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实录:气死我了,老公的小三竟然称呼我“阿姨”

   &(故事)nbsp;      一条短信撕开幸福假象   年轻的时候,我看过一部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觉得那些女人每天晚上等着让一个男人挑选,完全丧失了做人的尊严。如果是我,宁愿去死,宁愿去流落街头,也不愿意加入为了一个人而争风吃醋的行列。   哪里想到有一天,我也会过上这种令人屈辱的生活。有时候,连我自己也看不起自己做的一切。我可以找出许多冠冕堂皇的借口,为我所做的事情寻找合理的高贵的理由,然而,内心深处的屈辱感却挥之不去。   我现在最讨厌手机、电话和一切现代化的通讯工具,我讨厌它们为一切不能见光的感情提供的便利。我也不明白,现在这个年代的年轻女孩子到底是怎么了,有了爱做理由,再有青春做工具,她们就可以把感情的掠夺渲染得那么名正言顺理直气壮。好像我们这些老了的女人,同丈夫一起同甘共苦过来的女人应该为她们让路,为她们的爱情和私欲让路。   我向来是一个很麻木的女人,老话说“戆人有戆福”,而我以前所有的幸福不过是我很“戆”罢了。完成了我的8小时工作之 后 已经很累了,做做家务、看看电视就到晚上了,我才没有那份闲心去翻老公的手机,也从来不关心他在电脑上鼓捣什么。

  他在的时候,家里的电话铃响了,我一般不接的,从来不问谁在同他打电话,也不会刻意追问他的行踪。别人的故事,就是你们报纸上写的那些,我也以为是你们随便编编的,我们家是真空地带,与那些事情无关。真的,在接到那个女人频频发来示威的短信之前,我是一个上帝眷顾的傻女人,对现状很满意,丈夫和孩子都健康平安,不用为生计犯愁。   丈夫担任着一家大企业的中层领导,每天准时上下班,一个星期有一两次应酬,回家的时间不会超过夜里12点。十多年相处下来,我们的关系正进入良性循环的阶段。结婚时候,我同他住在他们家一间12平方米的小房间里,现在我们搬进了大房子,有一辆新买的别克车,生活刚刚开始小康。   接下去的任务就是培养我们刚上了私立初中的儿子。夫妻多年,我们之间似乎不能用“爱”那么天真和做作的词汇来形容了,我感觉我们已经是粘合在一起的亲人了。   我记得很清楚,今年“十一”长假的前一天,我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那天,丈夫还没到家,我在看新闻,手机响了,我收到一条短信:“我回老家过节期间,请你代我照顾好沐青。”署名:“一个与他相爱的女人。”署名后头还奉送一个表情符号:笑脸。沐青是我丈夫的名字,那个自称与他相爱的女人是谁我猜不出来。在我的印象中,丈夫连一个女性朋友都没有的。   我当时气得手脚发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一时有点失措。   我打电话过去,对方已经关机。我安慰自己,一定是谁在同我开玩笑。丈夫回来之后,面对我的质问,他很镇定地说,是单位里新来实习的外地小姑娘,无聊,在同我们开玩笑。还安慰我说:“别理她,一个咋咋呼呼的外地人,没结婚,想寻你开心的。”

  但我在整理浴室的时候发现,丈夫在骗我。他换下来的内裤同他穿出去的不是同一条,我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他昨晚洗澡的时候忘了拿内裤,提醒我帮他拿一条。   并且,他的内衣都是我买的,他换下来的那条不是我买的牌子!平时,我根本不会去查看这样的细节,但那条短信提醒了我。当我语无伦次地再去质问丈夫的时候,他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半天没有说出话来。他不是一个善于说谎的男人,只是自言自语地说:“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显然,他自己也不知道稀里糊涂间做的事情。后来,我们才醒悟是那个女人存心做好了圈套要来向我示威的。在这之前,他也以为她只是一个寂寞孤独,需要他去安抚的年轻女孩子。他把她想得太简单了,而她不是他想象中那么简单的女人。   这七天是我记忆中最漫长、最难堪痛苦的长假。丈夫在我的逼问下,承认同她在一起过,但一切只是逢场作戏,还流下了忏悔的眼泪。丈夫这个人我了解,他不是坏人,也不是轻易用眼泪哄骗女人的花花公子。   而且,一个花了十多年经营起来的家,也不能因为一个女人的介入就散了,再伤心再气愤,我也决定吞下这枚苦果。丈夫答应我,她长假回来之后就同她分手,并且再也不会同她发生瓜葛。她只是一个实习生,实习结束就要回老家的。我相信我丈夫说的话是真的。

  一声“阿姨”让我气馁   长假过去了,上班的第一天,莫名的我就觉得心惊肉跳。那天午饭时分,我又收到一条短信:“我回来了,你的任务完成了。”依旧带着一个笑的表情符号。   我忍无可忍地打电话过去,这次电话接通了。对方显然等待着她的挑衅起作用,是一个说话细声细气的小姑娘的声音,完全没有文字里的张扬,接到我的电话一点也不紧张,仿佛正中下怀。她的回答是:“阿姨,不好意思,是我不好,我破坏了你们的家庭。”   她那一声“阿姨”,把我叫得有点气馁。   我变得很被动,而且,她的语气里满是得意,根本没有真心的道歉,充满了挑战的意味。果然,她继续道:“不过,让我破坏成功是你的失败,谁让你没本事呢?”说完居然大笑。   我不知道现在的女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情,怎么这样肆无忌惮地为自己的无耻而得意呢?   结果,是我这个“阿姨”气得把电话挂了,而且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我给老公打电话,他答应过我,过了节回来就处理这件事情的,他怎么可以再让这个女人来骚扰我?但丈夫的态度居然很暧昧,让我气得一天都没法静心工作。   晚上,他灰头土脸地进门,带回来的消息是那个女人怀孕了。她还要挟他说,如果他不离婚,她就把孩子生下来。   我又不懂了,现在的女孩子在私生活上既然已经这么开放了,怎么用来拉拢要挟男人的方式依旧是传统方式?

  丈夫可怜兮兮地望着我:“你说,怎么办?如果你不原谅我,要我同你离婚,我就离婚,家里的东西都归你。不过这么恶毒的女人,我是不会同她在一起的,我一个人过。”   我当然知道,在他们单位私生活依旧会影响职业生涯的。他有今天也不容易,我不能让那个女人毁掉他,我不能让我的儿子有一个不名誉的爸爸。我甚至觉得丈夫也很作孽,这个世界上多少男人风流之后照旧逍遥,他怎么会遇到这么可恶的女人?   丈夫看出我的心软了,口口声声地让我相信他一定处理好这件事情,不过,就是这个特殊阶段我得多体谅他。体谅的日子让我尝足旧时代女人的悲剧,我当时不知道所谓的体谅原来就是失去尊严,放弃自尊。不过,践踏我的尊严,考验我的忍受力,大概就是这个女人希望达到的目的吧。口述实录:老公的情人居然管我叫阿姨.

  他能保证同她彻底断吗   那个女人充分利用着我的体谅与宽容,她开始毫无顾忌地打电话给他,吃晚饭的时候,看新闻的时候,甚至半夜2点钟,家里的电话铃都会响。我这个做老婆的女人不闻不问,内心却如同被刀子在割。我不知道,我的宽容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我不知道这算是忍辱负重还是自欺欺人。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很伟大,像范蠡献西施,很崇高很顾全大局;有时候,觉得自己渺小低微,像李甲把杜十娘送人,完全没有人格。我经常自问,我这样忍气吞声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家庭的完整,为了孩子有爸爸?   我不知道这些理由是否够充足,每天觉得自己已经在疯狂的边缘。有时候想,就让他留下所有的东西滚吧,等他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穷光蛋了,看那个女人还会不会要他?有时候,看到他内疚的烦恼的面孔,又觉得不忍心。   开车的时候,我神思恍惚,差点出事;与老朋友的聚会上,我第一次喝醉,在大庭广众之下失态,大骂大叫说胡话;每天从半夜2点开始睁着眼睛等待天亮,而他不是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就是在客厅里放肆地接听电话。

  我不发脾气,那是我答应他的条件,这些日子,我理解了那些情感受挫的罪犯为什么会作出丧失人性的行为来。是的,如果这样的日子再继续下去,我也会丧失人性的。   两个星期之后,丈夫告诉我,那个女人答应他去把孩子做掉。但有要求,要求手术后他过去陪她一个月,每天在她身边过夜。   既然已经忍受了这么久了,我就不能在最后的关头放弃。   她去动手术那天,我甚至还为她烧了两柱香。   晚上丈夫是回家来吃饭的,顺便来取我做的汤,那个女人在上海没有亲人。他出门的时候,我开车送他,遇到邻居羡慕的眼神,他们大概以为我们饭后去哪里逍遥呢,谁会想到我的心天天在滴血!   那天半夜,丈夫打电话过来,让我问问我做医生的妹妹,说那个女人有点出血,要不要紧,要不要去看急诊?我的泪水在他焦急的声音里不受控制地汩汩流下来……


推荐阅读: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