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用身体报答恩情,换来的却是无尽的痛苦

           今年18岁的小惠到深圳来工作了一年,现在已经辞工准备回老家。这一年的打工岁月给她的青春留下了永远的伤,最沉痛的是,她还醉在伤中不能醒。   小惠是山东姑娘,去年8月来到深圳投奔亲戚,被安排到一家酒楼当服务员。小惠的身材比较丰满,可能是因为在农村参加过劳动的关系,性格也格外质朴和善良。没想到这些特点马上被40多岁的山东男人皮皮看中了。   皮皮是小惠上班那家酒店的常客,除了回家就把这里当食堂一样,酒店里的女孩子们都认识他。见到小惠后,皮皮就更经常过来“关照”这个小老乡。小惠从偏僻的农村来到繁华的都市,看见酒店上班的工友们工余时间约朋友出去玩,内心非常羡慕,可她在深圳一个朋友都没有,这让她非常失落,觉得自己始终是个乡下人。有一天皮皮问她:“下了班去哪里玩呀?”小惠回答:“我能去哪里?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连路都不会认。”皮皮回答:“我带你去。”那是第一次,皮皮带小惠逛了人民公园、吃了客家菜、逛了街,小惠觉得非常高兴。当然她早就知道皮皮有家有孩子,四十多岁了,但她觉得他是老乡关心自己,如此而已。   第二天皮皮就买了部手机送给小惠,说方便联系。这次小惠很顾虑,一再说自己不需要,酒店里有电话,自己又没朋友,要手机没用。看皮皮坚决要给她,她又说:“那我一发了工资就还钱给你。”就这样小惠用上了皮皮的手机,两个人经常出去吃饭、游玩。小惠说:“那时我觉得他不是那种坏人,我们出去也总是有距离的。”但小惠内心的负担越来越重,吃了人家的、拿了人家的,说话也越来越硬不起来了。

  皮皮对小惠的这份“用心”很快酒店里的人都知道了,只要小惠上班他就来吃饭、喝酒,小惠有了手机、有了新衣服,她甚至觉得几个女工友很羡慕她,这让她的虚荣心有些满足。第一次接到皮皮发的信息说喜欢她,小惠有些紧张、害怕。她回信说:“你有家有孩子,干吗对我一个小女孩说这样的话。”皮皮却回答:“爱是神圣的,爱来了就去享受吧,别考虑那么多。”   这以后“爱”就成了短信主题,皮皮几乎每天十几个电话,晚上一通电话就是几个小时,向小惠宣讲“爱的真谛”。41岁的皮皮对17岁的纯真少女小惠说:“你太保守了,现在的社会多开放啊,你这样吃不开的。你一定要解放思想,不要被那些过时的观念捆住手脚。现在的男人结婚谁还在乎你是不是处女呀,人人都这样的,你要学会享受人生。”小惠被这些似是而非的话困得越来越深,她当时还给妈妈打电话,说自己被一个老男人缠住了。老家的妈妈一听就急了,叫她赶紧回家,别在深圳打工了。但小惠没有走,也没敢告诉妈妈后来发生的事。   终于到了那一天晚上,小惠看着皮皮在宾馆开了房。那是去年的12月11日,进房间的时候小惠还想抗拒,她对皮皮说:“你能不能放过我?”但她的挣扎太软弱了,已经受了他那么多“恩惠”,小惠觉得既然他执意要这样,就这样报答他吧。晚上她回到宿舍告诉室友已经发生的事,还天真地说:“好,这件事终于结束了,以后我就不再欠他的了。”室友意味深长地说:“你以为就完了吗?有第一次就会有更多次,这才是开始呢。”而且她说对了。

  小惠的“报答”确实刚刚开始,她很快就成了皮皮的固定情人。那时皮皮很热情,几乎每天都来找小惠,一起宵夜、一起逛街。他跟她倾诉,说他老婆很能干也很厉害,他回到家就觉得喘不过气来,有一次还说得泪眼汪汪的。他说:“你只要开口说一声,我就回去和她离婚。”17岁的小女孩被这个中年男人的泪水搞得不知所措,一个劲儿地劝他对老婆好些,绝对不要离婚。皮皮时不时会给她一两百元的小钱用,一开始小惠还有点心理负担,后来就拿得越来越自然。但深夜回到宿舍,小惠看着那些钱会觉得肮脏,她在自己的日记里写道:   “我好像在出卖自己的身体!”更惨的是,她在这种廉价的出卖中渐渐迷失了心灵,爱上了这个男人,以为可以永远这样和他在一起。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个月。今年3月小惠感觉身体不舒服,到医院一查发现自己患了严重的妇科病。皮皮知道后根本不当回事,说:“那没关系,可以治好的。”除了给她钱治病,就再也不管了。让小惠感到难受的是,皮皮的态度变了,不再常来酒店,说他老婆管得越来越严,出不来了。到今年5月份,小惠如果不打电话找他(益智故事),他就再也不来电话了,找到他回答也总是很烦的:“我很忙,我没时间。”

  小惠的心突然空了,失落得没有主张。有一天她喝醉了,酒店的工友们撺掇她给皮皮打电话要钱,说拿了钱好回老家去。她真的打了,结果皮皮的回答让她心惊胆战,他说:“你以为你是谁,像你这样的傻女孩深圳街上大把,一天找一个都能找得到。你想闹事是吧,那你闹吧,你知道我家在哪儿,你看谁闹得过谁!你难道想让我离婚娶你吗?你不要做梦吧,太天真了!”那些刺耳的辱骂将她从梦中惊醒,她终于知道了:自己不过是皮皮玩弄的多少女孩中的一个,以前那些“一辈子和你不分离”的话,不过是这些游戏里的台词而已,只不过自己当真了。   真相大白,可小惠却不愿意从梦中醒来。她来报社向记者讲述了一切,当天她又约了皮皮出来说自己已经辞工要回老家,皮皮什么也没说,想给她一点钱,被小惠拒绝了。小惠给记者打电话说:“我至今还是爱他的。”   记者对这个失落女孩说:“你爱的不是他,是你自己17岁天真而幼稚的爱情梦,可惜这是个噩梦。将来某一天当你成熟的时候,你会知道这个人怎样卑鄙地利用了你的天真。”希望小惠的悲剧不在其他女孩身上重演,希望小惠从这一段错误中学会走将来的路。还是那句话:开始是错的,就注定了结局的错。


推荐阅读: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