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实录:离婚后寂寞少妇与男邻居的暧昧缠绵

         我知道你很寂寞,我知道你需要什么。一个男人说了这样一句话后,他的QQ图像就黑掉了。我觉得脸上火烧火燎的,马上删掉了所有的聊天记录,虽然我很寂寞,但我可不想给自己留下把柄。寂寞就寂寞吧,能寂寞的年龄也不剩下多少了。   两年前,我离了婚,我的前夫痛哭流涕地投奔了新的爱情,跟一个又矮又胖的女孩。从那以后我也学会了上网聊天,我喜欢大家都已嫌弃的大聊天室,人多嘴杂,让我感觉温暖。后来,有人把我加到了一个叫“天上人间”的QQ群里,“天上人间”是我给自己买的一套房子。离婚后,我拿着一点钱搬到了父母家,后来把这点钱交了个首期,又贷款了15万买了一套90平方的房子,在买房时,那里还只是一块长着杂草的土地,现在它已初具规模,不用多久我就可以搬家。   “天上人间”这个群,实则是我们小区里某个好事的人组建的业主群。我的邻居们在这个群里讨论着怎样跟开发商争取权益,及团购家具和电器等等大事,交房在即,所有人都是亢奋而略感混乱的,大浪淘沙不太说话,但有一次我在跟一个单身女孩讨论是不是要买沙发床来睡,把卧室改成小会客厅的问题时,他偷偷地对我说:“你怎么好像对男人失望了似的?”后来,他又给我发了几张床的图片。   他问我:“这些床让你想到了什么?”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就给他发了一个脸红的表情,他呵呵笑了两声,说你还挺复杂。如果在现实生活中碰到这种男人,我一定把他当成风流又自以为是的小流氓,但我处在一个虚拟的世界里,这个世界既可恨又可爱,我们都掩饰在一个花花绿绿的名字下,扮演着自己。

  有时候在这个世界待久了,我对自己都难以分辨。就如现在,我带着一丝挑逗的语气反诘:你会想到什么呢?等了几秒钟,他打出两个字,女人。   他让我谈谈自己,我先是说没有什么可谈,但在这个夜里,我突然很想谈谈,我打定主意,跟他谈话后,我马上会在这个群里消失。于是我就谈了。   我说我是一个很寂寞的女人。离了婚,婚姻让我失去了对男人的信任,但现在我30岁了,动不动就发脾气,也不怎么爱收拾。说到这里,他发了两个拥抱着的小人给我。他说他在看电视,科学家发明了一种抱抱服,只要穿上这种衣服,远方的人想什么时候拥抱你只要给你的手机发一个指令,手机收到指令后马上会传输给衣服,衣服就能在任何地方代替那个人给你一个深情的拥抱。他说如果有这件衣服,我一定要送给你。   我是一个很普通的女人,这种话让我感觉温暖。温暖让我对他渐有好感。他问我想不想听听他的声音,我犹豫着,一种强大的诱惑使我发送了自己的手机号码。片刻,我就听见了他的声音。他的声音很一般,但也不是上来就重重的喘息,他问候我,夸奖我的声音很好听。他问我喜欢音乐吗?并放了一个曲子给我听。曲子放完了,他告诉我他刚到冰箱里拿了罐啤酒,问我是不是已经上床了,我说是的,天冷,躲在被子里打电话会比较暖和。他却说了一句很好玩的话,他说你要盖好被子。   我慢慢地有点相信他是一个好人。   沉默了一会儿,他告诉我他是一个独身的男人,没事喜欢喝点啤酒。他的工作比较清闲,可以每天都挂在网上。我们又变得无话可说,他迟疑了一会儿,说算了,还是各自休息吧!我马上说好,他却补了一句:明天我再打电话给你。

  二   第二天,他果真又打电话过来。就好像已经很熟的人一样。他又一次夸奖我在电话里的声音很好听。但这一次他还说了点别的,他说,我可能是喜欢上你了,我能喜欢你吗?   两个陌生人谈及喜欢应该是不值得相信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有点心动。也许是因为夜,也许是太久没有人这么跟我说话了。我问他:“为什么喜欢我?”他说你的声音好听啊,非常女人。我沉默地接受了他的回答。   这一次,他告诉我,他关了灯,在摸黑与我聊天。他的声音很是飘忽,带着性意味。我在心里挣扎了一下,但我没有放下电话的决心。他给我唱了一首歌,说是献给我的歌。他唱得很动情,我被深深的感动了。   我问他:“你谈过恋爱吗?”他说谈过啊,接着他让我等等,再回来时他问:“你想听听我初恋时写的情书吗?”我笑了,他便一字一句地读起来:“亲爱的,我想亲着你的头发睡觉,早晨醒来时,我喂你喝一杯牛奶,替你穿上袜子和鞋,我会为你买999朵玫瑰。我会亲吻你每一寸皮肤,包括伤口。现在,我吻着你的脸蛋,用一只手来晤热你的双脚。亲爱的,我不会扔下你,我一辈子都是你的奴仆,都是你的奴仆……”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流了泪。他说你不要哭啊,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今夜,我只想你。我们来爱爱吧。   我终于知道什么能让我缴械投降。就是情感。对这个人,我有小小的柔情,我觉得他应该是个在感情上有些不幸的人,应该是个相信爱情的人。我希望把我的欲望交付给一个有感情的人。   “我把你抱在怀里,啊,我的好女人,我要你……”   我关了灯,把电视调到无声,房间里只有电视微弱的忽闪忽闪的光芒。我闭上了眼睛,感觉到一股气流在身体里上下穿行,我把自己的手想象成他的手,按他的指引在身体上摩挲,“快出声,亲爱的,我要你出声……”我流着泪发出沉郁的低吟,我听到自己粗重的娇喘,与他的呼吸合二为一,好像在合唱一首歌。

  三   醒来时,我感觉累极了。浑身像涂满胶水一样的粘稠。电话在枕边滴滴地响了两下,是没电了。想起他挂电话时还说了句晚安,宝贝,心里徒然一热,又讥讽似的笑了出来。无力地仰躺在床上,伸平了四肢,想到他的声音,下体又湿润了。我抱了一只枕头在怀里,嘴唇亲吻着枕头,就流下泪来。这时,我早已无暇顾及他的初衷,心里面满满的,都是他给我的暖。   下面的一周,大浪淘沙的电话都按时响起,有时候在白天,他也发短信给我。一个上午,我正埋头工作,手机便响了,他在短信上说:“宝贝,我好想你,我想马上听到你的声音。”我顿时紧张起来,看看四周,没人注意到我。便把电话铃声调成了震动,放在口袋里。   没过一会儿,铃声大震,“宝贝,我在家喝酒,想你想得心快碎了。”我再也控制不住,把工作扔在一边,跟同事打了个招呼就急匆匆地奔回家。   我是跑着回到家的,一回家就直奔床上,发短信说我已到家。他的电话马上到了。好像是真的喝了酒,一上来就亲了我一下。我边接听电话边脱光了衣服,为了闭光,把头用枕巾蒙了。   他说我爱你,宝贝,我是真的爱上你了。我有一句话如哽在喉,我想说:“我们见面吧!”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我想听听他后面说什么。他说:“宝贝,湿了吗?湿得厉害吗?”我说嗯,湿得厉害。他便让我闭上眼睛,自顾自地哼唧起来。我的声音也绵软无力起来,“哦,亲爱的,让我亲亲你,我好舒服啊,我舒服得快死掉了……”

  那日结束后,我还是提出了见面,我是铁了心了要见见他,他说:“亲,我喜欢顺其自然的生活。如果有一天我们在小区里碰到,我一定会上前抱住你,再也不让你走开,好吗?”   10月,我跟大浪淘沙在电话里还打得火热,突然接到售楼小姐的电话,说新房交工,让我去验收。跟我一道验房的有100户人家,有的人家去了好几个人,而我是自己去的。验房前,我们都站在新房前面的小广场上,等待着物业来开门。   那天,我穿着一条米黄色的碎格花裙,风拱起裙裾,我下意识地转了个身,用手按住了向上飘扬的裙子。转身时我惊异地发现,对面的一株刚刚种上去的香樟树下面,一个男人在望着我。   那是个小鼻子小眼睛的男人,皮肤略黑,中等身材,穿着一件白色长袖体恤,是马克·华菲。我的心猛烈地跳了一下,大浪淘沙就穿马克华菲的衣服,有一次他开了一个玩笑,说是这个城市百分之九十的男人都穿这个牌子。   在我望着他的时候,他也直盯盯地望着我,还轻微地笑了一下,我本能地向他走了两步,但这时物业的人来开了门,他便跟着很多人一起冲到门口去,消失在人群里。

  四   我很快搬了家,因为装修,我跟大浪淘沙的电话少了起来。直到都搬了家,才又恢复了联系。他仍然炽烈地说着情话,我告诉他我好像见过了他,他打着哈哈,说亲爱的,我没准儿就在你的隔壁呢?我说如果是真的哪,他停顿了一下,哈哈大笑,“如果是真的,我马上爬窗户过去吃了你。”我本能地望了望窗口,看看有没有人顺着窗户爬进来。   一日,我在小区的门口又碰到了香樟树下的男人。我直直地看着他,希望看到他恍然大悟,他却对我笑。我们都是到物业那里交水费的,他在我前面把签字笔递到我手里,并趁机握了握我的手,我被握得激灵了一下,身体的接触让我更坚定这就是他。   他的样子不难看,很符合我的想象,我没有理由不喜欢这样一个男人,中年,单身,有讲不完的情话。我微微地笑,低下了睫毛,尽量使自己笑得风情一点。   跟我想得一样,他交了水费就站在那里等我。装做若无其事地跟我回到楼上,在电梯上,他告诉我在交房那天就注意到我了,我一个人来验房,裙子被风拱了起来,那个场景让他想到了梦露。他的声音跟电话里也那么相近,我什么也没问,含情脉脉地望着他,有很多话要对他说。   我提议到我家坐坐。他说好啊,正好看一下装修。我心里暗笑,这个男人,真会找借口。到了我家,他把每个房间都装模做样地走了一遍,还评价了一两处的优点,然后坐在了卧室的摇椅上。我说是换家居服,但换了一套长袖的睡衣出来,大大的领口,一直阔到胸前,有多半个背露在了外面。他看呆了,有点手足无措起来。

  我倒了杯水假装悠闲地喝着,他说屋子好热就脱掉了外衣,然后与我并肩坐在我床上。他用一只手轻轻地搂着我的肩膀,另一只手放在我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我哇地叫出了声,他顺势用身体压住了我。他在我耳边低语:“宝贝,我好爱你,我想吃了你……”天啊,大浪淘沙,我的大浪淘沙,我叫出声来,他顿了两秒,就在我耳边喘着粗重的气息说:“是的,我是的……”我的眼泪热滚滚地流了下来,跟着他的节奏上下起伏……   黄昏时送走了他,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比以前软了,做饭时竟然还哼着歌。我从没感觉生活这样好过,真想像鸟儿在房间里飞上一会儿。   晚上,我还陶醉在一场即将来临的爱情中,大浪淘沙又来电话了,他还是平时庸懒的声音,开口便说我想你啊,想得我睡不着觉,就想听听你的声音。因为有了身体的接触,我发现自己在说话时更像一个小妻子,“乖,快去睡觉,今天已经够累。”他却一点没有听话的意思,在我耳边唱着情歌,情歌听到第三首,我有点倦了,又嘱咐他去睡觉,他却说:“今天的游戏还没开始呢,就赶我去(外国神话故事)睡觉,你是不是有了新欢啊?”   我一愣,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探问他:“你还没有见过我吗?”他说没有,接着他说:“宝贝,我爱你的声音快爱疯了,我不会主动去见你,我害怕见面后,我们两相失望,也怕给你的生活带去不便,你说对吗,我的亲。 ”我一直在发愣,冒着虚汗,不知道应该如何答他。   我实在没有勇气再听他说下去,我怎么忘了,男人在床上的“我爱你”,只是一场性事的高级热身。他跟他本没什么两样。


推荐阅读: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