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像一杯烈酒一样,这个女人让我疯狂

          大约是一个多月前的一个深夜,阿俊往我的手机上发了这样一条短信:“我想向你讲述发生在我身上的一段婚外情,也想通过你的专访奉劝那些已婚的朋友,千万珍爱家庭,千万不要走上我这条不归路,皮肉流血不可怕,心在流血最可怕!”   我看到已经是第二天上午,拨通他的电话想约他采访,拨通了,他却怎么也不接,后来又给我发来一条短信说:“这几天要是死不了我就会去拜访你,把我的遭遇给后人当反面教材!”   看了这个短信,我出奇地冷静,有一种直觉他肯定死不了的,因此,并不急于再拨打他的电话,只在心里告诉自己再等等吧。   再次拨通阿俊的电话是在一个月之后。他的语气听起来很平静,不像是一个要“寻死”的人了,我也“直奔主题”约他面谈,但他却以没时间为由婉拒,不过并不拒绝接受我的电话采访,看来,他只是不愿意露面而已,我也只好同意。他在电话那端笑着问,究竟从哪儿说起好呢?我回答,就从你的那段“婚外情”说起吧。   我结婚到现在6年,大的孩子也已经6岁了,作为一个土生土长、有着极其浓厚传统观念的潮汕男人,我一直认为,婚姻就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一生一世的承诺,我从来没有过要尝试“婚外情”的非份之念,尽管“婚外情”在这个时代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而且在我周围的朋友中也不乏这种现象。

  事实上,作为一个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的男人,各种各样的诱惑是很多的,尤其是“婚外情”这种东西,但是,我从来就不为所动。   这样说并不是要显示自己有多伟大,其实不然,我只是觉得自己玩不起这个。   说来奇怪,我自认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男人,既不是大款,也没有潘安之貌宋玉之才,但是,却不断地有这样那样的女人对我暗送秋波,这实在让我很纳闷,当然,我对这些一直“视而不见”。   3年前的一个偶然机会,我认识了她。   那天,我跟一位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谈业务,约好在外面吃饭,她是那位客户的朋友,跟着她一起来,就这样认识了。   也是奇怪,以往我对那些对我频频示爱的女性从来都是目不斜视的,但那一天,当我跟她的视线相遇时,我在一瞬间怦然心动了!那种感觉前所未有。   席间,除了跟客户谈生意外,我跟她之间也有所交流,并了解到她比我小3岁,未婚。   她给我的感觉特别好,也并不是她长得特别漂亮,我说不清楚为什么,仅仅就是一种感觉。从那之后,我们有了联系和来往。   过了不久,还是我们仨一起到中信度假村去玩,那天因为玩得太晚回不去了,就在那里开了房间,打算住上一宿第二天再回去,我们本来三个人各开一个房间。   但是,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打电话到另外一个房间,她也还没睡,于是又叫上另外一位,三个人跑到外面去喝酒,一醉方休。

  我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发现自己身边竟然躺着她!这不是在做梦吧?   我揉揉惺忪睡眼,拼命地想回忆起一点什么来,但感觉脑子一片混沌,什么也想不起来,我真的不清楚昨天夜里我们是怎么回到房间的,而我们俩又是如何睡到一起的。   这时,她恰好也醒过来了,看到我,看到狼藉一片的床单,她好像明白了什么,禁不住“呜呜”地哭了起来,我也不知所措,只能一个劲地安慰她。   说真的,虽然我在心里是有点喜欢她的,但是,我从来就不敢妄想自己能跟她有什么发展,更不敢想到有朝一日会跟她上床。   这一切发生得是这样突然,甚至是这样稀里糊涂,我除了在内心一味地自责,无话可说。   当时,我发现她竟然还是处女!   那种自责就更加强烈了,我一个劲地跟她说“对不起”而她除了不停地哭,没有任何话说。渐渐地,她的情绪恢复了平静,但是,她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却让我大吃一惊,她说:“我爱你,我愿意跟你在一起。”   我跟她说:“这应该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以后不可能再发生了,假如我这样做伤害了你,那么我由衷地跟你道歉,同时我希望你就此把我彻底忘记,我希望你重新找一个人好好过日子,你千万不能爱我,因为我给不了你明天,你也知道我有家庭,而且我不可能离婚。”

  听我这么说,她哭得更加厉害,她边哭边说:“是不是把我睡完就想甩了我?”   我忙不迭地解释说绝对不是,她不听,一边哭一边说,她不在乎我是不是有家庭,她就是爱我,就是愿意跟我在一起,别的她顾不了那(世界历史故事)么多了。   她梨花带雨的样子真的很让人心疼,我也不忍心再对她说什么了,我感觉,我不管说什么,对她来说都是一种伤害,面对一个对我如此痴情、而同时也是我喜欢的女人,我除了更紧地拥她入怀,别无选择。   就这样,我们走在了一起,转眼就过了三年。   这三年中,我跟她在一起的时间远远多于跟我老婆在一起,我只要出差就会带上她一起去,但是对外界,我们一直保密,谁也不知道我们俩的关系。   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跟她有了那种关系几个月之后,我老婆就从别人的风言风语中有所觉察。   她开始并不相信我在外面会有别的女人,因为我一向都很自律,除了必要的应酬,我也很少像别的男人那样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甚至夜不归宿。   她对我算是比较了解的,也从来不过问我什么事,听了传言之后,她慢慢就有点怀疑了,她问我是不是真的有了别的女人了。   我矢口否认,加上她也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最后终于相信了我的解释。   不过,我因此反而在内心对她多了几分愧疚,也更加地自责,感觉自己里外不是人。

  说起来,我跟我老婆结婚也是有点稀里糊涂的,我们第一次见面就发生关系,交往几个月后发现她怀孕了,就匆忙结婚,因此,根本就谈不上有什么感情,结婚前两个人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结婚后就更少了,连说话都少,有时候在一起谈不到几句话就得吵起来。   说实话,她除了做人比较小气、自私,也没有什么大的缺点,但是,我们俩就是谈不拢。   之前以为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但是结婚到现在6年了,我们之间的感情终究还是“培养”不起来,剩下的,可能就是责任吧。   作为男人,我觉得既然娶了她,就应该对她负责到底,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管我对她是不是有“感情”,更何况,我们都已经有两个孩子了,我就应该对他们不离不弃。   我和那个女孩子的“地下情”维持到现在3年了。三年中,我不知道跟她说了多少遍:“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我总是劝她离开我,劝她重新找一个人嫁了,但是她根本不作理会。   我深知,让我跟老婆离婚我良心上过不去,而跟她这样耗下去我良心更受谴责,我给不了她任何承诺,这对她太不公平。   但是,每一次我跟她说这些,她总是一句“不在乎”回绝,我没有办法。   不过,我有一种感觉,她不可能真正“不在乎”,或者说,她不可能永远“不在乎”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人感情日渐加深,我的这种感觉也渐渐得到印证,特别是在她第一次怀上我的孩子之后,她开始追问我:“你什么时候能娶我?”

  三年中,她先后三次怀孕,又三次做了人工流产,每一次,对她、对我都是一种深深的伤害。   她越来越频繁地问我同一句话:“你到底什么时候娶我?”   但这注定没有答案,因此,也导致我们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每一次面对我的哑口无言,她就会对我大吵大闹,几近歇斯底里。   这样,几乎每一次见面她都会跟我吵,发展到后来,我真的有点怕见她了,但是她觉察到这一点后就吵得更凶了,真让我不知道如何是好。   其实,我也很能理解她,毕竟,她已经不小了,28岁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可以说是一个十分尴尬的年龄,她已经没有继续“耗”下去的理由了,她要承受的各种各样的压力是很大的,而我,却给不了她任何承诺。   就在这个月,我再次跟她提出分手,她依然不同意,并说她就是要缠住我,直到缠到我死为止。   我知道,她说的绝对不是气话,我陷入一种进退维艰的困境,我好累,好痛苦,我差不多就要崩溃了!   在她步步紧逼之下,我不得不对她说:“是的,也许只有我死了天下才能太平,那我就死给你看吧。”   我说到做到,但也许命不该绝,几次寻死都未果,我也没有办法了。

  我现在已经不想再见她,除非她寻死觅活地要见我,但是,只要见面,我还是会劝她离开我,而她每一次见我,问的还是那一句话,我现在明白地告诉她了,我是不可能离婚的,即使离婚了我也不会娶她,我谁也不会娶的,不会再结婚了,我想,我是患上婚姻恐惧症了。   因为婚姻,我这辈子伤害过三个女人:我初恋的女朋友、我老婆、还有现在这个女朋友。   我初恋的女朋友是我这辈子真正爱上的一个女人,但却因为家庭的反对无缘缔结连理,她到现在都是孑然一身,我想她一定是对爱情绝望、对男人死心了,我觉得这都是我害的,我至今都很自责。   但是,苍天在上,我真的不是故意要伤害她们的,我也搞不清楚自己有什么吸引人之处,为什么那么多的女人都死心塌地地要跟我?   我不能给予她们什么,我对她们只有深深的愧疚,这种愧疚也许要折磨我一辈子。   不过,几次寻死未遂之后,我若有所悟,我觉得,我应该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给那些已婚的男人和女人当反面教材,希望他们吸取我的教训,千万不要重蹈覆辙。   特别是已婚的男人,一定要脚踏实地做人,千万不要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不要花心,更不要去尝试什么“婚外情”,要记住,任何“非分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也许会是很惨重的代价!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电话采访对我来说实在是一件苦差事,采访阿俊时,这种感觉尤甚。将近一个钟头的通话,话筒发烫,耳朵发疼,更要命的是,阿俊的声音很小,加上他手机的通话质量欠佳,我听起来特别费力。我试图让他使用固定电话跟我交谈,却被他婉言拒绝了,他告诉我,他正在家中,而他老婆就在楼下。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总竭力地压低声音,他的这个提示让我匆匆结束了这次采访。


推荐阅读: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