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曾经追我的男生,成了我的上司,我是否还要吃回头草

          情况是这样的,我上大学时,有两个男生追我,两个人都很优秀,我也说不清楚更喜欢谁多一点,当时,我前夫拿到了全额奖学金,一直希望我出国的父母,就建议我选择前夫,于是,我就和前夫结了婚,去了美国,在那儿,我生了女儿。女儿上幼儿园的时候,前夫出轨了,和我离了婚,女儿归他。   我父母知道我离婚后,就让我回国,说他们年纪大了,希望我能在他们身边照顾他们。回国后,我开始找工作,一直高不成低不就的,我已经37岁了,除了英语凑合,并没有什么一技之长。有一次,我去一个公司面试,面试官竟然是另一个追我的男生,确切的说,应该是男人,他结了婚。后来,我才知道他是这家公司的老总。我不知道是不是念于当时的情份,他把我留在了他的公司。在他的公司,我工作得很愉快。   偶尔,他老婆会过来接他下班,是一个长相、气质都很普通的女人。不过,我(儿童故事)看她穿的戴的都很高档。有时,我心里也会酸酸的,要是我当初选择了他,那么他老婆的一切现在都是我的。他对我也很照顾,会给我带一些吃的,送我一些小礼物。现在,父母催着我相亲,让我赶紧找个能托付终生的男人。我相了几次亲,那些男人都不靠谱,要不经济条件不好,要不带着孩子,要不没有品位。   我听单位里的同事八卦,说老板曾经喜欢一个女孩,得知那个女孩和别人结婚后,3年没有谈恋爱。后来,父母催着,才和现在的老婆结婚的。我知道,他对我还有感觉,而且他也没有孩子。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呢?我知道,我要是和他表白,对不起他老婆,可是我又不想让自己的人生这样悲惨下去?

  小编回复:   小时候我们家有一个梨园,夏天的时候,我会一边在梨园里看守,一边坐在竹床上看书。看到饿的时候,我不挑那种个大饱满的公梨子吃,就算吃皮薄肉嫩的母梨子,也挑那种朝阳一面被晒红的吃,甜丝丝的,一口咬下去汁水长流。人类的天性,总是会有在同等状况下挑选极其优秀的那一面。所以年轻时会出现女生集体暗恋某一个优秀男生的状况,就算这个男生不是班上最帅的,但一定是综合素质最好的,也许,有的女生会喜欢老师,有的女生会喜欢坏坏的帅哥,但那都不是女生的共识。   而男生就不一样,男生永远喜欢最漂亮的那一个,而不太在意这个女生的成绩或者家境好不好。只可惜,风水轮流转,男人的变化永远超出你的想象之外,当初的天之骄子,也许至今仍是一文不名,而那个坐在角落里不起眼的男生,如今却坐在豪华轿车里,从你面前慢慢驶过,并且漫不经心地打量着这个世界。   这是女人在情感选择上的难题,也是女人如何选择幸福的命题。我们需要爱情,但是我们也需要面包;我们崇尚自己内心的感觉,但是我们更介意来自社会的目光;我们敢于不顾一切飞蛾扑火,但是我们更多会变得三思而行畏首畏尾。我们是女人,我们不是金刚,我们可以坚强,但是我们宁愿柔软,我们可以青春恣意却担心韶华易逝,我们从公主到皇后的日子瞬间即逝,从生完孩子的那一刻我们就成了仆人。所以我们千挑万选,我们辗转难眠,我们千锤万凿出深山,我们蜡炬成灰泪始干。   其实,这都不算什么,我们看走了眼,我们所托非人,我们青春耗去了一大半,原来只是陪他玩耍。当我们重新面临着选择困境的时候,也许有一瓶口味不错的老酒摆在我们面前,虽然它或许早已物有所属,但是我们可不可以敲碎橱窗喝上一口?然后我们借酒浇愁,我们忘乎所以,我们苍然泪下,我们大快朵颐,我们觉得,这世界负我太多,我只是找回本该属于我的那一个。

  一口气喘匀,我就开始叹气。发生在广州佛山的小悦悦事件,一个两岁女童遭遇汽车两次碾压,路人冷漠导致不治身亡,还有十三亿人竟扶不起一个跌倒老人的热议,都令我倒抽一口凉气。前几天,王小山、慕容雪村等一行去山东临沂看望盲人陈光诚的行为,甚至遭人诟病与非议。也许,我们今天的冷漠让我们成为看客,下一个我们就会成为被看的那个人。   社会心理学上有一个“破窗效应”:一个房子如果窗户破了,没有人去修补,隔不久,其它的窗户也会莫名其妙地被人打破;一面墙,如果出现一些涂鸦没有被清洗掉,很快的,墙上就布满了乱七八糟、不堪入目的东西;一个很干净的地方,人们不好意思丢垃圾,但是一旦地上有垃圾出现之后,人们就会毫不犹疑地乱抛,丝毫不觉得羞愧。   这,其实也是个人情感道德与社会国民性的问题。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无辜,又在不自觉地酿造着别人的无辜。这就像韩寒特权理论里说的那样:“屁民从不恨特权,他们是恨自己没有特权,当他们获得了任何行政意义上的一丁点特权,都要在本是自己人的身上用到极致。”推到情感道德上来就是:我恨小三,但是总给自己做小三寻找理由。   当你用你所谓的标准,来跟另外一个无辜的女人对比,获得某种优越感的时候,你是否想过你很像那个把你比下去、踢你出局的女人?当你蠢蠢欲动想对你的老板表白时,你想过你当初离家时的屈辱与愤恨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也许这个世界上有千万个坏女人,但我们一定不要做其中的那一个。因为,你永远不会是最后一个倒霉蛋。   你本来是一个非正常情感的陪葬品,却还要做另外一段情感的掘墓人,这是什么逻辑?别用人生悲惨这样的理由为自己寻找突破口,没有任何原因能成为我们任意毁坏社会情感秩序的借口。真正的个人幸福应该建立在虽然自私却问心无愧的利益基础上,这就像一只看不见的手。“看不见是手”也是一个经济学隐喻,亚当·斯密用来描述这样一种原理:由于个人行为的非故意的结果,一种能产生善果的社会秩序出现了。   送你北岛先生的一首诗作为对你的《回答》: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就让所有的苦水注入我心中;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新的转机和闪闪的星斗,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推荐阅读: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