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去可怜小三,那谁可怜你的老婆我呢

           端倪   5年前,我通过朋友介绍认识宁浩,相处了一段时间,觉得人还不错,就这么糊里糊涂跟了他。当时也发现他有一些缺点,譬如爱撒谎、爱玩等,但都没往心里去。恋爱时,人多半是不清醒的,我总觉得那些都不是原则问题,到了一定年龄,人成熟后会慢慢改变。   我工作了一段时间,然后应家人要求去读大专,那时宁浩已上班三年,相比于我,社会经验要丰富许多。宁浩对我说,他要努力工作,争取早日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为了实现这个诺言,他另外兼了一份儿差事,很是辛苦。因为忙碌,有段时间我们的联系少了许多,每次给他打电话,他总是吵着累,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忙不完。我能理解,也心疼他,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轻易打扰。   就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里,宁浩有了第一次出轨,他在网上认识一个女孩,起初只是聊天,后来又见了面,接着便是频繁地吃饭、看电影,做着情侣们喜欢做的所有事情。   中间我去看过宁浩一次,那女孩的踪迹无处不在,我问他跟那女孩什么关系,宁浩信誓旦旦:朋友,普通朋友。我信了,没再追究。我在宁浩家住了三天,然后返校,以往宁浩总把我送到车站,可那次他急吼吼地说公司有急事,让我独自上路。后来才知道,宁浩的急事是去陪女孩逛街。   回到学校,我和往常一样,没心没肺地活着,偶尔和宁浩通个电话,发个短信,丝毫未发觉他的异常。   直到有天,我在自习室上课,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条短信,来自宁浩,上面只有简短的一行字:我们分手吧,我喜欢上别人了。当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即拨通宁浩的手机:“你是认真的吗?”宁浩在电话那头莫名其妙,“什么认真不认真,你在说什么”。两人说了半天,终于把事情搞清了,原来短信是那个女孩发的,她趁着宁浩不注意,拿走了他的手机,于是便有了上述事情。   我气得发抖,逼着宁浩在我和女孩之间做个选择,原以为宁浩会毫不犹豫地站在我这边,毕竟,我们已有三年的感情,可宁浩却犹豫着说:“让我想想,现在很乱……”

  初犯   侮辱太甚,我无法接受,既然宁浩不能做出决定,那我来帮他,我对他说:“不用想了,咱们分手。”   这是我和宁浩的第一次分手,但为时短暂,只持续了三天。三天后,宁浩打来电话,说这几天他考虑了很多,觉得我才是真正适合他的人,而那个女孩,不过是个插曲。他万般解释,力图证明和女孩的清白,甚至让他的朋友出面作证。我不信,他和女孩之间的事情,别人又怎会知晓?宁浩不屈不挠,坚决要求复合,我这才发现,原来他也是个有恒心的人,只是未用到正途。   说实话,我的本意并不愿分手,当时主动提出,一方面是气愤难忍,另一方面是出于女性的自尊,我和宁浩相恋三年,想说放弃并不容易。于是,我选择了原谅,但同时也提出条件,希望宁浩辞掉目前的工作,到郑州来与我会合,两地分居的感情太脆弱。   这次,宁浩做到了破釜沉舟,他果断放弃手边的工作,带着大包小包奔我而来。当他敲响我的家门,当我拉开门的那一瞬,看着眼前这个狼狈不堪的男人,我的心立即软了,我哭着扑倒在他的怀里:何必呢,好好过日子不行吗?   宁浩有个朋友在郑州开了间汽修店,他暂时去那里工作。换了新环境,宁浩很忙,但不忘对我大献殷勤,在经历了短信事件后,我们的(名人故事)感情已岌岌可危,再也经不起一丝风浪。   只要有空,宁浩就在家陪我,做饭、洗衣,什么都干。我期末考试时,宁浩帮我背日语单词,他说汉语,我背日语,背不出来就要弹脑壳,我跟他耍赖,跟他撒娇,他假装严肃,佯装发怒地提着鸡毛掸,那一刻我有种错觉,觉得爱情再次回来。   好日子过了不到两个月,宁浩故态复萌,也许他认为我们的爱情警报已经解除。宁浩不再去上班,只在家玩游戏,吃饭全靠外卖,手里的积蓄也花干了。终于,我又从他的QQ上发现他和那个女孩恢复了联系,两人的谈话里充满哀伤和思念……

  习惯   我和宁浩第二次分手。这次的时间要长许多,三个月。其间我换了手机号,删了他的QQ,下决心把这个人赶出生活。前两个月,很安静,宁浩似乎也接受了现状,但从第三个月开始,来自各方的说客纷纷出动,他们在宁浩的委派下翻动三寸不烂之舌,说着各种好话,目的只有一个:让我和宁浩复合。   最后,重量级的说客出现了,是宁浩的妈妈,我们之前见过几次,相处融洽,宁妈妈对我印象不错,总劝宁浩对我好些,“这样的好女孩不多了,你要珍惜”。这次宁妈妈亲自出马,去学校找我,她说儿子在她面前痛哭流涕,为自己做下的事悔恨不已,希望妈妈出面挽回。宁妈妈语重心长地劝我:“孩子,全天下的男人都这样,都有拈花惹草的天性,但他们终究是要回家的,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会带着负罪的心去报答你……”   宁妈妈的话说动了我,之后,在宁妈妈的安排下,我和宁浩见了一面,宁浩向我做了最诚挚的道歉,并附上一份书面保证,保证以后不再以任何形式和那女孩来往。我再次妥协。   我们又住到一起,宁浩换了工作,在超市里做个小头目,收入还不错,但依然忙。我也忙,快毕业了,很多事情要做。那时我对所谓的爱情已经灰心,只想按部就班地完成人生规划,对我来说,宁浩是个不可靠的男人,但换一个未必就好,与其再去冒险,不如守着眼前,吃一堑长一智,有了那么多教训,他应该比一般人活得明白。   我没想到,宁浩竟有那么强大的内心,在经历了上述一切后,他竟然再犯旧病。   宁浩工作的超市里有个女孩,他们是搭档,朝夕相处让他们日久生情。女孩是外地人,常有各种各样的事情需要宁浩帮忙,搬家、扛煤气罐、买米买面……女孩对宁浩也很好,据宁浩说,她经常在家中做各种饺子、包子(女孩是陕西人,擅长各种面食),用保温盒盛好,带去让宁浩品尝。也许,正是在这些密集的你来我往中,两人的感情逐渐升温。   因为事多,这两个月我一直住校,也为宁浩和那女孩的发展提供了充足的空间与时间。上周五,我在学校忙完,难得时间还早,突然就想回家。我提着肉和鱼,兴高采烈地推开家门,宁浩搂着一个女孩正窝在简陋的沙发上,看到我的那一刻,两个人的笑容瞬间冻结。

  两难   女孩儿迅速起身,嗫嚅着:“啊……我是来拿报账单的,小宁忘到了家里。”接着,女孩儿匆匆告别,迅速出门。其间,宁浩一直傻站着,看不出紧张与不紧张,像掉了线。我不说话,等他先开口,很奇怪,现在的我,心态像个老人,很多事情都很难激起心绪的变动,也许我是真的累了。   宁浩没有解释,也许他以为我没看出问题,也许他想瞒天过海,但,可能吗?他只是打着哈哈,问我怎么会突然回来,然后恍然发现我手中的菜,急急忙忙地接过去,送进厨房。   我没说话,在屋里慢慢转悠,寻找我希望发现的东西,床上的被褥还算正常,没有折腾过的痕迹,但不保证折腾后已收拾完毕。我走进厨房,一眼就看出不对,它太整洁了,即使我在家时,也从没这么整洁过,看来那女孩是个持家好手:油盐酱醋整齐地摆放着,锅具擦得锃亮,灶台上还放着一锅盖饺子,伸手捏了捏,皮儿还是软的,显然刚刚完工。宁浩跟进来,他忙解释:哦,小邓捎来的,她每次都包得太多,吃不完。   我依旧沉默,心里却是潮涌,脑筋飞快地转着弯儿,该怎么办?事实摆在眼前,分还是不分?从理智上讲,肯定要分,劈腿已成了宁浩的惯病,他喜欢在偷情中寻找刺激,即便这次原谅他,难保以后不会再犯。可情感上我又犹豫不决,倒不是留恋,而是疲惫,我真心觉得感情这事儿特没意思,正如之前宁妈妈所言,男人都有拈花惹草的天性,除非我这辈子不结婚,否则总得面对各种状况。   晚上,宁浩在床那头轻轻示好,我不理会,装作睡着,可他知道我还醒着,他说:“茫茫你别多心,我和小邓真的没有什么,我只是可怜她一个女孩独身在外,当时我给你写过保证书的,说到就要做到……”我不想说话,任由心里的两个小人不停交战:分手?不分手?   第二天一早,我径直回了学校,宁浩要送我,我没让,自己上了公交车。我想给自己一段时间,好好想想,究竟该如何面对。这两天,宁浩一直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家住,我拒绝了,我知道他还想挽回,可我想再等等,等我想清楚,下次面对他时,我的心里要有最后答案。

  手记:   分与不分,决定权在茫茫手中,但我的意见是当断则断。因为种种原因,茫茫对爱情、对婚姻的期望值已降到最低点,以致用最消极的态度来影响自己。也许,男人们确有猎艳的天性,但这不应成为女人们背负屈辱的理由。   记者采访过很多痴心男人,他们对爱情的忠贞,对婚姻的执著让人感动,我相信,如果茫茫愿意去找寻,真正的幸福并非遥不可及。   活在这个世上,无需委屈自己,不妨让心更自由一些。祝福茫茫。   点评:   “家庭传承”的影响力   如今,茫茫的慎重非常理智,相处五年,男友不断出轨,确实值得茫茫反思:这样的人是否值得你托付终身?这样的情是否值得你继续留恋?   宁浩妈妈的话听起来语重心长,但其实是个美丽谎言。婚姻的模式往往和一个人的原生家庭有关,因为一个人对婚姻的最初理念来自于父母和家庭。比如,有些家庭的夫妻关系很不好,孩子在今后的婚姻中也容易出现低迷状态,甚至有些父母离异的家庭,孩子常对爱情持悲观态度,在心理学上,我们把这种现象称之为“家庭传承”。   也就是说,对于婚姻来说,我们不仅应对身边的恋人有深入了解,也应该对他的家庭成员有一定认识。就像宁浩妈妈,她对儿子的出轨看法独特,这样的家庭婚姻观会给儿子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而这些影响是否和宁浩现在的频繁出轨有关?这些都需茫茫深思,并最终为自己的一生做出慎重选择。


推荐阅读: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