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癫狂失恋男对女友拍裸照、下毒手

           癫狂的男生,无助的女生。   同窗过后是恋人,亲密过后是暴力。   硫酸、裸照、尼龙绳、水果刀……分手的代价为何要如此惨重?   2004年9月的一个上午,下课铃响起。君君伸了个懒腰,趴在桌上和同学说话。   这天早晨的理论研究课要连上三节,两节课后,老师宣布休息一下。   突然,教室门口晃过一个人影。君君笑盈盈的脸突然僵硬下来。她拉了拉边上的小姐妹晨晨:“怎么办,他又来了!”   前的一个月,他幽灵般地粘住君君。君君跟同寝室的同学都打好招呼,接到他的电话就挂掉;他到宿舍楼下等,就让同学下去叫他回去;他不走,自己就窝在寝室一整天不出去。可是,他似乎从来不肯放弃,总是出现在教室门口、放学路上、寝室楼下…   算起来,君君和门口那个晃过的人影徐石认识已经10年了。他们两个初中是同班同学。早在少男少女情窦初开时,两个人就互相表示了好感。   徐石长得高高瘦瘦,把自己收拾得很干净,第一眼看过去,绝对可以归在“帅哥”一类里。君君也是那种眉眼清秀的女孩,扎在人堆里很容易就能认出来。同学间开玩笑一来一去,彼此顿生好感。上课的时候,总忍不住要望对方两眼,放了学也总是找机会一起回家,或者找点什么事情留在学校里说说话。

  少年的感情就像是一块剔透的水晶,干净美好,令人怀念。   虽然高中不在一个学校读书,但两个人还保持书信往来,偶尔通通电话什么的,总是替对方加油鼓劲:“要好好努力!考进同一所学校!”   后来,君君如愿考上了名牌大学,徐石却只考上普通院校,所幸两人都在上海。“进大学就可以名正言顺谈恋爱了!”尽管两所学校分布在上海的两个角落,他们两个还是像大多数的大学生情侣一样,将恋情由地下转到了地上。   在经历了后来的事情之后,这一段的甜蜜对于君君来说更像是一场噩梦。   念大学之后,徐石自己在学校附近某小区的一楼和别人合租了一套房子,他自己有了一个独立的房间。从那以后,他常常带君君来自己的小屋。他们偶尔还通信,在信中称对方“小宝贝”、“亲爱的”,平时在徐石的学校,也是手挽手成双成对。   令徐石不爽的是,君君不太跟同学提起自己。每次到君君的学校去接她,迎面看见君君的同学,君君就会神色紧张地抽出自己的手掌。后来瞒不住了,君君也很少让徐石到自己的寝室来。徐石来接她放学,她总让他在教室楼外等着。   徐石觉得她是看不起自己,有时候争吵起来,君君也会突然冒出一句:“谁让你考得那么差……”这个时候,徐石的眼睛里就会冒出一种奇怪的光,君君看了很害怕,也就闭口不多说什么了。

  有时候跟君君的同学在一起,她们兴高采烈讨论一些课程上的东西,徐石插不上嘴,只能在一边闷闷地不说话。他曾经跟君君表示过不喜欢她的那些小姐妹们,君君听了很反感:“你凭什么不喜欢,她们都是我的朋友。”   纸终究包不住火。君君的父母终于知道了两人的关系。   “赶紧跟他分手!立刻分手!”君君的父亲向女儿下了最后通牒。“爸爸妈妈觉得他配不上我,读书没有我读得好,家里条件也不怎么样。我想想也对,就决定跟他分手。”君君告诉办案人员。   君君毕竟还是个孩子,父母的推动力还是很强大的。久而久之,君君自己心底里也觉得,这个男朋友其实真的不怎么样。君君的家境不错,而徐石的各方面条件都很一般。一想到他那间小破屋,她的心情顿时低落下去。后来跟小姐妹们说起徐石,她也总是拣缺点说。她们一致站在君君这边,君君下定决心,跟徐石提出了分手。   “你怎么又来了?”君君拉了几个同学一起到教室门口去。   “我想跟你说几句话。”徐石的眼睛里又冒出光来。   “那你说吧。”君君叹了口气。   “能单独说一下么?”徐石像要伸手去揽君君。   “你这个人怎么那么讨厌阿!不是跟你说了,人家不要理你么!”君君的同学沈倩把君君挡在身后。

  我要单独说一句话!“徐石死死盯住君君,眼睛里的光很恐怖。   君君跟着他下楼,走到教学楼外面停下来,”就在这里吧。“同学们都跟着他俩一起下来。”你们都走!没你们的事!“徐石突然掏出一瓶农夫山泉,”这是盐酸!你给我当心点!“他一把拉过君君。   跟在后面的同学一下子都傻住了,她们站在原地没有再向前。”我一会就回来,你们等我。“君君看了一眼徐石手中的瓶子,示意了一下同学,跟他走了出去。   ”师傅,徐家汇方向!“徐石将君君塞进出租车后座,将瓶子抵在君君的脖子处,闪着凶光的眼睛始终盯着她。   &rdquo(哲理故事);你……“君君刚要说话,徐石又从腰间抽出一把水果小刀,并晃动了一下瓶子。君君闭上了眼睛。   他们很快到了徐石的小房间。徐石将君君推进屋子,又反锁掉房门。”把衣服脱掉!“徐石扬了扬手中的水果刀。君君浑身发抖,她在这个认识了10年的男孩的注视下,一件一件脱掉了衣服。徐石找来一根细长的尼龙绳,将君君的手脚绑牢在凳子上,命令其坐好。

  ”求求你,不要这样。“君君的心里擂成了一面鼓,抖得不成样子。”只要你不跟我分手!“徐石边说边拿出准备好的摄像机、照相机,对着君君的裸体一阵猛拍,”如果分手,我就把这些东西上传。“之后,他又以死相胁,强行和君君发生了两性关系。   ”我不认识他了,我真的很害怕!“君君眼前一黑……   君君第二天就向警方报了案,徐石当即落入法网。2005年2月,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以强奸罪判处徐石3年有期徒刑。徐汇区人民检察院认为量刑偏轻,提出抗诉。   检察官认为,被告人徐石为与被害人君君恢复恋爱关系,强烈违背君君意志,对她采取挟持、胁迫、捆绑、拍摄裸照、录像、强行发生性行为等极其恶劣的手段,对她身心造成了严重损害。君君报案后,徐石又加紧销毁照片等证据,企图逃避责任。一审按照最低刑量刑,显然属于量刑畸轻。   经过抗诉后,徐石于日前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对此判决,他并没有表示异议。


推荐阅读: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