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主动去他的宿舍给他,失身后让他觉得我轻浮

           无来由的好感   我是个好学的女生。刚上大学那会儿,我有远大的抱负,想修双学位。国庆节返校那天,我抱着一堆新买的书及行李从校门口穿过时,有个帅气的男生走近我,非常礼貌地问:“同学,需要帮助吗?”我打量了他一下,忍不住慨叹,他真养眼啊。   我乐意地接受了,他就送我走到宿舍楼下。上楼前,他问我要联系方式,当时我没手机,就将宿舍电话号码给了他。这事过后,我也就忘了。一个月后,突然接到电话:“你是罗含灵吗?”他的声音我不熟悉,他忙着解释:“还记得有个男生帮你拎行李吗?”我说想起来了,他就问我有没有时间出去玩。   爱情就这样不期而遇了。他的眼神告诉我,他对我有好感。那时我才18岁,以为一切都是美好的。他常找我一起吃饭,在校园里散步,谈着各自对未来的打算。交(中国名人故事)往4周后,我感觉已很爱他。一个周末,他带我到他的宿舍去玩。那天很巧,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他很冲动,我完全没思想准备,可他很急切,我最后稀里糊涂地将自己给了他。   这时我以为,自己这一辈子跟他分不开了。可从那天开始,我打他的手机,他总是不接。过了十多天,他的手机停机了。到这一步,我还没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只单纯地觉得他可能太忙,无暇顾及我。于是,我到校园的各个角落游荡,希望在某一个时刻能碰到他。可悲的是,我费尽心机,却连他的影子都没看到。   那一年圣诞节前夕,我画了一幅画,买了一张精美的卡片,托人送到他的宿舍。我相信,他看到这个可以明白我的心。果然,第二天他来约我。我哭了,他安慰了很久。我希望和他重新在一起,他很感动,点头同意了。但没多久,他又不再理我了。我很伤心,找到他,求他不要丢下我不管,他说:“如果你不怕伤害,可以选择和我在一起。”当时我把他当作救命稻草,说自己什么都不在乎。

  我从来没认真过   他接着告诉我,他有女朋友,对我从来没认真过。对此我有过猜测,但没想到竟是真的,在他面前我装作无所谓,其实心痛得要死。此后我还找过他好几次,每次都受尽屈辱。   大一的第一个寒假我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但经历过近一个月的煎熬后,我慢慢好了一些,下定决心不再找他。对我来说,他是个魔鬼,只有离开他,我才有可能寻找到快乐。   比魔鬼还可怕的男友   第一次不幸的经历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可怕的影响。我以为时间可以让我淡忘一切,其实这很难。尤其是当我明白,自己是被他欺骗和玩弄后,我没法原谅自己。这种心理负担积压得太久了,我必须发泄出来。   那时,我选择的方式是上网,和我聊得最多的男孩叫夏天。他也在读大一,但和我不在同一所学校。因为他不认识我,我就毫无顾忌地跟他讲自己的痛苦遭遇,他耐心地倾听,陪我走过了不少难熬的时光。我没想过要和他见面,只把他当作一个可以倾诉内心悲伤的陌生朋友。   一天,他跟我说想找一份兼职的工作,问我有没有这方面的朋友。刚好前不久我曾在外搞过促销,就顺便将这个信息转告给他,叫他去试试。结果他真的在那里找了份事做。事后他要对我表示感谢,说请我吃饭,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见面那天,我的心情不太好,在校园里走了几圈后,我突然对他说:“能抱抱我吗?”其实我当时毫无杂念,只觉得自己太可怜,想寻求一种短暂的温暖吧。

  他觉得我很轻浮   哪里想到,这让他觉得我很轻浮,不看重自己的名誉,因为他知道我第一次去男生宿舍就和别人有了关系。如果我们没有恋爱,也许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关键是,我竟病急乱投医地把他当作感情上唯一的依靠,和他越走越近。我们在一起半年多后,我就发现他有些不太正常,有时会莫名其妙地冲我发火,说一些侮辱我人格的话,恶毒至极。   最开始我以为他在乎我,言行举止才会那么激烈。可到后来,这让我难以承受。每次被他骂得遍体鳞伤时,我都极想离开他。可他事后总是言辞恳切地来求我,希望我原谅他。他说他不是故意的,因为爱我爱得太真切,他才有那些过激的话语。他还跟我讲内心的痛苦,无法控制才会伤了我,也让自己受到惩罚。   我堆砌起来的所有理由,在夏天的哀求下顷刻间又瓦解。但要不了多久,他又故态复萌,更加疯狂地攻击我。这样的反复循环,令我备受煎熬。   他的家在农村,学习成绩一般,他和他继母的关系一直很紧张,因为他敏感而脾气暴躁,一丁点的小事可以让他激动许久。我猜测过,他的心理可能存在一定的障碍,试图劝导他去看一下心理医生。他总是对此极度蔑视,说真正有病的人是我。   他每个月从家里拿到的生活费很少,我生活在大城市,加上家里条件较为优越,很多时候是我接济他。真的,我觉得他很可怜,都20多岁了,个子仍然小小的,很明显,他小时候没有吃上有营养的东西。   但他更让我感到可恨。

  空虚的我   和夏天分开的念头在我脑子里酝酿了一年多,当然,并不是他一无是处,但他带给我的伤害的确太可怕了。他可以把我逼到一个角落畅快淋漓地骂上几个小时,毫无罢休的意思。他完全不管我已泪水涟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曾问过他:“你还爱我吗?”他愣了半天,才眨着眼睛说:“已搞不懂什么是爱了。”   这是我最大的悲哀。两次感情都是毫无保留地付出,结果不但什么都没得到,还落得身心俱疲。   夏天念的是专科,他毕业那一年的上学期,我已快要被他逼疯了。这时我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找到他的辅导员倾诉自己近两年所经受的折磨,希望他能为我主持公道,对夏天做出必要的处罚。   这样做不是我的为人之道,但我实在太无助,也太气愤,我才不得已出此下策。夏天果然受到了震撼,他没想到我会来真的,于是他又使出惯有的伎俩,用最可怜的声音哀求我放他一马,说他马上就要离开学校,他不希望自己的前途受到影响。   我没有把事情搞僵的意思,最终没有追究下去。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世界变得清静了。经历了那么多后,我觉得自己老了很多,以前的淳朴在我身上再也找不到,而入校时的那些抱负早已离我远去。我发现自己三年下来,收获甚微。也丧失了吸引身边男孩子的魅力。   一旦这些都不存在了,那我就不能再被称作罗含灵了,高中时代我多么辉煌,是学生会主席,还是校广播台的台长。可现在呢?巨大的落差几乎要将我击碎。我不能这样下去,一定要将失落的东西全都找回来。

  做他的情人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听说学校附近的卡拉OK厅招聘服务员。其实我知道那里的服务员是做什么的。但不知出于什么心态,我去了那个环境复杂的地方。短短的一周时间里,我背着同学将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还要装出那种风尘的味道。也许我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才华吧,才7天时间,喜欢我的客人已经很多。有个一脸疙瘩的混混承诺要带我去闯荡社会,有个细皮嫩肉的中年男人要拉我出去玩通宵,还有个秃顶的男人信誓旦旦地要我做他的情人……我不是没有动心过,但出于最后的一点廉耻感,我没有迈出那一步。   我知道,那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我最后的选择是离开,这是我最正确的决定。从19岁到22岁,我的经历已给我带来了过于沉重的打击,很多东西完全超出我的承受范围。本来我应该像身边的绝大多数同学一样,沉浸在单纯的学习氛围里,可我好像已无法回到从前了。   现在又到了很多学弟学妹报到入校的时候,我真诚地希望他们能少走一点弯路,要是他们将来也复杂到我现在这个程度,那会是一件非常不幸的事情。


推荐阅读: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