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实录:妻子远处找情人,怀孕回乡生下龙凤胎,丈夫一气之下下

           妻子出轨生下龙凤胎,身患性功能障碍的丈夫忍辱负重,希望能维持脆弱的婚姻。然而,事与愿违,丈夫的隐忍,却让妻子更加肆无忌惮,不断以离婚相要挟,践踏丈夫残存的尊严。   2014年1月21日中午,42岁的高少斌举起了废弃的铁炉子,将妻子李霞出轨生下的一对龙凤胎残忍砸死。两名年仅两岁的孩子成了无辜的牺牲品……   妻子出轨生下龙凤胎“无用”丈夫忍辱负重   1972年出生的高少斌是山东平阴县人,1994年,他与17岁的李霞相识,两人一见钟情,很快便订了婚。1997年,两人在生下儿子高涛后,李霞达到20岁法定婚龄,与25岁的高少斌领证结婚了。   两个贪玩的年轻人都没做好当父母的准备,吵架频率越来越高。孔辉比高少斌大3岁,两人从小玩到大,高少斌一直视他为好哥们。孔辉能说会道,每次劝架都能让高少斌夫妻俩慢慢平静下来。渐渐地,李霞对孔辉产生了好感,李霞婚后第二年,两人在眉来眼去中,背叛了各自的家庭,有了私情。   2000年底,高少斌的弟弟在山海关因车祸意外身亡。高少斌因过度悲伤出现了精神异常,经医生诊断,患上了应急型精神分裂症。在医院治疗一段时间后,高少斌痊愈了。然而,祸不单行,他却意外出现了性功能障碍。   高少斌深感愧对妻子,他不再跟妻子吵架,对妻子言听计从、唯唯诺诺,生怕妻子嫌他,离开他。抓住了丈夫的软肋,李霞更加有了底气,不仅没有断绝跟孔辉的关系,背地里反而往来更密切。   2009年10月,孔辉在朋友的介绍下,远赴深圳打工。情人走后,李霞像丢了魂似的,脾气也变得反复无常。2011年春节过后,李霞借口要外出打工,准备去深圳找孔辉。 2011年3月,李霞来到深圳,情人相见,分外激动。孔辉动情地让李霞给他生个孩子。李霞同意了。很快,李霞怀孕了,工作忙碌的孔辉无暇照顾。李霞决定回家乡待产…… 妻子怀孕归来,高少斌陷入无边的痛苦中。   2011年12月,李霞顺利生下一对龙凤胎,她非常高兴,悄悄打电话告诉了孔辉。可远在深圳的孔辉表达了兴奋和喜悦之后,便不了了之。

  “备胎”爸爸成婚姻奴仆   家里一下添了两个孩子,原本并不富裕的日子变得捉襟见肘,生活的重担全压在高少斌身上。更让高少斌不堪重负的是内心的苦恼和外面的传言。邻居们一句不经意的话传到了高少斌耳中:“他老婆外出几个月,就大着肚子回来了。” 高少斌浑身一颤,顿时感到如芒刺背。   李霞随后承认了孩子并不是高少斌的。高少斌顿时脸色惨白,咬牙问道:“是谁的?”李霞摇了摇头,无论高少斌怎么问,始终一声不吭。   怀疑得到证实,虽是预料之中,但高少斌还是痛苦不堪,沉默半晌,他提出,既然不是他亲生的,那就将两个孩子送人。李霞坚决不同意。   李霞的态度击中了高少斌的软肋,他呆呆地看着那道紧闭的房门,浑身一软,瘫坐在地上。 第二天一早,李霞打开房门,一夜未眠的高少斌站在门口,喃喃地说:“我……会好好抚养高龙高凤。”   这样的屈辱,高少斌都忍下了,李霞更不把丈夫放在眼里。渐渐地,隐忍的高少斌话越来越少,脸色越来越(寓言故事)阴郁,整夜睡不着,甚至需要服用安定药物。   夫妻俩不正常的关系,严重影响了儿子高涛,再加上不断听到一些流言蜚语,15岁的他心里不禁有种无法言说的愤怒和恐惧。2012年6月中考,高涛连普通高中都没有考上。   高少斌的心坠入谷底,坚持要儿子复读。在父亲的逼迫下,高涛勉强去了学校,却经常逃学。2012年12月底,高少斌得知儿子的情况后,勃然大怒:“你到底想干什么?能不能有点出息,给我长点脸?”   “你还需要脸吗?早就被丢尽了!”高涛一脸不屑,“我干什么都行,只要能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我再也不愿被人指指点点了……” 高少斌气得浑身发抖,挥手给了儿子一个耳光。第二天一早,高少斌到高涛的房间察看,果然,高涛已连夜收拾衣物离开了。 亲生儿子离家出走,高少斌深受打击,看着李霞心思都在高龙高凤身上,高少斌心里充满了怨恨。

  砸死龙凤双胞胎   无辜幼儿成婚姻祭品   2014年1月,高少斌接到计生部门的通知,因李霞所生的龙凤胎是超生,需要缴纳罚款,同时,还要缴2000元落户费给两个孩子上户口。高少斌跟李霞说罚款的事,让她去筹钱。李霞称,她没办法也没路子。“那就去找孩子他亲爸!”高少斌没好气地说道,“让他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李霞脸上挂不住了:“是你要抚养孩子的,你不缴谁缴?”   一言不合,夫妻俩大吵了起来,李霞再次提出离婚。1月20日晚上,被妻子逼得焦头烂额的高少斌,突然接到儿子高涛的电话。儿子离家出走整整一年了,高少斌激动得直流泪:“儿子,你在哪儿?爸爸错了,不该对你发火!”   高涛沉默了半晌,说道:“爸,我……我没钱了,你能汇2000元钱给我吗?”   高少斌连连答应,儿子离家出走时,身无分文,他无法想象,孩子这一年都是怎么过来的。“儿子,我明天就给你汇钱。快过年了,爸爸求你,回家吧!” 然而,高涛却说,他不回家过年了。高少斌急切地还想再劝劝儿子,可儿子已挂断了。   高少斌心里更不是滋味,当天中午午饭后,李霞正在收拾家务。高少斌看着玩耍的高龙高凤,想到急等钱用的儿子,想到要缴的罚款和夫妻间的冲突,顿时血往上涌,这对龙凤胎就是他的负担和耻辱。只有杀了他们,才能解脱。   想到这里,高少斌关上房门,扣上门闩。随后,将高龙高凤举起摔在地上,用脚猛踹。正在卫生间里的李霞突然听到高龙“啊”的一声惨叫,急忙跑出来,见西屋房门紧闭,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妙,一边大喊一边拼命撞门。高少斌早已红了眼,他顺手拿起房间里一只废弃的小铁炉,猛砸高龙的头面部,高龙立刻没有了声息。   这时,李霞用身体撞开了门,只见高龙高凤趴在地上,高少斌正双手举着炉子用力向下砸高凤的头部。李霞不顾一切地上前阻拦,可为时已晚。李霞大哭着跑出门呼救,街坊邻里纷纷赶来,目睹惨剧,一位邻居拨打了报警电话。   接到报警,平阴县公安局民警赶到现场,只见李霞一手抱着一个孩子大哭,两个孩子满头满脸都是血,已没有了生命迹象。而高少斌瘫坐在一旁,面无表情。经法医鉴定,高龙高凤系遭受钝性外力作用致颅脑严重损伤死亡。民警随即将高少斌带走调查。


推荐阅读: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