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实录:曾经有性虐待阴影,现在的无性婚姻让我幸福

          即使在那时候,我都没想到有一天会和他离婚。我以为,等他岁数一点点大了,或许就不会这样了。至于别人的日子是怎么过的,我不敢问,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我的日子是煎熬,一天天地熬。好在儿子还是懂事的,儿子总说,妈,他要是再打你,我就告诉姥姥去。   我能怎样呢?我只能拦住孩子不让他到外面去说。再后来,出了一桩事,倒是我的解脱了。   前夫在外面认识了另外一个女人,两个人一拍即合,他开始想尽办法和我离婚。到最后,他甚至编派出一堆脏话来污蔑我,说什么我和谁谁勾搭了给他戴绿帽子了等等(益智故事),还跑到我妈妈楼下去说,潘杰也听见了,那段日子,这件事闹得可凶了。我是要脸面的人啊,这他知道,所以才会使出这么阴险卑鄙的手段来。其实我不是不想离,我是舍不得孩子。他说了,儿子必须跟着他,不能给我,这无异于抓住了我的命脉。我什么都可以没有,就是不能没有儿子,这些年,唯一支撑我活下去的理由就是儿子。见我不肯放弃儿子的抚养权,他开始更可怕地折磨我,他骂我贱、骂我没有男人不行、骂我装死、骂我欠揍。我不干,他就说,你不是不离吗?你不是愿意当我老婆吗?那你就得听我的,要知道,当我老婆就是这个滋味,把谁叫来都救不了你……就是在那样一种情况下,我离的婚。他什么都没给我,房子、孩子,我只拿着我自己的一点衣物出来了,回了娘家。   那段日子,真的是不堪回首。   后来我听邻居说,潘杰也离婚了。当时我还奇怪呢,怎么连他也离了呢?   正式和潘杰见面是在两个月以后,我去楼下买报纸,正碰上潘杰也从楼里出来,我想他应该也听说我的事了,就如同我知道他眼下的情况一样,所以,我们很默契地看着彼此,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凄凉。   买完报纸,潘杰问我,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坐坐,说说话儿好吗?我点头说好,因为当时真的是不想回家。我已经被现实压得透不过气来,真的,当时太需要有个人能听我说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在那两个小时里,把自己的遭遇和盘托出,尽管当时的潘杰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一个仅比陌生人要好一点的朋友而已。过后我问他,你怎么也离了呢?他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有些尴尬地笑笑说,今儿不早了,以后我再告诉你吧。那天的谈话,就这么结束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估计潘杰心里一定也有不少的隐痛。结果没想到的是,那天晚上,我就接到了潘杰的电话,他说,想了想,身为一个大男人,有的事实在是难以启齿。今天听你说了这么多,你还说向我这么好的男人都离婚了,一定是女方的不对。其实不是这样的,离婚不怪她,是我的问题,我不是个男人,我不能让她成为真正的女人,不能给她一个孩子,使她获得完整……潘杰的口气,在我听来竟是比哭还要让人心碎。   因为知道了彼此的秘密,所以从那一刻开始,我和潘杰倒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换言之,因为知道潘杰的隐情,了解到他对我也构不成什么伤害,所以在和他交流的时候,反而更容易心无芥蒂起来。再后来,我妈妈家有个什么力气活儿,潘杰都会主动帮忙,邻居里有热心的,就跑到两家老人那儿给我们牵线搭桥,我听了觉着好笑,潘杰只觉得这事荒唐。   他说,他已经害了一个,不能再害第二个。   当这层窗户纸真的被外人捅破,我心里倒忽然变得平静和坦然。反正,我对于那种事也是没兴趣的,不仅没兴趣,而且还很嫌恶,就这一点来说,潘杰的行与不行也就不是毛病了。   再有,我想我们还是聊得来的,也都需要一个生活上的照应和朋友,就这一点而言,我想他也是称职的。假如我们真结合了的话,别人不会以为他是个不健全的男人,亦不会以为我是个遍体鳞伤的女人。在别人眼里,在阳光下,我们都是完整的,这,又有什么不好呢?   这也就是,我和潘杰最终决定走到一起的真正原因。当然最难做的还是他的工作,他不信我可以没有这个,我说不信你就试试看,你说你在这方面是病人,其实我在这方面也是病人,这方面带给我的惨痛记忆实在是太多了,如果你是个有着正常欲望的男人,也许我根本不会嫁给你。因为我无法掩埋过去的记忆。可眼下情况恰恰相反,你没有,我也不需要,这不是很好吗?眨眼之间,我和潘杰结婚都快两年了,我们过得很好,最起码现在是这样。一起去超市,一起收拾屋子,一起去看老人。我再不用害怕夜晚,潘杰也再不会觉得自己不配做男人。   婚姻,没有最好,只有适合,阿莱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呢?


推荐阅读: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