地查阅到中情局有关“人脑控制计划”的资料。他们发现,从1950年到1953年,中情局除了在犯人身上做试验外,甚至把5700名毫不知情的美军士兵也当做了试验对象,共有44所大学、15个科研机构和制药公司、12家医院在不同程度上参与了相关试验,可以说是惨无人道。       当年奥尔森反对在犯人身上做LSD试验,他将内心的不安告诉了助手萨科金,说要揭发这一反人道的罪行。但是萨科金出卖了他,为了不让机密外泄,计划负责人戈特利布秘密除掉了奥尔森。意想不到的是,奥尔森死亡的消息让中情局内部发生了分歧,中情局局长艾伦·杜勒斯责骂戈特利布“杀人前为什么不通报一声,而且杀的还是军方的博士”。眼看“人脑计划”败露,美国军方倒打一耙,说美国中情局策划了这个惨无人道的计划,还害死了陆军生物中心的奥尔森博士。因此,美国军方撤走了陆军生物中心的所有科学家,“人脑控制计划”正式搁浅。       了解到真相的奥尔森家属悲愤不已,他们向媒体披露了事件的经过,全美国一片哗然,受到国会调查的中情局也承认,戈特利布在那杯白兰地中加入了LSD,导致奥尔森出现精神幻觉而坠楼身亡。1976年,国会通过法案,决定赔偿奥尔森遗孀艾丽斯75万美元,福特总统还以个人名义向奥尔森家属道歉。虽然中情局公开承认奥尔森是因为LSD中毒身亡,但埃里克和阿尔巴雷利的调查一直在继续,在他们看来事情远不止那么简单。       2011年,埃里克挖出父亲的遗骸,验尸发现其头盖骨有被重击的痕迹,也就是说,奥尔森死亡前头部遭过重击,并非服用LSD后的幻觉而自杀,而是他杀,而这一杀人手法和50年代初中情局内部出版的《100种暗杀手册》有着惊人的相似。里面详细说明了如何把人从75英尺高的楼上推下而不露痕迹。       2012年11月29日,在掌握了包括当年斯塔特勒酒店服务人员的证言等证据之后,埃里克正式向纽约地方法院控告美国中央情报局谋杀了他的父亲。埃里克对媒体说,父亲是有良知的,是他阻止了一场惨无人道的活人试验,中情局杀害了一个有良知的科学家,必须要付出代价。我为我的父亲而战,就像他当年抵制良心泯灭的人脑计划一样!
历史故事
推荐阅读:
·10天总统令-世界历史故事(01-18)
·怛罗斯之战的秘密,为什么阿拉伯战胜大唐后确向大唐俯首称臣?(02-08)
·出自名门因丈夫去世意外成了世界首位女性总理,引领时代(02-01)
·欧美政要热衷于整容:“不会掩饰就不会执政”?(02-17)
·盘点美国历届总统就职宣誓仪式选地趣闻(03-07)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