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一张错误的化验单,让我错过了一段完美的爱情

           鸟儿飞过,天空却没留下痕迹。我们相爱过,同样也没留下痕迹——痕迹只在心底。   他是倪虹(化名)的大学同学,倪虹是我中学时最好的朋友。2005年毕业,我和倪虹又重新相聚在这个城市,就在那一年的秋天,我在倪虹那里认识了他。他叫冯浩永(化名)。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地方吸引了我。说实在话,他个头也就1米72,身高算不上太矮,但因为他身板瘦削,就显得矮了。这样的外形距离我理想中的白马王子很远,可只见了一面,他就印在了我的心里。   他有一对浓浓的眉毛,浓眉下是一双黑亮的眼睛,还有那线条分明敏感的嘴角,总带着那种狡黠的笑。这笑容点亮了他的脸,让他那张平凡的脸变得不平凡起来,至少在我的眼睛里。   于是,我常常找倪虹玩,希望在她那里能遇见他。他俩既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又到同一家单位上班,我常常能如愿在倪虹那里见到他,还有和他们一起玩的一帮年轻人,我加入到他们那个圈子里了,聚餐、唱歌、喝酒、野游……有什么活动都少不了我。从这些活动中,我更进一步了解了冯浩永,他是一个很机智聪明的人,性格又风趣,非常有幽默感。看我长着一张娃娃脸,他就叫我袁妹妹,大伙儿起哄让我俩公布出生年月,比比长幼,结果他比我还小着半岁。我让他改口叫我姐姐,他却死皮赖脸地让我叫他哥,对我依然是妹妹、妹妹地不离口。   妹妹这两个字从他嘴里出来,有着一份特别的甜蜜。我其实很渴望有他这样的哥哥宠着我。   第一次找倪虹玩,因为天太晚了,倪虹请他送我。自打那以后,每回玩完了后,都是他送我,没谁吩咐,这似乎成了惯例。夜晚略显空旷的马路上两个并肩而行的影子,他总走在我的左边,替我挡着疾驰而过的车辆,还说些笑话给我听。跟他在一起,回家的路总显得太短。他是看我上了楼进了屋,我从卧室的窗口给他招过手了才转身离去。

  什么还没来得及说,我就去了外地。我们单位的惯例,新毕业的大学生有3个月到半年的实习期,实习是在基层单位进行的。我离开兰州后,对这个城市有一丝甜蜜的牵挂,只因这个城市有一个让我牵挂的人。为了和他联系,每天下班我都步行去离单位两站路的一家网吧。   问他一起的朋友好不好,他说我把朋友问遍了,怎么唯独不问他好不好。我说,你现在送哪个女孩回家?他说如果我现在送别的女孩回家,是不是叫处处留情。我无语。他说,我早就喜欢你。心因喜悦怦怦地跳,不知道我的心跳他听没听到。   实习期结束的日子简直遥遥无期,我都盼不到那一天了。   两个月后,我终于有了一周的假,我兴冲冲地赶回兰州见他。放下行李我就给他打了电话,我以为我给他的是惊喜,没想到他电话里的声音却是冷淡而随意,说了句“哦,回来了!”就无话了。他的冷淡对我是兜头一盆凉水,我原以为我们俩通过QQ已经把关系明确了,可他电话里的反应却像全然没这么回事!难道网络真的是虚拟的,连带网络中的感情也是虚无?可我和冯浩永的感情并非起于网络啊!难道是(世界名人故事)我自作多情了?   我陷入难堪的痛苦中。   我还是借着找倪虹的机会见了他。他似乎没大变,在众人面前还是说说笑笑的,但我觉得对我变了,变得客气而生疏。也许是我敏感,周围的朋友没有人察觉这个变化。走的时候依然是他送的我,马路边的路灯一盏一盏从身边闪过,两个影子一会儿分开,一会儿交叠。他依然走在我左手,间或有车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有车的时候,他捉住我的左臂把我往里轻轻推推,但他无话,一路无话,直到送我到家。

  我不是没想挑开了问,他究竟怎么了?可这话难以出口,因为女孩子的矜持和自尊心。而且,说到底,我俩没什么呀,仅仅在QQ上的一句“我喜欢你”,似乎不足为凭。仅仅不到半个月,他突然间由热转凉,这到底是为什么?我百思不得其解。   7天假还没过完,我就回单位了。来时兴高采烈,离开时黯然神伤。   可我真的很喜欢他。忘是忘不了,那段时间心里总是在琢磨他突然的转变:是我不够好,还是他喜欢上别的女孩子。我知道,他虽然貌不惊人,却很得女孩子青睐。对我只是一时的喜欢,离开了,他身边有了更好的人选……   很伤心,但我还是狠心删掉了他的电话号码,QQ上把他的头像也拉黑了。已然这样,我只能让他从我的生活中消失。没有明确的开始,结束也是无言的结束,就像一丝风吹过平静的湖面掀起层层涟漪,风过了,湖面又恢复了平静……曾经有过风吗?那圈圈的水纹是不是只是幻觉,是不是从来不曾存在过。我不是诗人,可失恋会让失恋者不是成为诗人就是成为疯子。我自己不会作诗,我想起了别人的诗句:鸟飞过天空,天空没有留下痕迹……爱情曾经来过,但却了无痕迹——可在我心中却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别人未曾知的看不见的烙印。   我想我的性格因此变了,从一个嬉笑无心的女孩变成了沉默寡言的人。我的改变引起了一个同事的关心,他是和我同年来单位的,和我一块儿实习。我知道他喜欢我已经很久了,只是因为我心中有人,我从来没给他机会。在失恋的空虚里,我接受了他的感情。我俩的关系进展得很顺利,实习期结束回到兰州,我俩的关系就确定了。   在兰州还一如既往地和以前的朋友来往,并且把我的男朋友也带到我的朋友圈子里,他也认识了我男朋友,我们一起吃饭,一起玩,他有时候还开我们的玩笑,只是回去的时候,再不用他送了。我伴在男友身边向他们挥手说再见的时候,他总是挑着一边嘴角揶揄地对着我笑,他的笑容让我心疼。倪虹曾好奇地对我说,我还以为你和冯浩永谈呢,那时候你俩关系挺好的。我说没有的事。

  冯浩永身边似乎没有女朋友。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已经是快结婚的人了。   婚礼请朋友们参加。冯浩永也列在被邀之列,而且他还担当了我婚礼摄影师,负责拍摄婚礼的全过程。帮忙的朋友是最后一桌入席的,给摄影师敬酒的时候,问他什么时候结婚,他笑着说,看着妹子出嫁了,他就结婚。这种时候他还开玩笑!可我从他认真的眼神里分明看出这不是笑话。一直以来的疑问又兜上心头,都这时候了,还想这些干什么呢?   我结婚两年后,冯浩永也结婚了。他也邀请了我和老公参加了他的婚礼。新娘子脸圆圆的,眼睛大大的,裹在雪白的婚纱里像个可爱的洋娃娃。倪虹笑着对我说,他就好这一类型的。我笑笑无语。她又说:我看新娘子有点像你。我心一沉。   在我结婚前一直到他结婚前,我无数遍地想问他:当年为什么要对我突然冷淡?不会是没原因的。可就像当年我离开他的时候一样,这句在心里翻转了无数遍的话始终没有说出口。   直到——   这时候,我女儿已经有两岁了,而冯浩永结婚也有一年了。一切都大事已定,似乎没有再追究的必要了。但这件事在我心里始终是疑案,如果不弄明白,我想我到死都不会甘心的。

  2011年1月份,单位派我到我原先实习的基层单位出差一个月。深冬的小城是枯寂冷落的,工作之余再没别的地方可去消遣,旧地重游,往事再次涌上心头。一个周末,我信步走向离单位两站路的那个网吧。好几年过去了,这个网吧居然还在,并且店面扩大了一倍。我情不自禁地走了进去。我把这个地方视作我和冯定情的所在,就是在这里他告诉我:他喜欢我。   我们再次在网上相遇,其实,此后我们无数次地在网上聊天。可是,在此情此景下,我终于向他提出了困扰我多年的问题:当年为什么突然间对我变了脸?我说你不知道这让我多么痛苦,当时我是那么爱他!   他说再提这些还有意义吗?我说,我必须知道,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他说,他其实一直喜欢我,只是现在各自都结婚了,这份心思只有放在心底了。   我问,那为什么?   他踌躇了半天才告诉我,单位当初体检查出他乙肝三系统呈阳性。他说他知道这病不能治愈,而且还会传染给别人。他说,他对我突然冷淡是为了我好,不想拖累我。   这真是我想千万次也想不出的理由,我彻底崩溃了。回到招待所房间里,我被子蒙头大哭了一场。   最“杯具”的不只是这个理由,事实是,他根本就没得乙肝,化验单给搞错了。这次是我没给他机会,等他想向我解释的时候,发现我身边已经有了别人。一切只能无言了!

  我能怪谁?怪那张该死的阴差阳错的化验单?怪命运的安排缘分的悭吝!而这一切,只因他把我看得太重!我说你告诉了我也不会在乎的。他说他在乎。我说这次误诊却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轨迹。他说,他何尝不是这样啊!两个相爱的人从此分道扬镳。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只能尽力过好自己的日子了。这个答案就当从未曾知道一样。所以,他说我追根究底到底太傻。鸟儿飞过,天空却没留下痕迹。我们相爱过,同样也没留下痕迹——痕迹只在心底。   他说,他最崩溃的时间是,在镜头中他看着穿上漂亮婚纱的我,而他却不是新郎!   小编手记   命运或缘分之说,也许是对人生遭际、人与人聚散的太消极的评判。但唯有如此解释,否则,用什么去说明纷纷扰扰的世事和人生的悲欢离合呢?什么是因什么是果!就算是马后炮的开解吧,总还能给人一点心理上的安慰,哪怕是自己哄自己。   所以,我还得说缘分二字。缘有深浅,分讲有无。如果有缘有分,就不会有误判的化验单——有情人早成眷属了。   既是有情人有缘无分,就只好珍惜眼前人了。话说回来,未得到的不见得就好,得到的不见得不好。幸福很多时候在于心态。


推荐阅读: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