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实录:寂寞女房东把“魔手”伸向租房的我

           “什么事?”   “你能不能先不上去,坐下来陪我说说话,我感觉心里似千言万语但却不知道给谁倾诉”她说道。   “哦,那白姐如果愿意说给我听,我就洗耳恭听。”我觉得她的一些事情我有必要多了解,决定坐下来慢慢听她吐露心声。   “坐吧,小安。”她坐到沙发上,招呼我坐下。   “哦!”我坐在了沙发的另一端,我们中间隔着两人的距离。   “小安,等会,我去拿点酒,陪(世界名人故事)我喝点。”她起身去客厅的一角,在壁橱里拿出一瓶红酒走来放在桌沙发前的茶几上,又动身去厨房做了几道简单的下酒菜端出来坐下,伸给我一双筷子“小安,你吃菜吧“,她则打开红酒给我在杯子里慢慢斟上,看来她对喝酒是不怎么了解,红酒在杯子里倒四分之一位置就可以了,而她却倒满了杯子,摇摇慌慌的端给我,红色的汁液从杯中溢出,顺着她尖细的白皙手指缓慢滑落。   “白姐你也喝吧!”我接过酒杯放在桌上对她说道,筷子拿在手里丝毫未动。   “我自己倒就可以了。”她给自己在杯子里倒了半杯,端起来一饮而尽,看的我目瞪口呆,喝红酒哪有这样喝的,必须得先摇晃着然后慢慢喝一小口,接着摇晃,起码我所知道的喝红酒知识里就有这些,通常见到老板在办公室里端着酒杯悠闲的巡查工作时也是这样。   “小安,来吃菜。”她夹起菜来将筷子伸到我的嘴边,让我无所适从,将嘴唇微微向后移动,说:“白姐,我自己来吧。”她看我的眼神突然变的那么妖媚迷离,闪烁着让我难以琢磨的光芒,“你吃不吃?“她摇晃着筷子噘起红润的嘴唇娇气的说道。

  “好了,我自己来吧!”我无奈一口吞下她筷子上的菜。   “来!”她举起酒杯。   “恩!”   喝下一杯酒,她又为我倒了一杯,一连喝下了好几杯。   奇怪的很,也许是夜深,有了倦意,瞌睡的缘故,我觉得自己已经要昏昏欲睡了,神智好像不由自主的被什么东西给牵引向一个未知的方向,彻底的失去了知觉。   恍惚间仿佛走进了一场梦,性冲动的厉害,身子有些躁热,只想伸手去扯身上的衣服。   身体很燥热。    酒红色昏暗的光线,看不清楚了周围都有些什么东西 。   “小苒,小苒,不要这样,好吗?”我看见小苒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   不一会儿便脱的一丝不挂,我坐在凳子上,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是哪里,小苒,我的房间怎么变成了这样啊?”我看到房间里的摆设都变了样,横在窗前的床大的出奇,房间里有股淡淡的香味。   她朝我走来,跪在我的面前,我不知道自己上身的衣服哪去了,她伸手在为我解开皮带。动作是那么的娴熟。   “不要,小苒,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不结婚之前不发生这种关系的。”我紧紧的抓住她的双手对她说道。   “你忘记了吗?小安,昨晚,我们喝酒了。”她解释道。   “喝酒了?”我头脑开始清醒,脑海中浮现出当时的情形,她给我倒了一满杯红酒,自己也喝了,而且还吃了菜。   “对,喝酒了。”她此刻仍豪不顾忌,半截身子裸在外面,被子的边沿依偎在乳房的下边。

  “你穿好你的衣服,我不想看见你这样子。”我说道,“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小苒啊。”   “你在怪我吗?小安”她用无辜的表情看着我,依旧没有遮掩她的身子,“我们都喝醉了,能怪谁?”   “喝醉了?就那几杯红酒把我喝醉了?”我质问她,在大学时我和铁牛他们经常买来花生米,各自喝几两小糊涂仙都不会醉,这红酒能把我喝醉,我始终不相信。   “对不起,在霄。”她亲昵称呼着我。   “少这样叫我!”我愤怒的说道,她的话语此刻让我听了觉得恶心。   “在萧!”她还是这样叫我“真的对不起,我忘记了那红酒里张杰以前在里面放了药的,他一年里很少有时间回来陪我,所以每次都会和我喝酒,然后迅速进入状态。”   她结巴的说道。    “你忘记了?”我怒问她,“你不要把我想做他,我没有那么道貌岸然,不是禽兽!”   “在霄,请你不要放在心上好吗?就当是做了一次梦还不行吗?”她可怜巴巴的央求我,好像是她被我凌辱了似的,带着委屈的表情,而被强奸的是我,哎!   “做梦?我倒真希望是做梦,可是被你做到床上去了?哼!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我知道你长时间的独守空房,心里欲火会无处发泄,但是你大可不必拿我当你发泄情欲的器具,如果你真的难以忍受,你可以去找鸭,不是很有钱吗?当然也可以悄悄的去自慰,没人会管你的,除了张杰,但现在他大概也不会管了吧,哼,呵呵,真是恶毒的女人!”我依然用恶毒的语言发泄着我心里的情绪,过了一夜,我就这样被她变成了男人,那留给小苒的还会有什么。   “在霄,你,你不觉得你的这些话对我来说太过狠心了吗?”她情绪激动,说话时胸脯一上一下激烈的起伏,两只乳房也上下抖着,她却没有在意。

  “狠心吗?”我冷笑着问她,“比起你用这种卑虐的手段骗男人上床更加狠心吗?”   “没想到,你也会这样对我,难道,难道你就没有想到过我对你的那些好吗?”此时她已经是气喘吁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拿从前说事。   “谢谢你,白美玲大姐,谢谢你从前对我的好,那是你自愿的,我从来没有强求”对此我不屑一顾“没想到,男人都会是这样,你你,你走吧,走吧!”她发疯似的把枕头扔过来砸在我的肩膀上,开始爬在被子上嚎啕大哭。   我没有去安慰她,对于这样毁掉我的女人,我是不会去安慰她的,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她怎么可以用这么卑虐的手段来夺取我呢。我头也不回,出了房间,跑回到我楼上的房间。   开始静静的思考,什么都没有发生,又好像发生了许多事情,,这件事对我来说,却是看的无比重要的,因为我和小苒曾经各自答应,把最完整的自己留给对方,可是我却变的残缺不全了。虽然说男人不会像女人,处女是能够简单的看出,处男却不能,可是阴影毕竟留在了心灵上。这就像心里障碍型阳痿,不是因为挺不起,而是因为听不起,听到那些暧昧的话,就会激起心里阴影。我想我和小苒在一起感受到她对我的好的同时就会想到那夜做的对不起她的事。外面的天色渐渐变亮,一夜的疯狂已经让我身心疲惫,精力焦脆,在睡觉之前,我给姜钰打通了电话。   “在霄,你没毛病吧你,整个一个鸣叫公鸡。这么早打什么电话?”她一听是我就拉着懒惰的语调不满的问道。

  “姜钰,帮我请个假,好吗?”   “怎么了?”她转问我。    “昨晚吃了些不该吃的东西,急性肠胃炎发作了,我现在在医院里,帮我请假好不好?”我问她。   “好好好,你能不能坚持下去?在哪家医院里,我和小苒一起去看你?”听说我病了,她急忙问我。   “什么坚持下去不能,还不至于死掉,你不用来了,不能连累让你也挨领导批的,小苒我给她打过电话了,一会就来,你就不用打给她了”我怕她会告诉小苒,便撒了?说道,好朋友真是患难见真情。   “恩,你接着梦你的周公吧!”我挂断电话。   在睡觉前,我又给小苒打了电话,她问我为什么这么早就打电话,我说想她了,她嘻嘻的笑了,说她周末来看我,我说不用了,我周末去学校看她,其实我是不想让她来到这里,说不准我什么时候就从这里搬走,只是考虑到白美玲先前说的那些话再三犹豫。   我发现打出的两个电话都是给我最值得信任的人,却都给她们说了谎话,会说谎话的人必须得自圆其说,而我真的做的天衣无缝,只是不知道对小苒能够隐瞒多久,我也知道玩火者必自焚,纵然我不是玩火者,但被别人用火来烧更加痛苦。


推荐阅读: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