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实录:看见妻子和别的女人一起享受性高潮

           思雨,男,网名。三十六岁,大学教授,海外留学归来。一九九六年结婚,二〇〇二年离婚。有一子。现在据说已经再婚。   关键词:性冷淡性压抑   在长达两年的调查中,遇见了形形色色的人,很多人选择结合与分手的方式都是奇特的,但是这其中最奇特的莫过于我在网上认识的网友思雨。   思雨是海外留学生,他在英国读比较文学专业读了六年,放弃了在英国任教的机会,回到他的故乡,在一所大学里教书,教的是英国文学。   对于自己回国这件事,思雨说曾有过一家比较有名的报纸介绍过他的事迹,但他自己的解释远比报纸上简洁实在,他说“父母在,不远游。”   尽管本身是一个海归派人士,又在英国呆了那多么年,思雨却说他骨子里还是一个传统的中国人。尽管他作风浪漫,为人豪爽,博学多才,从头到脚都有一种与东方人不同的帅气,但是他其实是一个有孝心、守规矩、有原则的典型东方人,他也一直认为自己其实最适合在中国生存。   他的很多态度都很“中国”,包括婚姻。   我们用网聊的形式谈起了婚姻。思雨热情地介绍了他的妻子徐青子。他说徐青子是他所在的城市里极其少见的美女,说她少见,是因为在她身上有太多的优点集合,美貌,高学历,出身高干家庭,有教养并有高雅正当的工作,同样,也有广泛的社交圈子。思雨说自己追求她的故事可以写一本传奇小说,几乎是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才把真经娶到手。   没有见过他的妻子,但是一个女人被一个男人如此地爱着,应该是幸福的吧。   所以,在短短一年以后,当我在网上听说了他们离婚的消息后,实在是非常震惊。

  男才女貌,却终于难成眷属。原因何在?   最后的答案令所有的人都跌破了眼镜。   她爱上了另外的人,而这个人,是个女人。   听着像个传奇,但把所有的前因后果都摆出来,却又发现,在匪夷所思之中还有几分合理。   关于我追求大美人徐青子的故事,我们这里几乎已经有了N个版本,每一个版本都像在上演着现代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当然,这些版本都有些夸张并且不真实,但是,回想起我把她追上手的情景,确实也是颇费周折的。   我是在大学毕业以后因为成绩优异而被国家保送出国的。可能是因为一直在中文系里学习,我个性比较浪漫。在英国六年的时间里,我最初的目的是想练习英语,取得绿卡,当个作家。但是后来我义无反顾地回国了,其主要原因是因为我父亲的身体,还有一个原因简直不足为外人道,那就是我在英国找不到自己真爱的女人,对在那里成立一个家庭有畏惧的心理。   我在英国六年,过得比较随意,特别是在男女关系上,甚至你可以说是放荡不羁。英国与我们这里不一样,男男女女在一起很随便的,大家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了也不用编织多少借口,搞得死去活来的。而且在那里男女之间的关系也很平等,我那时泡女朋友都是AA制,你送给她什么东西,到分手时她都不会拿走,还会如数奉还。在一起同居也是大家共同担着房租。这里的人际关系简单,男女之间的感情问题也简单,我在英国一共交过七个女朋友,和其中的五个人发生了性关系,当然我们在一起最长的时候也不过十个月,而且说来有意思的是,基本上都是我的女朋友先提出的分手,我总是处在被动的位置上。

  在英国的生活真的很幸福随意,那里的社会福利好,失业保险好,不用努力也可以生活得很舒适,真是个懒人的天堂。不过,我却无福消受。我在英国第四年获得了绿卡,但是我放弃了在那里居住。因为我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我母亲糖尿病也患病多年了,我家除我之外只有一个远在东北的姐姐,各种条件都决定了我不能留在英国,况且那里并没有让我心仪的女人。   我在本质上是个很东方的人,其特点就是我喜欢东方的女孩,特别是那种很纯很冷很艳丽的中国女孩。英国女孩开放自立,和她们相处很轻松,但总是少了一些什么。我的第一个妻子徐青子完全符合我的这种标准。   回国后我有很多选择就业的机会,但是我最后还是去了一家比较好的私立学校教书。就在那间学校,我第一次见到了徐青子。在来之前,就听人家说过,某某学校有一个大美女,据说电影厂电视台的星探们无数次地找上了她,可是人家对那些事毫无兴趣,一直按部就班地教她的书。这大美女一直没有男朋友,眼光高得很,也很冷傲,追她的人很多,但是追到的一个没有,很多自认为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男人都在她面前碰了一鼻子灰。   事后证明各种传闻都是真的。我第一次见到徐青子时,她正挟着一捆书从学校的小桥边穿过,那天她穿白裙子,浅绿色的上衣,微微露出一截前胸,她昂着头从我面前经过,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当她从我身边经过时,一阵风吹起,裙裾飘飘间,一阵淡香从她的身上袭来。把我看得目瞪口呆。我在英国这么多年,见到的美女也不少,可是像徐青子这样淡雅脱俗的一个都没见到过。看到她的第一眼时,刹那间少时学过的歌颂美女的唐诗宋词都在我脑海涌现了。我无端地兴奋起来。在这种情绪的左右下,当时义无反顾地留在了那所学校。   在私立学校的三年时间里,我一直是在一种患得患失的心情下度过的。因为我要追求的人,太难得到了。徐青子是教化学的,她课教得很好,人也比较精干,在学校口碑不错,而且她不光有这一个职业,在外面据说自己还有公司。做钢材生意,很大宗的买卖。当然,她这个公司也不全是自己的,其中大部分股份是她二哥的。但是这也决定了徐青子从一进学校就比大多数同事都有钱。

  有钱的漂亮女人,这个特点使徐青子成为学校里的“异类”,也注定引人注意。每天早上,她开着自己的私家车在校门口出现时,总会有许多男老师和学生找出各种理由跑到门口去看她,胆大的也有上前去和她没话找话的,徐青子在这种情况下一般都是昂首阔步,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一边寒暄着,一边几乎足不停步地穿行。她面对你的时候总是笑着的,但是这笑容却让人的心里有种冰冷的感觉。那是一种拒人于千里的笑,这笑容也如同她的为人。   徐青子在学校没有朋友,也从不参加什么活动与聚会,当然,对于男教师的邀请更是永远不会去赴约。她只是每天到点来上班,下了班就见不到她人了。她对所有人都客气,但都不交往,碰上有人婚丧嫁娶,该随的礼份她都随,但是,你永远别想在为此而凑成的聚会中看见她的身影。   徐青子不喜欢与学校的人交往,但是她在生意场上却有自己的空间。因为美貌与生意场上的成功,她是这个城市里比较有名的女人之一,有人给她取了外号,叫冷美人。很多人都一半嫉妒一半羡慕地说,冷美人只要笑笑,连手都不让你碰,订单就到手了。   我要追求的就是这么一个女人。所以可想而之,难度有多大。   在与徐青子相识的前三年里,我一直用一种非常拙(寓言故事)劣的手法想吸引她的注意,那就是用英语给她写情诗。别笑我,我这个人本质上也是很浪漫的。而且我是文学硕士,这是我在情场上克敌制胜的一个法宝。在英国,对付那些单纯的女孩子非常有效,很多人就是看了我写的诗后主动和我上的床。但我拿这招来征服徐青子,却是一无所成。一连写了十几首诗,没有收到一点回音。徐青子依然如故,见我面时还是那样冷着脸,这种局面,竟然持续了三年。   我给徐青子写了三年诗,没有感动她。在这期间,我也和别的女人谈过恋爱,甚至动过成家的念头。但是每当到关键时候我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徐青子的面孔,于是,曾有的想法与坚持立刻就崩溃了,我被徐青子迷住了,朝也想她暮也想她,这病还真的不轻。

  三年写了一筐情诗没有打动徐青子,最后吸引她的却是我做生意的本领。我们后来接触是在我成立了博天文化发展公司以后,那是在教了四年书以后,在我当年“海归”派同学力邀下,我辞去职务和他一起开了家广告公司,发了财。这时候与徐青子发生了纯业务上的关系,我们最初做广告的时候,徐青子是我的大客户之一,到后来成立文化发展公司,我们把全城三分之一的广告份额都拿到手后,徐青子也要求入股,在利益关系的驱使下,我们成了合伙人,于是,不知不觉间,我们之间增进感情的机会出现了。   后来有很多传闻,说我为了徐青子奉献了一半的股份,还有的说我为了徐青子自杀过。这都是无稽之谈,事实上,与徐青子的爱情没有任何可说道的东西。徐青子是一个非常淡泊的女人,她冷静和自持的都有些不像女人了。我们之间至少磨合了一年后才确立了恋人的关系,在那一年里,大家其实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几次,在一起时也是肯定有生意上的事。我们主要的沟通来自于电话,徐青子比较喜欢用电话谈情,在电话里她是风情万种的女人,我们几乎无话不谈。可是在生活中实际见了面,她立刻就会恢复成从前那样。   与那些见面三次就可以谈上床问题的英国女孩不一样,徐青子很矜持,甚至矜持得有些过分,从相识到相爱,我们这个过程竟然坚持了六年,而在这六年里,没有人会相信,她竟然从来没有与我有过一次拥抱与接吻的亲密举动。我们一起吃饭、喝茶、看电影、听交响音乐会、骑马、打球,关系融洽,但徐青子从不允许我对她有亲热的举动,最多拉拉手。她不仅冷,而且太板,记得我第一次拉她的手是在我们已经好上了以后。有一次我喝多了酒,拉了一下她的手,她立即将手抽出来,让我自重。当时搞得我很没面子。   我们结婚的标准是比较奢侈的,我们俩都有钱,双方家庭也门当户对。我记得那天我们包了一个酒楼,办了八十多桌,把酒店三层楼全包下来了。从仪式到敬酒再到送客人,一直闹到下午三点多钟,婚宴才结束了。我们俩疲累不堪,回到家中,躺到床上就睡,什么也不想,只是想睡。   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我抬起头来,看外面月朗星稀,再看身边,徐青子那因酒力作用而娇红的面颊就在枕边,几年来压抑的情感一下子兴奋起来。我翻过身来,就压了上去,紧紧抱住了她。   徐青子被我吵醒了,她睁开眼看看我,问我几点了,说她还想睡,我说别睡了,做事吧。她说做什么?我笑了,说她是个傻孩子,然后就剥她的衣服。

  徐青子躺在那里,任我抚摸她,可是她的反应也太冷淡了,咬着牙,闭着眼睛,像是在默默承受什么刑罚。一点快乐与激动的反应也没有,令人索然无味。我摸索了半天,说句难听话,有点奸尸的感觉。我于是就想挑起她的情欲,于是做了一件事,我牵着她的手,拉到自己的下身去了。   没想到徐青子一下子竟尖叫起来。她推开了我,脸都涨红了,说:“别这样,我不习惯。我不习惯。”因为中午喝的酒还没醒,我一下子光火起来,我说:“我是你丈夫,有什么不习惯的。”徐青子不停地摇头,说她不习惯。   我强忍着不耐烦,又开始弄她。徐青子开始执拗起来,一只手护着身上的关键部位,一只手抗争着我,周旋了一会儿,我实在忍不住了,就问她,是不是没兴趣和我做。   徐青子说她有兴趣,可是她从小到大没被人这样摸过,能不能不要太直接和粗暴了,让她适应一下。   我答应了她,起来开始脱衣服,我刚一开始脱衣服时,徐青子就把灯关了,当我压到她身上时,她很紧张,手都不知往哪放好,我有点怜惜她,就把她身子摆平,尽量非常温柔。我刚一进入她身体,徐青子突然发出一声惨叫,一把将我推开了。   坦率地讲,新婚夜我没能办成事,因为徐青子一声惨叫,我不行了。而徐青子那晚上望着床上的血迹全身战栗,最后跑到卫生间吐了几次,然后她不理我的呵护,做了一个非常过分的举动,她跑到另一间卧室睡觉去了。   我在英国六年,基本上对于性爱是比较自由和随意的,各种性爱的方式我都尝过,除了同性恋。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我的妻子,一个生活在九十年代的青年人,竟然观念上如此陈旧,还不如古代人。   从那晚上开始,我们的婚姻生活变得乏味冗长而令人厌恶。徐青子,一个性冷淡的漂亮女人的真面目一点点暴露出来了。

  首先,她怕脏。可能从小受的是军营式管理吧,徐青子对于清洁的要求高于我见过的所有人,她把家搞得一尘不染,一天光地就拖四五遍。而她对自己的身体和我的身体,也像对待家居一样苛刻,每次上床前,她都要求我必须洗澡,而且要刮掉胡子,刷牙,当然那些关键部位都要精心的洗才行,即使这样,她也不满足,她厌恶男人与女人在一起时那种流汗的感觉,因此常常不要我压着她,说把身上弄得太黏了。每次做爱时,她都要在屋子里喷上香水,完事了以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抓紧先洗澡,然后就是清扫屋子,而且把我们躺过的被与褥子都要换掉,为了减少这种让她感到脏的感觉,她尽量减少做爱的次数,而且每次都催我快点交货,你想想,一个男人在情欲高涨时不断地听到这种催促的声音他是否还会有感觉。   再有,徐青子是一个罕见的精神洁癖者。她不光身体上怕脏,思想上更怕脏。我和她做爱时她永远是关着灯,把被盖得严严的,她还经常把头都捂上,因为她说她不想看见我龇牙咧嘴的表情。在她的观念里,男人的身体都是脏的,这一点我感觉出来了,只要我一脱衣服,她马上就会关灯。有一次我强迫她开着灯,她就闭上眼,捂住嘴,死活也不睁开。我骑在她身上时,坦率地说,有种强奸了别人的感觉。我的性经验比较丰富,有时会要求一些花样,对于徐青子来说,这些花样她是闻所未闻,决不尝试的。结婚一年来,我们的性姿势总是男上女下那一种,每次我要求有点变化时,徐青子总是这样说:“我不是妓女。”   最初的时候,我还以为徐青子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女,所以才会这么放不开。后来我才发现,徐青子这并不是一时出现的问题,其实,她这是一种病。   我也曾开导过她,有几次借了黄盘和她一起看。徐青子勉强陪我看了不一会儿,就跑去卫生间去了。她去干呕了,她说她太恶心了,吓得我再也不敢和她看这种片子了。   我也曾苦口婆心地开导过她。给她拿过有关这方面知识的书,每次她都是点头答应,什么都明白。但是一到了晚上,就故态重演,这不行那不行。有一次把我惹急了,我说:“你这样做太过分了,你尽到妻子的责任了吗?”   她这样回答我:“做妻子的应该怎样,就应该成为你的泄欲工具吗?”

  我们之间的分歧其实是由床事开始的。在徐青子的坚持下,无数次的无效的争吵后,我妥协了。徐青子要我保证,我们要正常的健康的性爱,不要那种下流的,非分的,比如口交什么的。而且不能太频繁,一个月有两三次就行了。我答应了她,其实从我答应她那天开始,我对和她做爱这件事已经没有了兴趣。   在外人看来,我娶到了一个天仙一样的美女,只有我身在其中,才明白其中的况味。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徐青子从小的性观念就一直是扭曲的,她出生在一个极其规范的军人家庭,在这个单亲家庭里,可能并没有什么性知识方面的教育。而徐青子因为从小比较自立,一直没有什么女性朋友,也可能对性爱这种事的期望值本来就不高,关键的是,她并不理解性的美好以及在婚姻生活中的重要性,她其实是一个心理和生理上都不健全的人,我咨询过医生,这种病就叫做性冷淡。   在我们婚后两年的时间里,为此的争吵和不快太多了,最后妥协的是我。因为即使徐青子迫于我的压力做了我要求她做的事。我也没什么快感。一个女人在被迫情况下,做出的性爱,是多么勉强和煞风景,我宁可不要,也不要这种勉强和煞风景的性生活。   我们在那时的生活规律化了,夜晚的生活也“正常”化了。一到两周做一回爱,不开灯,不变换姿势,决不口交,也不持续太长时间,并且小心不要将精液射到床上或她身上,因为她很排斥那种东西,完工后马上洗澡,然后睡觉,早上起来上班,去公司赚钱。只要我不提出非分的要求,徐青子也不拒绝我。每天晚上,身边是徐青子那美丽脱俗的脸,怀中的却是冰冷僵硬的身体,在期盼与失望之间,这种生活持续了两年,直到孩子出现。

  我们的儿子帅帅是在两年以后出生的。他的出生对我来说,其实是把性爱生活带到了坟墓,因为徐青子在孩子出生以后彻底没有了性欲,她把所有的重心都放到孩子身上去了。从怀孕到孩子两周岁,我们之间竟然连一次正常的性生活也没有。我忍不住了,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会忍不住的,于是,就在我们结婚两年后,我开始在身体上背叛了我的老婆。   我是在结婚两年后逐渐成为一个欢场浪子的。第一次出轨是在一次大型的PARTY上,那天晚上是圣诞前夜,公司召开了大型的联欢活动,我们闹到了十一点多,又一起去泡吧。就在酒吧里,大家又接着喝,喝到后半夜时,人们都走光了。只剩下我和一个女同事,我们都喝醉了。我送她回家,车开到一半时,她说想吐,我给她开了车门。她趴在车窗上吐了一回,又让我送她回家。我的这个同事是个单身女人,在她家的楼上,因为酒醉的缘故,我吻了她,可能是她对我早就心仪了吧,她主动解我的衣服。一直在备受压抑中的我,于是,就迫不及待地和她滚到了床上。顺理成章的,我就出轨了。   我那个女同事现在已经出国了,我和她在一起发生关系也就那么一回,而且是在极度不清醒的情况下。不过,因为她也是离婚独处的缘故,可能也和我一样处在性压抑的状态,那晚上她非常疯狂,骑在我身上,变换了不少种姿式,简直是不知疲倦,我们一晚上来了几次高潮,这种新鲜与刺激,是在徐青子身上从来没有过的。   从那以后,我也想明白了。既然从徐青子身上找不到那种感觉,干脆我就自己想办法解决吧,反正这世上女人多的是。我就当自己还在英国吧。   很多人感到奇怪,有些男人的老婆本身就是大美人,为什么还要出去寻欢作乐,为比自己妻子丑得多的女人耗费精力?别人是怎样我不知道,我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我娶了一个别人眼中的大美人,可这大美人只是个摆设,中看不中用。我能怎么办?   那几年,我基本上没闲着,出去寻欢作乐,找过不少女人。不过,我有个原则,再“好用”的女人,我也不会和她保持长期的交往。我怕被人缠上,最主要的是,我也怕时间长了会被徐青子发现。

  尽管徐青子在性上不能满足我。但是平心而论,我最爱的人还是她。她的美貌并没有随着生完孩子以后而有丝毫的变形,相反,更成熟艳丽了。徐青子不光美貌,还有才华,有敏捷的头脑,也有很强的生存能力,她是一个强者,我认识的其他女人,没有一个比她出色,她一直是我心目中一座高山仰止的山峰,我在身体上背叛了她,可是心灵上,却一直对她很崇敬。   但是,我们后期的性生活质量差到了令人不能忍受的地步。因为酗酒和在外面无度的性生活,我的身体在那时候比较差,所谓的差,就是指的比较虚。我坚持的时间很短,对男人来说,这是一个致命的弱点。徐青子并不是一个性欲很强的女人,但是碰上我每次敷衍了事,可以看得出她是非常不满的。到后来,她甚至对和我做爱这件事没有了丝毫的性趣。最后,她找了个借口,说我睡觉时打鼾的声音太响,影响她和帅帅睡觉,干脆和我分居了。   在性上的压抑使我简直无法承受。为了缓解这种压力,我买了很多的黄盘,晚上他们娘俩睡觉了,我就在屋里看黄盘。这种片子看多了,也就没什么劲了,纯粹是动物性的展示。后来,非常惭愧的是,我也开始找妓女了。   我记得我在英国时认识的一个女孩曾说过,如果她的丈夫找了情人,她只会伤心,但不会真的生气,但是如果她的丈夫出去找了妓女,她将永远地鄙视这个男人,因为找妓女,对于男人来说,那是一种纯粹的金钱交易,没有任何的尊严与真情的成分在里面。   我对找妓女,一直也很排斥,但是最后我终于也走上了这样的路。   其实现在想起来,找妓女虽然很下作,但是毕竟也有很多好处。一是安全,不用担心有人会因此找上你,危及家庭,另一个就是,妓女可以满足你一切潜在的欲望,妻子不愿做的,情人不愿做的,妓女可以做,加钱就行吧。最后一点,良心上没有太多的负累,你不过是花钱买个一次性的消费品而已,完了就完了,什么也不会留下。   那几年我找了多少妓女,我自己都数不清了。从五十元到一千元一次的不等,没有一个给我留下过深刻的印象。说来好笑,我自己的妻子是个大美女,可是我却得在肮脏的妓女身上找平衡,这真是个莫大的讽刺。

  对于我在外面的胡天胡地,徐青子很少干涉,她不干涉,我并不感激她。她对我太冷漠了,对我的事不闻不问,对我在性上所遇到的困难不管不顾。每天晚上回家的时候,拖着在别的女人那里耗费得软软的身体上楼时,我有种想哭的感觉,这是为了什么?坐在灯下,看着徐青子娇美的容貌,我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结婚的动机是什么?一切努力是不是就是镜花水月,一场空?   帅帅四岁的时候,徐青子把他送到了一个全托的幼儿园,为了事业,她说要给自己多一些的时间。   就在那一年,一个女人闯入了我们的生活里。她叫穆青。和我的妻子一样,名字里也有个青字。我妻子把她领回家吃饭的时候告诉我,说这是她新召来的一个大学生,帮她在公司管文档。看得出来,徐青子对这个新来的女大学生挺喜欢的。她买了很多的菜,吃的时候不停地给她夹。吃完后,穆青要求洗碗,她不让,于是,这个任务就交给了我。她们俩坐在屋里喝茶,看电视。因为屋里热,穆青把上衣脱了。就靠在沙发上,她的身材还真惹火,凹凸有致,胸部坚挺。穆青从外表上看不太出众,但是一脱掉上衣,老实说,还真是一个尤物。   话是这么说,我当然不会对穆青有什么非分之想,毕竟这是我妻子的人,兔子不吃窝边草。   那是穆青第一次来我们家,从那以后,她成了我们家的常客,有的时候,还睡在这里。   自从穆青出现以后,我发现我的妻子变得有些奇怪了。徐青子对人很冷的,即使是非常有用的商业伙伴,她也只保持表面的那种客气与随和,并不会真的发生什么兴趣。但是她对穆青就不一样了,看得出来,她对穆青很心重,她给穆青的那份工作很轻松,但薪水很高,她隔三岔五还要送穆青一些东西,比如化妆品什么的。在平时的生活里,她也和穆青形影不离,她们之间是上下级的关系,可是却搞得变成了密友。一起上班,一起上街,一起做美容,一起去减肥中心健身,甚至还会一起买同一个牌子的内衣。   我是个粗心的男人,最初是没有发现这种变化的,但是后来,渐渐意识到了。徐青子特别关心穆青的生活,经常和她通电话,有时候一打一个小时,这种情况只有当初跟我热恋时才有。穆青因为家在外地,一个人住公司的宿舍,所以徐青子经常邀她到我们家吃饭,几乎每周穆青都要在我家吃几次饭。这后来都成了习惯了。   我们家那时因为帅帅不在,房子很空,有的时候天晚了一点,徐青子就留穆青住下,说她们宿舍的条件不好,又离着远,太晚了自己回去不安全。穆青最初总是推辞,但是在徐青子的强烈邀请下,有天晚上她终于答应住下了。

  那天徐青子很高兴,早早就回家做饭,还开了一瓶红酒,我也正好没事,大家就在一起吃饭。   穆青是那种小鸟依人型的女孩,很清纯,也很天真,也就二十出头,刚走入社会不久。是学传媒学的。我看得出,她对徐青子是一种极其崇拜的态度。简直把徐青子当成神了。对于徐青子对她的好,她也是万分感激的。在我家住的那晚上,她忙个没完,把我们家所有的边边角角都清理得干干净净。不管徐青子怎么劝阻,她都不停手。于是,徐青子就和她一起干。两个女人嘻嘻哈哈地在一起忙来忙去,把我一个人晾在了那里。我就到书房去了。不久就听见外屋没动静了。出来一看,她们不见了。   那天晚上,我觉得在我们家里有一种诡异的气氛,真的,没经过的人,不会明白那种感觉。我觉得我不存在了。因为从穆青来的那一刻起,徐青子几乎一眼也没有看过我。她的眼光,她的所有注意力,都在穆青的身上,她看着穆青的眼光里,有种很难捉摸的东西。   她们不见了。我喊了几声,没人理我。我去洗手间,发现门锁上了。我听见徐青子喊:“我们在里面洗一洗,一会儿就出来。你等会儿吧。”   两个女人挤在一个卫生间里洗澡,她们可够绝的!我坐在沙发上等她们。我们那卫生间是套着的,如果是徐青子,我直接推门就进去了,但是里面有穆青,就只能等。我等了大约有十分钟,她们还没有出来,我实在忍不住了,干脆上楼下的公共卫生间解决了。   等我回来的时候,穆青已经和徐青子洗完了。她们穿着同样的浴衣坐在那里看电视,两个浴后美人很亲昵地坐在一起,徐青子还搂着穆青的肩膀,很亲热。这场景真是够情色的。特别是穆青,只穿着一件浴衣,把完美的身材展现得令人遐想联翩,而她似乎并不在乎被我的眼睛吃豆腐,旁若无人地和徐青子说笑着。   我坐在她们的旁边,充分地感到自己像个多余的人。她们看的那种剧我没有兴趣,就一个人上了自己的书房里看书,可是书本打开却怎么也看不下去,眼前老是浮现穆青那天真的笑容,迷人的身材,我突然一阵迷惑,徐青子为什么要把这样一个惹火的尤物带到家里?她不怕我会见色起性吗?这太反常了,难道徐青子她——我不敢想了。


推荐阅读: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