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集邮男”结婚,短短7年他外面找了15个情人

           她的讲述   甜蜜幸福之际,他讲了一个神秘的故事……   10年前,我和周庆结婚。   母亲在40岁时才生了我,小学毕业,她就去世了。1996年3月,我和一个亲戚介绍的男人结婚了。7个月后,我们离婚了。原因是我长期在成都哥哥的公司上班,一个人在家的丈夫有怨言。   1997年,在哥哥朋友的牵线搭桥下,我和周庆相识了。周庆比我大6岁,已离婚三年,孩子也因病离世。跟我一样,他也是个苦命人。事实上,周庆是个比较粗枝大叶的人,对我并不算体贴,有事情也不大和我商量。但我以为这是他的性格,也没多计较。1998年5月,我们办了结婚证。   婚后的生活,平淡而真实。我做了全职太太,打理家里的一切,周庆则在外忙生意。2000年,我们有了孩子。2004年,我们买了房子,2005年7月,我们有了车。那段时间,周庆对我很体贴。房有了,车也有了,一家人又和睦,那是我们一家人最幸福最甜蜜的时候。   2005年7月23日晚,我们约了朋友张姐一起去吃饭。在路上,周庆突然说:“我昨天看电视,里头有对人才惨,你们听一下,猜猜会是什么结局。”我们兴致勃勃地让他讲。他说:“两个人很相爱,可由于父母的反对没能走到一起。两人各自生活,还有了自己的家庭,都也幸福。10多年后,两人相见,旧情复燃……你们觉得这两个人会是什么结局?”我和张姐说:“他们要么成为知己,要么成为情人,各自离婚的可能性不大。离婚的话要伤害到更多人了,尤其是双方的孩子。”

  周庆听了,没有说话。   揭开潘多拉魔盒,他的地下情让我震惊……   两天后的晚上,周庆很晚才回家,凌晨两点还在床上翻来覆去。我问他:“你怎么了?是不是工作上的压力太大了?说出来,也许我可以帮你分担一点。”他犹豫了十来分钟后才慢吞吞地说:“还记得前天我讲的那个故事吗?其实,那个故事的主角,就是我……”   我感觉被当头一棒,眼泪花立即就出来了。周庆向我揭开了他藏了多年,内心深处最隐秘的感情——   “1990年,我在彭州打工时认识了魏敏。她是个纯洁而可爱的女孩。我以为,我会和她结婚相守一生。但我们的事被魏敏的父母知道了,他们把魏敏叫回了成都,反对我们恋爱,理由是魏敏是城里人,而我的户口在农村。我到成都找魏敏,因她父母阻拦,我连人都没见到。   回到彭州,借酒消愁的我与人发生争执,被打断右腿,在医院住了三个月。出院后,魏敏来到我家里。临走时,我拄着拐杖送她,我们在车站抱头痛哭。自那以后,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从写信,到传呼,到手机……再后来,我们都各自结婚生子。我前一次离婚,就是妻子发现了我和魏敏的关系……”   我这才知道,周庆为什么有任何事都不和我商量,他都是和魏敏商量的。我们家里小到买一个手机,大到买车买房,都是跟魏敏商量。   周庆提出跟我离婚,我一口回绝。结婚7年,这个家从无到有,好不容易有车有房了,我凭什么放弃?我不甘心!   从此万劫不复,三年离婚争执伤痛难了……

  见我不同意离婚,周庆要搬出去住。后来可能看在孩子的面上,他犹豫了,没有搬走。但是,从此就很少回家。   2006年清明节,我说已去驾校报名学车,周庆当场就毛了:“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他把我的书扔掉,当场殴打我。那是他第一次打我。随后,他离家出走,直到第三天才回来。一回家,我们又开始吵架。日子,都在这样的争吵和扭打中进行,彼此折磨。   那期间,我一直竭力想挽回这段婚姻。周庆和魏敏坚持那么多年的感情,我很同情他们,所以也不愿意追究从前的事,我只希望周庆重新回到家里。   由于周庆很少给钱,2006年7月,我出去上班,结果周庆把家里所有的钱都带走,我们彻底分居。我在那绝望而无助的日子里,也走出了让我自己都无法相信的一步。   2006年10月,经常帮助我的男同事王安,对我表示了好感。我们走到了一起,成了情人。我跟他发生关系,或许是出于一种感激,或许是因为空虚和寂寞,或许是想报复周庆。   我觉得太痛苦了。2007年4月,我准备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但因为周庆老家面临拆迁,将有一笔拆迁补偿款,我担心离婚后分不到这笔钱,离婚的事搁浅。而因为我把王安的事告诉了周庆,这也成了他手里的“把柄”,每次为离婚的事争执,我们都彼此攻击对方的“背叛”。   闹了几年,我真的累了,很想快点结束这一切。可现在周庆根本不露面,婚也没离脱!而我,至今与王安保持着关系,这样下去,如何是好?我不知道魏敏那边是什么样的情况,是不是也跟我们家一样闹得鸡犬不宁。有时候,我甚至想:“周庆为什么要告诉我真相?何必把大家都搞得这么痛苦呢?”

  她的证实   朋友:离不离都苦!   犹豫再三,钱雯才提供了朋友张姐的电话:“就是2005年和我一起在车上听周庆讲故事的张姐,她几乎知道我们全部的事情。”记者随后联系上了张姐。   张姐回忆了2005年的情形:“当初听周庆讲那个故事,我们都没在意。可过了两天,钱雯来找我,见面就抱着哭,说那个故事就是周庆自己,还提出要跟她离婚。”当时,张姐觉得很震惊,但还是劝钱雯:“不要离,拖一下,也许就好了。现在男人都在这样,在外头晃,只要还顾家,就原谅他吧。”据张姐透露,钱雯一直试图挽回这段婚姻,但没有任何效果。   至于两人的离婚,张姐表示:“他们现在每年都要闹几次离婚,但临到离的时候,周庆又找各种借口不愿意去办。总之一句话,离不离,钱雯都苦。离了,家就散了,收入又低,以后怎么过?不离呢?这样拖起也痛苦……”

  手记   如此婚姻,怎么回到原点?   其实,我一直秉承“劝合不劝散”的原则,可听完钱雯的讲述,我直接告诉她:“离了吧!”周庆的15年苦恋是真是假,结局如何,都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钱雯自己在这场“情变”中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另一方面,“情变”后,钱雯也越走越远,有了自己的婚外情人。当两个人都背向而行,越走越远的时候,还有回到原点的可能性吗?婚姻不是环球旅行,只适合南辕北辙的古老理论。所以,不要抱幻想。这正如一面打碎的镜子,连镜框都扔掉了,怎么可能复原?那个镜框,就是婚姻中最基本的原则——真诚,和修复的善意。   财产分割成了两人离婚的绊脚石,也把钱雯的思路带向了歧路。事实上,自身的解脱和快乐,才是离婚的真正目的。财产分割,只是一个技术问题,可以通过法律途径得到解决。

(睡前故事)


推荐阅读: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