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兔子不吃窝边草,闺蜜把“腿”伸到我老公这来了

          实我和大多数女人一样,骨子里是非常浪漫的:喜欢花前月下的气氛,流连忘返于黄昏的海边。我时常幻想,在我生日的那一天,我的丈夫会在酒店订下一桌烛光晚餐,手捧一大束鲜红的玫瑰花,一脸深情地等待我的出现,然后与我一起过一个浪漫的生日。   可是,这一切从未出现过。结婚十几年来,他从未记住我的生日,连我穿多大码的鞋,他都不知道。为了事业,他可以对一切都视而不见。记得有一次,我们的儿子生了病,我让他拿点钱出来,他居然对我说:“没钱,等我发工资了再说!”我是能等,可儿子的病不能等啊!   从2013年春节起,我和他形同陌路。等我20014年10月份失业后,他对我更是漠不关心。这两年,在我最需要帮助,对着他声泪俱下时,他却冷冰冰地说:“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最好嫁给有钱人,就什么也不用愁了。”   我想,我和他之间已经没有感情,倒不如分手算了。很快,我们就离婚了。   离婚后,我的生活一下子陷入了窘境。我以前在金融单位工作,还是一个部门的负责人,按理说找一份会计类的工作是没有问题的。可是,由于年龄偏大,很多单位都礼貌地拒绝了我。无奈之下,我只得托人帮忙找工作。不久,朋友便告诉我,江西九江一个公司的刘总叫我过去面试。

  我不是刚踏入社会的小女孩,不会一听说外地有工作,就会飞奔过去。在去九江之前,我与刘总通了三四个月的电话,了解到他大我十几岁,爱人在日本。而我也假意告诉他我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有一个爱我的丈夫和可爱的儿子,这样我才敲定去九江的日子。   当我到九江后,刘总并没有亲自来接,而是派了人力资源部的周部长来接我们。等到在宾馆安顿下来后,我无意中听到周部长在走廊里打电话。他在电话里说:“其他的都还好,就是年纪偏大了一点!”   我敏感地意识到,他在说我的事情。我一下子就火了,连忙把宾馆的房卡退了,另找了一家宾馆住下。然后给刘总打了个电话,冲着他吼道:“万丈高楼平地起,你有什么了不起?!我是出来找工作的,又不是来选妃的!”说完,我也没听刘总解释,“啪”的一声就挂断电话。紧接着,我让宾馆总台帮忙订了一张回武汉的火车票,准备第二天回家。   结果那一个星期里,刘总基本上每天给我打一个电话,但我一次都没接。最后,他发了一条短信:我很想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看到这条短信,我有一种被人戏弄的感觉,继而想报复他。

  也许,女人不该拿感情开玩笑,在以后的接触中,我不但没有报复他,反而被他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遇事沉着冷静、处事豪爽大方的性格的个性所吸引,我不知不觉地爱上了他。我知道自己是个不光彩的第三者,但我希望自己和他永远保持这种不见光的情人关系,不想因为自己而伤害另一个女人。我和刘总的事,只有我的两个最要好的朋友知道,一个是小房,一个是小付。她们俩是我无话不谈的朋友。   小房是我在原单位工作时认识的朋友,她长得白白净净,身材高挑,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可她是个极端物质的女人,做任何事情都有目的。她爱人是地级市政府的一个公务员。由于她爱人收入不高,不够她挥霍,于是她长年在武汉,名为打工,实际上周旋于四五个男人之间。这四五个男人就供她吃,供她喝,争着为她买衣服,买化妆品。   我劝过她很多次,不要再这样下去,可每次她总是一笑而过。久而久之,我也见怪不怪了。最后竟然发展到,我帮她的情人织毛衣。令人好笑的是,她拿我织的毛衣,向她的情人献媚。   当小房知道我和刘总的关系非同一般,而我每次去九江都是自己掏腰包时,她瞪大了眼睛问我:“你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刘总有的是钱!”当我告诉她,我是真心爱刘总,绝不会多用他一分钱时,小(儿童故事)房像不认识我一样,说:“你完了,动了真情!”她时常提醒我,千万不要动真情,到时候受伤的会是自己。可这一次,我不管那么多,因为刘总才是我真正需要的男人,虽然他暂时不属于我。   今年5月1日,几个多年未见的朋友到我家来看我,恰好刘总也要到湖北来办事。那几天我一边忙着和老朋友叙旧,一边在心里盼着刘总早日来到我身边。可是等来等去,刘总突然说临时有事,不来了。我沮丧极了,猛灌自己两瓶啤酒,边喝边哭。

  小房见我不开心,便要了刘总的电话号码,希望能劝刘总过来。虽说当时我喝了两瓶啤酒,可心里却很明白。我知道小房的为人,她曾多次带着嫉妒的口吻对我说,如果她能遇到刘总这样的人,一定不会放过。此时将电话号码给她,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   但是,我转念一想:倒不如把电话号码给小房,顺便试试他们两个人。如果小房勾引了刘总,那说明小房这个朋友不可信;如果刘总喜欢上了小房,则说明刘总根本不值得我爱。   于是,我把电话号码给了小房。小房站在外面嘀咕了半天,然后垂头丧气地走到我面前说:“他来不了了,希望你自己和朋友好好玩。”   听到这句话,我哭得更伤心了。没想到,更可怕的事还在后面。小房和刘总6月初,刘总让我过去工作,并带上小房,顺便到九江玩一玩。可当我兴奋地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小房时,小房却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开心,她懒洋洋地告诉我,她不想到九江去。   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么贪玩的小房怎么突然转性了?这时,刘总突然打来一个电话,第一句话就是:“你在做什么?!”   我被问懵了,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刘总接着说:“你怎么回事?房子也没有,前夫又不给你生活费,你还说他对你很好?!”

  此前,为了不增加他的心理负担,我特地说自己有一个和美的家。不知他从哪得知了真相。“为什么你有难还不肯告诉我?听说你赌钱,输了十几万元,把房子给输了?”天啦,我感觉自己的身上越来越冷,因为刘总曾说过,他爱人也爱赌,还曾经到澳门赌过,结果把家产输得精光,害得他在生意上好长时间都周转不灵。因此,他特别讨厌爱赌博的女人。   但是,刘总接下来说的话却让我不能接受。他说我是为了躲债才希望到九江工作。而且,他还说我曾做过脑瘤手术,从做女孩子起,就抢别人的老公。   完了,真不知他从哪里听到的谣言,把我说得如此不堪。我的心一下子降到了冰点。我连忙买了一张去九江的火车票。   见到刘总,他有些不自然地冲我笑了笑。回房间后,他一言不发就进了洗手间洗澡。我觉得气氛有些沉闷,便拿起他的手机,准备玩游戏,轻松一下。没想到,我在收信箱里无意中看到了一个我非常熟悉的电话号码!

  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那确实是小房的号码。存在刘总手机里的亲密短信,全是她发的。不用说,我的事情也是她告诉刘总的。面对我的质问,她一口否定。我气极了,挂断电话后,给她发了一条短信: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我的耻辱!   愤怒的我给小房的家里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是她爱人。我故意话中有话地说:“请你一定要告诉她,要珍惜现在幸福的家庭!”   等刘总从卫生间出来后,我平静地对他说:“我知道你有受骗的感觉,也知道你很难再相信我说的话,不如这样,我们暂时分开一段时间。”   刘总没有挽留我,用力地点了点头。匆匆地,我带着沉重的行李和满身的伤痕回到了武汉。   这次给我打击最大的不是刘总不理解我,而是我被最好的朋友出卖了。短短的十天之内,我瘦了五公斤。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最好的朋友和最爱的男人要这样对我?


推荐阅读: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