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所未有的侮辱,女友让闺蜜脱光衣服来考验我

          时间一晃又过了半个月,老三开泽终于传来了要结婚的喜讯。那天,开泽打扮得非常帅气,虽然一直都是斯斯文文的样子,个子也不高,又显一脸憨厚,所以这样的老实男生,其实也是很受女生欢迎的,至少他不会花心。也是因为如此,他大学四年,从来没有谈过一次恋爱,这似乎是他大学的杯具,也或说也是他今后走上教师生涯的一段插曲。   开泽梳洗打扮整洁后刚要出门,就被几个室友围了过来。“哟,今天打扮这么花哨,是要去做什么呀。”室友话音刚落,开泽就陷入一脸尴尬,他又习惯性的表露出的憨厚姿态,低着头,托着背,用手玩西装衣角,嘴里还嘟噜着,不知说些什么。   当时的开泽,我真不知道那一刻他的胆量何如此小,而至他后来跟我讲述是,因为个子太矮,还有就是长得不帅的缘故,这就造成了他长期的不自信,也或说跟开平一样,那骨子里透出的一种内资。跟室友们嬉笑打闹一番之后,开泽平安的出了门。而这些室友也就是后来造就了他广交善缘,朋友遍天下的美誉。   还不容易,开泽匆匆忙忙的赶到月华的住所,可他却始终在外,不敢敲门。那一刻,他的内心是如此激动,也或说是如此纠结。他不知道见面后,他应该对月华说些什么,也或说他不知道见面后,应该怎样向月华求婚。   那一刻,开泽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他突然想起了以前和大哥一起看过的电影里的情景,他脑子里突然一闪而过一个花絮,“对了,好像求婚都要鲜花,都要戒指的吧。”开泽一拍脑袋,立即又匆匆忙忙下了楼,然后去往附近最近的商场。

  他买了一束玫瑰花,又用自己辛辛苦苦打工赚来的钱买了一个虽然很小但也很精致的一个金戒指。然后他把戒指藏在身上最隐秘的地方,就拿着鲜花再次来到月华宿舍的门口。他深吸了几口气,然后平静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握着拳小声说了几句我行的。然后抬起手,敲响了月华宿舍的门。   可刚敲了不到三下,门就开了。开泽有些一惊,他抬起头看向站在眼前的开门者,又是一脸惊愕。他看到开门的人并不是月华,他向开门人欠了欠腰,说了声对不起,转身就欲走。而这时出乎开泽意料的是,开门人突然从后面拉住开泽的手,说,“没错,你不是要走月华吗,这就是她宿舍,我是她室友。”   当时开泽就感到了一丝触电,那种有别于月华的一种温暖,也或是有别于月华的一种力度。当时他尴尬的回转过头,怯怯的看向开门人。但很快他的视线就不敢再停留。因为当时,开门人小露只穿着一件睡衣,宽松的睡衣下,却能看到她深深的乳沟。小露看到开泽一脸尴尬一脸憨厚的样子,扑哧一笑。   然后拉着他就进屋了,她说,“刚才月华接到一个电话有事出去一会,等会她就回来了。你坐坐,我去给你沏一杯茶。”说完,小露扭着诱人的猫步,走向厨房。而至这前前后后,开泽都不敢抬头看向她走去的样子。那一刻,开泽的心里比要向月华求婚,要上战场上都要紧张。   这似乎是他第一次单独和一个异性女生站在一起,也或说他从来就没有跟女生说过几句话,因为他一见女生就会脸红,更不用提眼前这个女生了,因为他看到她身上有别于月华的一种特殊的气质,也或说是特殊的诱惑。开泽不敢再想,他扭扭捏捏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而这时,他才突然想起,手里还握着一束花呢,他小心翼翼的把花放在桌子上。然后努力大胆的抬起头,看了看月华宿舍的装修。   房子装修得很精致,处处透露着小女生的气息,他突然目光停止跳动,因为他看到了月华和几个女生一起合影的照片,那上面月华是如此青春可爱。就在开泽看得入神之时,小露出来了。她把一杯茶递到开泽的手上,而开泽又是始终不敢看她,他双手抖动的接过小露递的茶。

  当时小露又是扑哧一笑,说,“你老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很凶吗。”开泽这才不好意思的抬起头,看着小露,摇了摇头说没有。小露却开心的说,“没事的,我和月华是好朋友,关系很好的,你就把我当她没关系的。”开泽听完又是一脸尴尬,他在琢磨小露说这话的意思,把我当她,她是想干什么呢。   而这时,小露却闲不住,又连连发问,向开泽打听起他的工作,家庭,以及和月华认识后的情景。开泽在小露的引导下,认真的讲述着自己的故事。小露只是认真的听着,时不时的感叹几声。   最后开泽讲完自己的故事,小露则已是一脸泪痕。开泽看到小露哭了,手忙脚乱的不知如何解决。还好,小露没多说什么,没一会停止哭泣说,“我们不说这些伤心事了,我带你去看一件好东西。”开泽一脸惊愕,说是什么呀。小露却说,“是等会月华要送给你的礼物。”开泽有些兴奋,说是什么呀。   小露却说,“她是想等会给你一个惊喜,反正现在你来了,她又不在我们先看看是什么好吗。”开泽看着小露,点了点头,因为他实在是想知道,他在月华心中是怎样的一个地位,也或说,通过礼物看看月华对自己的心思。   就这样,开泽跟着小露进了里屋。然后,小露就关上了门。当时开泽就有些惊愕,他说,“你怎么把门关了。”小露却说,“好东西怎么能给第三人欣赏。”开泽则又是一脸紧张,他怯怯的说,“这屋里还有第三者。”

  小露又扑哧一笑,说,“唉,我这不打比方吗。”开泽哦了一声算是回应。然后小露说,&ld(儿童故事)quo;我去给你拿礼物。”开泽则是一脸紧张一脸激动的看向小露走向大衣柜,可刚看到小露打开衣柜,灯却突然关了,屋内没有窗户一片漆黑。开泽又更加紧张了,他说,“怎么把灯给关了。”小露却说,“好东西当然要有一点神秘感。”   而就这样,开泽在紧张、兴奋和激动中等待了数十秒。然后,灯再次开启,而这时的开泽却目瞪口呆的,脸红到脖子上了,险些瘫软。因为他看到小露脱去了睡衣,只剩下一身内衣裤。开泽不敢再看,他回转过身,就欲往外跑。可这时,小露却跑过来,从后背抱住开泽。当时的开泽更是紧张,他手抬在空中,不知如何反应。而感受着小露胸脯压在自己身上的诱惑,开泽还是有点吃不消。   这时,小露开始向自己表白,说了好多自己怎样喜欢开泽的话,最后,她突然使劲一拉,让开泽顺势撞上自己的胸怀。当时,开泽吓得魂都没了,他似乎记得月华都没有对自己如此亲密过,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一种刺激,也或说一种难堪。   而这时,小露突然把手抬起,欲卸掉文胸,这时,开泽终于呆不住了,他拉开门就往门外冲。可谁知,等他冲到门口,却被一群女生围了起来。当时,他看到月华也在其中,那一刻,他感觉世界末日都到了,他感觉自己的恋爱又要告吹。   可不料,她们突然冲着他微笑,而且还纷纷鼓掌,说,“恭喜你过关了。”而至开泽听到他们的解释之后,认清这是一场对他的考验之后,他暴怒了。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耻辱,也或说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对自己自尊心的一种伤害。他如此对她,她却对自己还心存怀疑。这时,他口袋里掏出戒指甩给月华,然后转身就冲出了门外。   而这时,月华怯怯的捡起戒指,又看到盒里装着纸条上对自己的表白,她哭了。她指向小露,大哭的说,“都是你出了鬼主意,现在他不要我了,他不要我了。”月华哭得好凶,而他们的室友们也是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自责,一场考验有可能即将变成一场杀戮。   小露愤愤的说,“月华别哭,我去把他追回来。”说着,小露随意套上外衣,就冲出门外。而这时的开泽,却一脸疲惫的一脸伤心的走在雨后街头。


推荐阅读: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