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为了追女友,我成了小偷一般的“躲柜狂魔”

         “她在客厅陪家人吃饭,或者出去跟家人一起看电视时,我就躲到她卧室的那个衣柜里,衣柜很大,我1米78的个子完全能躺下去。我常常在里面睡着,直到她拉开柜子门把我叫醒。那时,经常一天要饿十五、六个小时。有一次,我曾经创造了早餐吃掉8个馒头和两碗稀饭的辉煌记录。”   一个男人,整整两个月,每天藏在女友衣柜里,只为追求刺激的偷情感。不要以为这是一部小说的片段,26岁的重庆男人邹永辉就曾真实地扮演了这样的角色。   2个月后,他结束这样的生活,但对衣柜却产生了本能排斥,胆战心惊的1440小时成为他心头的魔魇。是怎样的力量让这个男人如此心甘情愿?“起初是感到刺激,觉得这种爱情异常有趣”,这是邹永辉最直观的答案。当然,趣味更在于他向我们揭示的一出出惊心动魄的奇恋片段……

  衣柜,藏身根据地   和女友小梅的认识过程一点都不浪漫,她是我一个朋友的女友的好友,通过这层关系,我们认识了。那会儿追我的女孩很多,但第一次见面,小梅清纯的外表便把我俘虏了,对于冰清玉洁的女孩,我通常没有抵抗力。   交往初期,我们的爱中规中矩,牵牵手,逛逛街,吃顿浪漫的西餐,看场情意绵绵的电影。虽然普通,但我心满意足。去小梅家里,准确说躲进她的衣柜,是在我们的恋爱“满月日”开始的。那天晚上,我送她回家,楼下,小梅邀约我上去坐坐,我明白了她的暗示。楼道里,我们约好暗号:她先进去,然后支开母亲去厨房煮芙蓉蛋,趁机放我进屋。就这样,我提着鞋子,蹑手蹑脚地顺利地溜进了她家,躲进了她的卧室。小梅很熟练地打开衣柜,不容分说命令我藏进去。那一刻,我有些诧异,但偷情的刺激让我不容多想,钻了进去。   后来,“芙蓉蛋”成了潜入她家的固定暗语,而小梅卧室的衣柜,当仁不让地成为了我藏身的根据地。   第一次藏在衣柜里,在黑暗的空间,我清晰地感觉到心跳的加速声。我和小梅相安无事地度过了漫漫长夜。第2天,当惊魂未定的我从衣柜里被放出时,一下子摊倒在床上,这都是被吓的!   当我正准备从客厅闪出她家门时,外面传来了声音,仔细一听,居然是电视的声音!小梅告诉我,她妈妈有看早间新闻的习惯!完了,本来我还想趁早溜出她家,却偏偏遇上小梅的母亲保持着这样的习惯。我的退路,被无情地斩断!第2天,我不得不心安理得地“藏”了下来。白天,小梅上班便将我反锁在卧室里;这种新颖的偷情感觉居然让我产生了(儿童故事)迷恋。

  厨房觅食,夜半惊魂   迷恋的代价便是我不得不辞掉工作,全身心地投入。这也是小梅希望的,她无数次地提出陪她的心愿。想想,能和自己爱的女人在一起,还能满足自己的欲望,不一般的“隐居”又随时充满着惊险、新鲜的味道,我何乐而不为呢?隐居生活,惟一让我苦不堪言的就是挨饿。白天还好,小梅偶尔会放些零食在卧室,可是,晚上肚子提出抗议却让我根本无法忍受。   有一次,我们简单地在外面吃了点小吃便一前一后地溜进了卧室。凌晨2点,我醒了,因为饿!怎么能不饿呢?晚上本来就没有多少垫底,小梅那天又异常兴奋,几番回合下来,我的体力严重透支。强烈的胃绞痛让我忍无可忍地推了推睡在一旁的小梅,告诉她实情。睡眼惺忪的她,不耐烦地回答,自己去厨房找!去厨房必须穿过客厅和她母亲的卧室门口,我踮着脚,踩着冰冷的地面,把被盖裹在身上,歪歪扭扭地摸向厨房。   好不容易摸到冰箱,突然,身后响起了开门的声音。小梅的母亲起来了!更让我惊慌的是,脚步声明显是朝着厨房方向而来。难道是我弄出了声响?难道她母亲发现了?……就在滑门被打开的那一刹那,我就势蹲在了厨房的一个角落里。庆幸的是,她的母亲拐进了厨房一侧的洗手间。我长嘘了一口气,不停地拍着胸口感谢上帝保佑。等到小梅的母亲照着原路返回卧室,听到关门清脆的声音之后,我已经忘记了饥饿,裹着被子,仓皇逃进了小梅的卧室。自从那次夜半惊魂后,我和小梅约定了一条特律——晚上卧室里必须保证食物存在!

  狭路相逢,抱头鼠窜   值得欣慰的是,小梅的母亲每天有出去打牌的习惯。这个时光自然成了我的“放风”时刻。每次遇上“放风”,我第一件事就是拉开冰箱,上下环视,寻找吃的。毕竟随后不知要在柜子里呆上多久,我总要先补充下能量。可气的,冰箱的残羹剩菜,我每次都只能省着吃,分量缺得太多,难免会留下蛛丝马迹。   但惟独有次,我却与小梅的父亲狭路相逢!   正巧碰上小梅母亲的麻将时间,我和小梅心安理得地坐在客厅,悠闲地看着碟子,捧着薯片,津津有味地过二人世界。突然,电话铃声大作,就在3秒钟之内,她条件反射般地立了起来:“我爸爸带了一个工人来帮我修柜子,已经到楼下了。”我顿时慌了,把手中的薯片往茶几上一扔,跳起来就往她的衣柜躲。   还是小梅反应过来,帮她修柜子,这个躲藏地肯定被判死刑。我马上又想到了书房,但一急柜子门怎么都关不上。“快去我妈的柜子!”小梅尖声命令到。我只好弓着身子,踮着脚,一头扎进她妈妈的卧室。就在我钻进柜子,关闭柜门的那一瞬间,我听到了门铃声。   躲在她妈妈的衣柜里,我的内心依然七上八下,害怕她爸爸修完那边的柜子,还殷勤地喊工人来检修这个卧室。所幸她爸爸修完柜子后,只在客厅与小梅简单地寒暄了几句后,便被打发走了。   那次躲藏持续了30分钟,而我难能珍贵的“放风”时间也被消失殆尽。我无奈地回到衣柜里。而小梅,看着我满头大汗的衰相,一个劲地傻笑,一个劲地用甜言蜜语宽慰我。每次经历完惊险,她总会用好言好语来哄我,也不知是鬼迷心窍还是真的被她的糖衣炮弹打败,我总会自我安慰地妥协。

  我的球友,她的母亲   60多天的进进出出,她的父亲母亲成了我最“熟悉的陌生人”,经常和他们在小区里擦身而过。连小区的保安都将我熟识。某次,一个保安调侃似地问我:“你们快要结婚了吧?”弄得我哭笑不得。   当然除了惊险镜头,时常也会出现一些闹剧,比如:我居然和她母亲成了球友。   那天正好碰上女友和母亲下楼打羽毛球,出门前,女友故意没有反锁卧室的门,还刻意扯开嗓门把行踪告诉柜子里的我。她们下楼,预示着我的“放风”时间到了。   我也慢摇摇地踱下楼,走到小区一边的乒乓球台,和一群小朋友打球。我用余光时刻瞄到她和她的母亲。大约15分钟后,她的母亲向乒乓球台走过来。我的心不禁缩了一下。   “小伙子,打不打羽毛球?过来一起打嘛”,这是她母亲第一次和我说话,而且还是让我出乎意料的主动邀约。我笑着应声,伸手接住了她母亲递过来的羽毛球拍。   比赛结果,她母亲肯定是大获全胜,而站在一边观望“对决”的女友时不时会扭头偷笑一番,或者趁着她母亲捡球之际,朝我眨眨眼睛。后来,那天我处乱不惊的表现成了“圈养”生涯中最引以自豪的一次。   “40天后,我的忍耐已经达到极限。整天提心吊胆的滋味,确实太难受了。我与小梅争执过,她总是以父母管教太严,公开的时机不成熟来回绝我。”   随后的日子,对一分坦然爱情的渴望越来越强烈。“可是小梅却像上瘾一般,到最后只要我稍微提出异议,她就会乱发脾气。”   我彻底地消失在小梅的世界里是在2个月后。小梅又一次蛮横要求过去,我在电话里愤怒地质问“为什么我们恋爱就不能正大光明?”然后挂断了电话。   现在小梅每天数个电话数条短信地抓狂找我。我给小梅的最后一条短信如此写到——这不是爱,这是毒药!


推荐阅读: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