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的男友想和我爱爱,而我想留到新婚之夜

          我是一个24岁的女性,确切一点说应该是女人。从小在书里我就知道了美好的爱情,知道了女人身体上的贞操很宝贵,母亲是不和我说这些的,但她的一些议论也使我明白。大学四年,我一直认为初夜是要给以后的丈夫的。   初三时候一个优秀的男孩对我很好,我也慢慢地喜欢他,但我不敢谈这些,拒绝了。我想还要高考呢,以后再说吧。虽然如此,我一直悄悄地关注他。上大学后,他告诉我他有女朋友了。但我已经不知不觉地陷入了这场感情中。   大一暑假,在他来看我的三天里,我把初吻给了他。后来三年里,我拒绝了一切男孩子。身为天蝎座,天性里具有双重极端性格的我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以后找个心心相映的爱人,在婚夜里,把贞操给爱人。   毕业后,我留在城市里,找了份看起来还不错的工作。这是刚新创立的单位。试用期很辛苦,但我的成绩不错。工作后的寂寞空虚常让我感到肩膀单薄,心情孤寂。一个偶然中,一个同进来的男同事进入了我的心灵。他是我喜欢的那类男性,也许是画漫画的缘故,他有一张孩子相。我很相信他。我们迅速开始了交往。   他家在这个城市的另一端。在进这儿之前,他曾在另一个城市独自闯荡了二年。这之前没有任何社会经历的我并没意识到这段经历有什么意义。他是很辛苦的,我想我要好好爱他,想办法帮他实现出书的目标。

  他常对我灌输一些爱要放开的思想,不想结婚的观念。他说现在男人对处不处女根本不在意。这和家人以及我一直以来的理念是相背的。我在半信半疑前接受和反驳,和他有一些小矛盾。   我们交往的第一个星期后我曾临时到他家去玩过,他父亲和妹妹在家。为了方便工作,他在单位附近租了房。进住的第一晚,他叫我过去。我去了,我渴望和爱人相拥而眠,我不喜欢一人睡觉的凄清。但我并没打算发生性爱关系。   他在床上提出要求,我不愿意,很紧张,他无法进入我的身体。我因此暗暗高兴,因为我还是想在婚夜时再付出贞操。我按他的教法用别的方式尽量满足他的需求,但我无法答应口交。这让毫无实际性经历的我感到恶心。   四个月后,我得知他和他的女助手同居了。我心里有一种疯狂的感觉,我记得他有一次开玩笑说过,把他的女助手勾上手太没挑战性了。就在知道后的两三天里,他摇着头叹着气对坐在电脑前的我说:“你太保守了。”转身前,他嘟哝着甩出一句:“老处女”。我没动,但心里有一种天崩地裂的震惊感觉。后来我想,那时坐着的我好象风化的岩石,表面或许从小,学校的老师,亲戚邻居到现在单位的领导对我的评价都是单纯。实际上,这只是我天生双重极端性格中的一面,仅在日常生活中表现出的一面。   我现在仍认为我那时爱他,因为他给我的伤害让我感觉“摧心肝”。同时,单位里有一些不知情的男同事仍对我很好。半年后,总部一个元老的独子也成为我(神话故事)们的同事。他比我小三岁,和我们同部门。他第一次见我,就当面称赞我漂亮。我很明白他的想法。

  后来的接触中,他又断断续续地说以后要让我实现所有的梦想,他所能接受的女朋友大他不超过三岁。他是个很有头脑的男孩子,和与我分手的男友的关系也相当不错。我感于他对我的好,坦白地告诉了他我和男友的一切。他很吃惊。不久在一次结伴外出办公时,他对我说,希望我成为他的女友。我没法接受,没感觉。后来他和另外一个一直关系不错的女同事谈恋爱了,这个女同事大我两岁。   不久后一次,在办公室里,这个小我三岁的男孩子(也许是)在我位置旁边和与我分手的男友用嘲笑的口气说了句:“老处女”。他们也许并不是在说我,因为他们并没有看着我。   但我听到了,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讥笑不是非处女的女子。这让我联想到第一次听到前男友用责骂的语气说“老处女”的情形。我很难受,但我不能形于外表。   半个月后,他提出分手,我没法不答应。繁碌的工作让我暂时忘了心里的伤痛。那时我本能有过寻死的念头,但理智没有让我这样做,我为我的父母负责,我是独女。因为家不在这个城市,好友四散在全国各地。   繁碌工作后的些微闲余时间里,我没处可去,学会了上网,疯狂迷上了聊天,把平日积存的心理感受一股脑儿告诉陌生人。倾诉和陌生人的安慰让我有些微的平静。   我很苦闷,我不明白是为什么。我问另外一个男同事是在不在意爱的女人不是处女。他说,如果他所爱的女孩是真心爱他,就不在意。同时,我母亲和最亲的表姐却在电话里警戒我,结婚前不要和男人发生任何性关系。我很累。没有任何改变,内里实际已经有四分五裂的裂痕。


推荐阅读: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