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实录:吃窝边草被发现了,最后我两头落空

           我的女友一个长的跟天使一样的闺蜜,她的身材火辣性感,打从见到她的第一次我就欲罢不能。有一天,女友正好有事外出,我就把她反锁在屋内…   我和晴朗的故事是从高中时候就开始了。那时候我们住在一个家属院,在同一所学校的同一个班级读书,我是班长,晴朗是班级的学习委员。   我对晴朗表达感情的方式就是每天下了晚自习的路上,在距离她10米远的地方安静地尾随着,看着她在家属院停自行车,走进她家的单元楼,直到她的房间里亮起灯才离开。晴朗似乎也知道我喜欢她这件事情,因为她总是在回家的路上把自行车骑得很慢很慢,仿佛在等着我赶上去和她一起走,但是我始终没有这个勇气。   这样的感觉一直持续到我们高考结束。报完志愿,班级里的同学互相在对方的同学录上留言。那天当我把我的同学录递给晴朗的时候,晴朗抬起头看看我,然后笑笑说:"等所有的同学都留过以后你再拿来给我吧。"   我依照她说的去做,当我翻开晴朗给我留过言的同学录的时候,看见上面写了一句话:"我在北京等你。"我的脸立刻像火烧过一样红了起来,晴朗这么说是不是代表一种暗示?   夜里,我抱着那本有晴朗留言的同学录辗转难眠。   我知道晴朗报的是北京交通大学,而按我的成绩,我只能去郑州的某一所高校。北京,对于我来说是那么遥不可及。整整一个暑假,我都没有去找晴朗,尽管我知道她住在哪里,也知道她家的电话号码。

  我从同学那里辗转得到晴朗的消息:她拿到了北京交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没过多久,我被告之也被郑州某个高校录取了。   就这样,那年九月初我拖着行李去学校报到,参加军训,领课本……开始了热火朝天的大学生活。直到有一天,同学从教室外面喊我,手里还拿着一封信。   我把信接过来,一看上面的地址就知道是晴朗写来的。晴朗的信写得很长,她介绍了学校的情况。最让我激动的是,她在信的最后一行写了两个字:想你。那封信我看了很多遍,仍是舍不得放起来。我用最快速度回信给晴朗,洋洋洒洒地写了十多页……就这样,我们两地飞鸿了4年。   在此期间,我们见了双方父母,高中同学都知道我们确定了恋爱关系,大学的同学都知道我有一个在北京上大学的女朋友。大学期间也有女孩子对我表示过好感,都被我拒绝了。因为我有晴朗,我很知足。   大学毕业了,父母觉得我们家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希望我能够留在他们身边。而晴朗打电话过来说,她已经在北京找好了工作。   该怎么办呢?一边是家里的老人,一边是心爱的女人,我不知道该如何抉择。最后还是妈妈看出来我的为难,她给了我几千块钱,当我去北京找工作的费用,把我送上了去北京的火车。   那天,晴朗在火车站接我,并且直接把我安顿进了她的新工作单位的招待所里去住。她很娴熟地开着车,车里放着我们俩都喜欢的歌,我甚至注意到她纤纤手指上修剪得很精致的指甲上面涂了一层透明的指甲油。

  在晴朗单位的招待所里休息了一天以后,我开始找工作了。北京这么大,人才济济,有无穷多的机会,可是我没有料到我居然很难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   20多天过去了,我仍然每天奔波在招聘会和招待所之间,没有着落。后来,还是晴朗托了她的同学让我进入一家公司工作。   晴朗是个很能干的女孩子。她的相貌、她的学历和她的交际能力使得她在工作中左右逢源,很快地,晴朗就被公司提拔成为部门经理,开始拿年薪工作了。   与此同时,晴朗和几个朋友一起注册的小公司也开始赢利,晴朗手里有公司里的大部分客户资源,这一切一切,我都为她而骄傲,我真的觉得一个女孩子在外面闯实在不容易。   而在晴朗如鱼得水地工作的时候,我的工作没有任何起色,这不能不让我感觉到有些自卑,但我始终压抑着,没有让它爆发出来,因为我觉得晴朗本身没有错,是我太窝囊了。   我一直以为晴朗之所以能够做得那么成功,是因为她的资质太好了,是块做生意的材料。直到有一天,我晚上加班回来的路上,想去路旁边的便利店里买包烟抽。出门的时候,我恰好看见便利店对面的酒楼里,晴朗被一个男人半搂着走了出来。   看得出晴朗已经快喝醉了,两只眼睛半阖,一副媚眼如丝的样子和旁边的男人说话。我看见她那样子不禁火大,冲过去就把晴朗拉到我身边来,两只眼睛狠狠地盯着刚才半搂着晴朗的那个男人。   那男人也很错愕,瞪大眼睛问我,你是谁?我说,我是晴朗的男朋友。那男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地转身进了停在路边的车,走了。

  我把晴朗拖回家,我问晴朗我看见的事情怎么解释。晴朗不以为然地笑笑说:"你以为做生意就那么好做吗?你不付出点代价怎么可以?"   我紧紧地抱住晴朗说:"我宁可你没有这么多钱,也要让你不再和那些男人接触。"晴朗又笑说:"没有钱,没有钱还谈什么爱情?你看我们住的这套房子,一个月没有2000块钱会被房东赶走的。你再看你穿的用的,哪件不是名牌?难道你还想过那种租住北京地下室的日子吗?"听着晴朗说这些,我无语。   作为一个男人,无法让自己心爱的女人过上想要的生活,是一种悲哀。我也无法想象,如果那天,我没有遇见晴朗,他们接下来会有什么节目?我控制自己不再往下去想了。   我开始更加努力地工作,并且也通过一些关系找了一些兼职来做。我的事业日渐起色,而陪晴朗的时间越来越少。我从来不曾注意过晴朗的变化,只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可以娶自己心爱的女人回家。   那天是晴朗的生日,我推掉了所有的应酬回家。我买了订婚戒指,打算给晴朗一个惊喜。谁知道一回到家里发现晴朗并没有回来。   明明是说定了她的这个生日一定是我陪着她过二人世界的,难道晴朗忘记了吗?我打晴朗的电话,她很快地接了,我听见那边人声嘈杂。我问晴朗,你在哪里?晴朗很大声音地说了个酒吧的名字给我。   我用最快的速度驱车去了酒吧,在一群人中间找到了晴朗。晴朗看见我的突然出现仿佛有些吃惊,随即恢复了正常。她拉着我的手向大家做介绍:"这是我的弟弟。"弟弟?我比她小这没有错,但是在这样的场合下如此给我安了个名分我实在是有些火大。我抬起脚踢翻了桌子。   我当着晴朗的面对在场的所有人说:"我不是她弟弟,我是她老公,我们每天都是睡在一起的!"在场的人一片哗然,晴朗没有吭声。我拉起晴朗的手说:"老婆我们回家。"晴朗挣脱了。看她那样子,我的心已经快碎掉了,扭头就走掉了。

  我开着车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不知道该找谁去诉说。最后我拐到了另外一个酒吧,我听说那里有很多妖冶的女孩子,可以带出去过夜。   我要了两瓶芝华士,很快地,有个女孩子蹭过来要陪我喝酒。在半醒半醉之间,我轻轻地捏了捏那女孩子的手,她没有拒绝。我拉着她从酒吧出来,上了我那辆车。我们在每个红灯停车的时候接吻,我一直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摩挲着女孩子的手臂。我带她去开房。我和这个陌生的女孩子做爱,心里有柔情也有报复的快感。   我的车滑出宾馆大门的时候,我抬手看看表,凌晨四点。还是决定回家,回到家,发现晴朗已经等在家里了。她斜斜地靠在沙发上,脸上还有没有洗掉的残妆。   她睡着了。我开门的声音让她醒来。她看见我进门,问我去了哪里。我不以为然地笑着说,凭什么要告诉你。   晴朗说:"你知道不知道,今天晚上你的出现让我弄丢了一张大单,能赚几十万的大单。你还自以为是地觉得自己受了委屈……"我打断她说:"我不要什么大单,也不要那么多钱,我只要每天和你安静地相守在一起,就好。"   晴朗说:"我不这么想,只有有很多钱,我才有足够的安全感。"我说:"那你为什么不顾我的感受,我是你的男人哪,我们已经快结婚了。"   晴朗说:"谁说要和你结婚了?要结婚,我们拿什么结婚?就凭你一个月那点工资?连我养车的钱都不够!"本来因为和陌生女人做爱的内疚感因为她的这番话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看着眼前的这个歇斯底里的女人,真的无法把她与高中时候的清纯女孩子联系在一起。她变了,变得浅薄而虚荣,变得我已经不认识她了。   可是我还是舍不得离开她,尽管我感觉她已经无数次地背叛我。我觉得总有一天她会因为我的痴心而回心转意。   可是事情并非如我所愿,晴朗甚至开始夜不归宿了。我一直想知道,她到底还爱不爱我了。每次我很苦恼的时候,都会找青青聊天。

  青青是晴朗的好朋友。每次她见我很痛苦的时候,都会劝我说,晴朗一定会回到我身边的,况且,我的自身条件又不差,不会找不到女孩子的。渐渐地,我在青青的眼里看出了她对我的情愫。   我很享受这种感觉。直到那天晴朗出差了,我和青青在家里喝了一点红酒,我借着酒劲儿把手伸向了青青的胸部,她没有拒绝。   那是一种冲动的感觉,我很快地脱掉了青青的衣服,和她拥吻起来。青青的嘴唇柔软而性感,比晴朗更有风情……我一边吻着青青一边比较着。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了钥匙在锁眼里转动的声音。然后我见到了晴朗和她那张因为愤怒而扭曲变形的脸。   那一刻我没有内疚,也不心痛。我只是冷冷地看着晴朗说,你回来干什么了?晴朗看见我这镇定的样子更加愤怒,抱起我的那堆衣服说:"你滚吧,能滚多远滚多远,我再也不想见到你。"然后又看了看青青,拽住她的头发说:"你这个贱人,难为我把你当好朋友这么多年。"   我知道自己的错误无法饶恕,真的就卷起衣服走了,我住到单位里去。刚住单位的前几天,我每天都会给晴朗打电话,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接过。我觉得她正在气头上,打算等等再联系她,毕竟是我们六年的感情,不是说分开就能够分开的。   可就在一个月之后,我收到了晴朗的结婚请柬。和她结婚的那男人我见过,是一个高官的孩子,据说已经追了晴朗很久。接到请柬那一刻,我毋宁死去。我是真的错了,不懂得珍惜和体谅自己心爱的女人,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和我错过。   又一次打电话给晴朗,这次她接了。我问她,我们还有挽回的余地吗?她淡淡地说,没有。她将为别人披上嫁衣。欢迎我去参加她的婚礼。   直到她挂了电话,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没有去参加她的婚礼,我怕我会在婚礼上疯掉。我心爱的女人结婚了,新郎不是我。这样的感觉是痛苦。   我实在在北京呆不下去了,那里是我的伤心地。我回到郑州,找了份过得去的工作,又在郑州买了套房子。 (两性故事)  身边的同事和同学都结婚了,只有我还单身着。我不知道是在等待什么,也不知道为谁等待,难道这就是老天对我的惩罚吗?


推荐阅读: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