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情人私奔心底最惦记还是自己的结发夫妻

            激情不是爱:和情人私奔后才发现有多爱老婆   1. 公车上邂逅爱情   2000年初夏,我和几个同学到武昌总部参加考试。在武昌的公车上,看见一个女孩子,梳着个很特别的发型,十分可爱。忍不住就多看了一眼,然后我看到她手上拿着香烟,我找她借打火机,她说,你不知道公车上是不能抽烟的吗?我说我只是找你借打火机……快下车时,我们互留了电话号码。   后来我去深圳实习。有天,我无意中找到那个女孩的电话号码,打过去,她居然还记得我,她在一所职业学校读高一,叫淑荟。   之后和淑荟的每次通话,我都极力描述深圳的繁荣与美好。淑荟问我,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随口就说,深圳离香港近,我站在香江边,就可以看到香港了。没想到,淑荟很快就从武汉跑到深圳找我,她说不想读书了,就想和我在一起。   有淑荟相伴的日子,虽苦犹甜。叛逆的外表后面,她其实温驯得像只小羊羔。我要她不要抽烟,她第二天就不抽了。   她的家人得知她和我在一起,极力让我们分开。想想我一个山里孩子也无法给她这个城里小姐一个美好未来,我告诉淑荟,这三年我们不要见面,我在深圳好好打拼,如果三年后,我们再见面感觉没变,就在一起一生一世。   就这样淑荟回到武汉。后来,我给她家打电话,全被她父母生硬地拦了下来。我给她写的信也都石沉大海。   两年半后的一天,我奇迹般地接到了淑荟的电话。原来,最近一次邮差送信时,刚好淑荟的弟弟收了信,直接给了她。我们约定,2003年5月1日,在汉口火车站见面。   那时遇上非典,患难之中的重逢让我们的感情又升温了许多。淑荟当即决定和我一起回老家,我们坐上了汉口到十堰的列车。

  2. 结了婚却淡了爱情   那次,我们回家,是去参加我妹妹的葬礼。我惟一的妹妹患尿毒症离开了人世。   到家的第二天下午五点多,我和淑荟又经历了一次离别。认识她之前,我曾和几个小混混一起寻衅滋事……这么些年来,我背井离乡,也是因为害怕被捉,这次一回来,警察就上门了。几天后,我在看守所里收到淑荟送来的衣物。我在衣服角里找到一张纸条。纸条上,只有一句话:不管多长时间,我会等你回来。是淑荟的字!当时我心里想,从我出去那天起,直到死,我都会对淑荟好。   在里面呆了三个月零七天,我出来了。我带着淑荟回到深圳,开始新生活。   2004年,她怀孕了。她父母只好默认了我们的婚事。   结婚当天早上,陪淑荟去化新娘妆,嫌等的时间太长,我跑到游戏机室,竟然玩得忘了十二点钟开始的婚宴。突然发现,对于爱情,对于淑荟,我已经有了淡淡的厌倦。太熟悉,太稳定了。   婚后,淑荟对我更加依赖。吃穿用,事事都要听我的。   2006年国庆,淑荟哥哥结婚。那时我爸腿上长东西,几个月没好。我的心一直提着,刚办完婚宴,就接到妈的电话:“医生说你爸可能是骨癌……”我顿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淑荟喝了些酒在床上靠着,听到消息,她茫然地问我,怎么办呢?明天我们回老家还是回深圳上班?我也不知道,一个人到楼下抽烟。半小时后,我整理好情绪上楼,淑荟竟然睡着了。我大发雷霆,你到底怎么回事?有没有良心?脑袋里装的是水吗?那是我们的爸爸,可能是癌症,你怎么还睡得着?   下午六点多,爸爸的结果出来了,不是癌。但是,我和淑荟的感情却生了癌,她是那种火烧眉毛都不会着急的女人。   那次事件之后,我与淑荟一有矛盾,就会对她说,这一辈子我不会和你离婚,但也不会对你的感情有多深。

  3. 为了激情背叛婚姻   2007年初,我身体不舒服,到医院检查,说肺部有阴影。为了养病,我和淑荟回到武汉,在她表哥的帮助下,在一家酒店里找了份比较轻松的工作。   遇到这么大的事情,淑荟还是一点没有改。我把排骨买回来放在冰箱里,不嘱咐她,她是不会拿出来煨汤的。她不懂得心疼照顾人。   淑荟的女友阿娇和她不一样。21岁的阿娇是化妆品店的老板,能干独立。淑荟很安静,我喜欢溜冰跳舞,她都不想沾边,在一旁看着我和阿娇手拉手滑冰,她一点都不吃醋。   阿娇每天关门都很晚,淑荟担心她的安全,叫我送送她。渐渐地,我和阿娇有说不完的话。她居然和我早夭的那个妹妹是同一年的。很快,我把对妹妹未尽的关怀毫无保留地转移到了阿娇身上。阿娇开始主动追求我,她知道我身体不好,特意为我煲汤。她说泡脚可以促进血液循环,对身体有好处,然后为我洗脚……都是淑荟从未对我做过的。   我深深地陷了进去。   2008年5月,是我复查的日子。我害怕我真的得了绝症。拿到结果,各项指标都在正常值。是不是老天给我一条命,就是让我和阿娇在一起(世界历史故事)呢?   我决定和淑荟摊牌。   “如果我们离婚,你打算怎么办?”我终于艰难地对淑荟开了口。淑荟坦言,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让我惊讶的是,淑荟并非对我和阿娇的事毫无觉察,只是碍于我的病。我只有很抱歉地告诉她,我的选择是阿娇。晚上,我和阿娇住在她一个朋友的店子里。已经决定了,第二天我们飞上海,开始新生活。我想,淑荟会慢慢接受这个事实的。   凌晨一点,有人在店外喊门。原来,淑荟一直跟踪我。我坚决不开门,门被砸开了。淑荟和她弟弟、表哥、姑姑,把我和阿娇痛打了一顿。我尊严扫地。每一个耳光,每个一巴掌,都让我对淑荟的内疚减轻了一分。   淑荟后来说,如果我和阿娇任何一个人说一句对不起,她都会叫他们住手,但是我们都没有说,这太让她伤心了。   但淑荟不同意离婚。她说,这事让她意识到我们婚姻的问题和她自己的问题,还可以弥补。她把大家的颜面都撕光了,还想重新开始?不可能了。

  4. 私奔时却牵挂着妻子   众叛亲离,多处软组织受伤的我毅然按时登机,和阿娇飞往上海。   但是,刚到上海的宾馆落脚,我却忍不住给淑荟打电话,只想知道她现在好不好,安不安全。平时都是我照顾她的,过个马路都会要她走在里面。我无端地担心,我不在她身边,她会稀里糊涂就走到马路当中去了。可她居然关机。打电话到她家去,她家人说她离家出走了,不知去向。我的心立即揪起来疼。   淑荟在哪里呢?本来在上海已经换了个新手机号,不想再让淑荟找到我的,却又主动把我的新号码告诉了她所有的亲戚朋友,一有淑荟的消息就联系我。   想起淑荟跟我这么些年,一直在吃苦,她是从一个不会做饭洗衣的娇宝宝跟我的,到后来,为节约一角钱的菜钱,可以多走一站路。每分钱,她都为我精打细算。她从不轻易到外面吃饭,即使吃饭,也是挑最便宜的地方,而不是选环境……她看到了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还愿意力排众议和我重新开始,她对我是真心实意的。   我人在上海,心在武汉,一遍遍与她联系。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给她打电话,每天,她会有一个时间短暂开机,然后迅速关掉,我想,她是不是也想知道我的消息?   阿娇对我的魂不守舍自然非常恼火。她说如果我选择了和她在一起,就应该断掉和淑荟的一切联系。我热泪盈眶地对她说,除非,除非我的女人死了。否则,即使离婚,我也不可能一个电话不给她打。   在上海的一个礼拜,阿娇想尽一切办法带我出去玩,散心,然而,走到哪里,花再多的钱,我心里都抹不去淑荟的影子。终于,我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回武汉看看。   阿娇和我一起回到武汉。我终于找到了满身是伤的淑荟,她已经瘦得不成人形。自我走后,淑荟不能正常吃饭睡觉。我问那些伤是谁打的,她说是她自己打的,她恨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冲动地对我下毒手……   我决定带淑荟到上海,一边疗伤,一边帮她重新站起来。

  另一方面,呆在上海的那个星期,我也被阿娇花钱如流水的速度吓到了。   阿娇曾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婚外情人,那个中年男人对她一掷千金。有一次过节没有陪她,马上买了9900多元的一条项链给她。她的店子也是他帮她开的。后来,他犯了事,被捉进去了。   正是因为她有着这样的过去,当她肯为我煲汤洗脚,肯为我关店远走的时候,我才更觉得她的可贵。不过,她花钱简直不眨眼睛的,一个手机都要六七千。她的鞋子有四十多双,衣服首饰多得可以开个店了。这种女人做老婆,我肯定是养不起的。   我和淑荟刚到上海。阿娇就给我打电话,说她怀孕了。这简直是重磅炸弹。淑荟第一反应是,是不是真的怀了?会不会她是故意的啊?事情总要有个了结,我又回到武汉。阿娇一改往日天天在外面吃饭的作风,在家里做饭吃,我却再也找不到过去的甜蜜。我知道,这不是她第一次怀上男人的孩子,我也不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一边是自己无法放弃的结发妻子,一边是点燃自己激情爱火的妙龄女郎,哪一个都放不下。那种感觉就是,比怀疑自己得绝症时还要感到无可救药。   (在我和姜力学谈话的这个下午,阿娇不断给他发短信,打电话。催他快点回家。姜力学告诉我,她知道他要来找记者,很害怕,也很不安。我又问了姜力学一个问题,阿娇真的怀孕了吗?去医院检查过吗?姜力学摇摇头……   他流下了眼泪。他舍不得阿娇。但同时又透露说,阿娇最好的朋友,也是一个有钱男人的情人,也有自己的产业,现在找了一个有家庭的出租车司机。姜力学终于幡然醒悟般说了一句话:她是不是就是看我老实?我笑了。   姜力学说,很感谢我,这个下午没有白费,至少证明了他的一个决定是对的,在来武汉之前,他和淑荟约好深圳见。)


推荐阅读: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