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实录:接客遇到熟人,尴尬在心中一闪而过

         人的虚荣心或许比人的羞耻心更加根深蒂固,更加不容易改变,比如一些三陪小姐,一些小三,或者网络或者媒体的一些出位炒作的人。无论怎么说,类似这样的人可以为了自己的某种需求而放弃肉体或者人格。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人名为虚构。   在这片土地上的生活人们生生息息繁衍了数千年,就算今天,与外界的交往还不是太繁荣,相对封闭。这片土地十分肥沃,物产丰富,相对于沿海地区,这里的思想和文化还是要滞后一些。何菁就生活在这样的土地和环境里面,半老徐娘。快40岁的人了,有三个孩子,老大都快20岁了,如果仅仅是为了生存,完全可以自给自足。何菁的丈夫老贝比何菁大几岁,不过也是健康,在农闲时外出做做零工。何菁在这里的知名度很高,村里,乡里,镇里,甚至县里,都有一定的知名度。她出名的原因是她可以随意的和别的男人上床,当然不是为了情欲,而是为了交易。实际上,还不好定义何菁这个人,说她是妓女,她也没有专门和固定的场所来接待客人,说她不是,可是她的行为其实和妓女也没有区别。   曾经有一次,何菁没有人包养了,便去一小旅馆做业务,客人竟然是同村的熟人。当然也免不了尴尬,但是何菁没有关系,在何菁的努力下,交易成功。何菁并不是一个漂亮的人,可以说,还很丑。但因为何菁的名声在外,其实就算何菁不去旅馆或者其他的风月场所,也有客人慕名来访的。

  何菁常常把老贝支出去,自己在家和其他的男人苟合,很多时候就在同一个炕上当着孩子的面,对她来说,好像没有什么,其实她的孩子也不小了,但是也不知道孩子的心灵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真正让何菁名声大噪的是有一次和2个男人在家里鬼混,被人发现,还被弄到了派出所,交易完成一半,自己献出,钱没有收到。   没有爱情的性爱,或许除了刺激与发泄外,或许还有好奇与探索,就像何菁的客人,其实很多是慕名而来,也知道何菁其貌不扬,来时兴致勃勃,去时萎靡不振。在他们事后的言谈里面可以看出他们情绪的巨大变化。他们常常都是骂骂咧咧的语气,言语间多是长得不好看,技巧也没有等等的一些怨言。或许,这也说明了人有好奇和探索的欲望,就算是知道了结果,还有去亲自证明的欲望。   何菁现在在一很小的工地做事,这里的小工头就是包养她的人,现在何菁就不再频繁接客了。何菁的丈夫和工头也很熟悉,还经常在一起喝酒,称兄道弟,关系密切。老贝不在时,工头就去老贝家,而老贝的孩子们好像也不置可否,经常是一家几口去小饭店吃饭或者坐在工头的摩托车上。他们这样的关系存在其实也已经好几年了,老贝曾经还威胁过工头。可是无论中间有什么插曲,事实上现在的情况就是,何菁被工头包养,老贝和工头是好朋友。当然,工头和老贝之间就算无话不谈,估计也不会谈和何菁性爱的感觉。

  不知道何菁,老贝他们是怎么想的,对于(世界历史故事)大多数人来说,可能很难走进他们真正的内心世界。但从他们的表现来看,其实他们已经没有了羞耻心,走在大街上,任凭人们怎么议论,他们都无所谓的样子。但是可以肯定,他们有着强烈的虚荣心,常常会因为一件在地摊上买的衣服和别人攀比。这是人性的悲哀还是人性的解放,还是愚昧的必然,不得而知。   事实上,这里的民风极为纯朴。然相对于电力化工钢铁等现代工业来讲,妓女行业其实也是一个古老的行业。那么也就是说,这里的民风虽然还很淳朴,但妓女这样的行业依然还是存在,而且并不落后。看来和改革开放,经济或者文化的发展还没有什么关系。


推荐阅读: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