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有样学样,我出差艳遇,老婆在家也不遑多让

      我的心都让她哭碎了,长期的两地分居,使我和妻子间的感情出现了不可避免的磨擦。我现在作最大的努力,最坏的打算,想尽力使我和惠惠的感情升温。   倾诉人:罗刚 年龄 40岁   见面少了 吵架多了   人家都说男人四十一朵花,确实四十岁的男人没有年轻人的莽撞,也没有老年人的沧桑,事业、家庭、孩子,该有的都有了,看上去风光无限。可是四十岁也是个压力最大的年龄,在职场上没有想像中的春风如意,往前或许是一片坦途,但必须时时刻刻都要担心后面的追兵,毕竟长江后浪推前浪。   我对现在这份工作非常珍惜,在这个行业做了十年,终于混到业务经理的位置,薪水也颇丰厚,惟一的缺点就是要经常出差。一年365天,我有300天在城市之间飞来飞去,连女儿都叫我“空中飞爸”,妻子惠惠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则是:“找个长期出差的老公等于单身”。对妻子、对孩子,我感到十分愧疚,对她们的关心不够,但我也很无奈,上有老下有小,要重新找份更好的工作谈何容易?所以只要一有空,我就带她们去公园玩。   可纵然是这样,我和惠惠还是争吵不断,也不知怎么回事,两人见面的时间少了,吵架的时间却多了。我们是同学,当初也是相爱才结婚的,那时她是一个通情达理、温柔贤惠的人。现在她一个人守着房子,带着孩子,要面临很多问题。 她的父母早逝,我的父母身体不好,住得又远,帮不了她。   我常劝她请个帮佣,可她总说现在人心险恶,怕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她什么事情都自己做,确实很辛苦,我经常都会给她带些礼物回来,可她的脾气却一天比一天暴躁。现在我们常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有时我真得很害怕回家,怕面对她的唠叨。

  刚进家门 又逃出门   今年三月我刚踏进家门,惠惠就对我发脾气:“你回来干嘛?不如呆在外面不要回来!”我莫名奇妙,只见地上都是水,家里一片狼藉。原来家里的水龙头坏了,惠惠自己拿了把钳子去修,也许是方法不对,水一下子喷了出来,等到物业的人来时,家具已经进水了。   惠惠气急败坏地看着一切,正好我回到家里,她对着我大哭大吼:“你再也不许出差(寓言故事)了,这样下去,家已经不成家了。”我也知道她是心里难过,一边由着她发脾气,一边打扫房间。晚上我带她和女儿去餐厅好好吃了一顿,惠惠的气总算消了一些。可偏偏这个时候,公司打了电话让我第二天去青岛开会。惠惠一下子发火了:“你要是再去就别回来了。”   第二天,我还是拎着行李出了家门,飞机起飞的那一刻,我有种解脱。我坐在靠窗的位置,天空特别蓝,朵朵白云在风中悠悠地飘着,千变万化,云那么近,伸手可触。 四天忙碌的会议之后,主办方特意安排了三天的旅游。我本想提前回家,但在电话里感到惠惠的怒气还没消,如果现在回去又免不了一番吵闹。   这么多年从一个城市飞到另一个城市,总是来去匆匆,从没有时间好好欣赏风景,不如这次好好领略一下青岛的美景吧,也可以放松一下这段时间紧绷的心情。 晚上我站在旅馆的窗前静静地欣赏着,青岛的夜宁静美丽,不同于上海的繁华热闹。

  英雄救美 不胜酒力   第二天一早,天公不作美,竟然下起了霏霏细雨,大家不免有些扫兴。这时,就听到有个女孩爽朗的声音:“人家都说贵人出门雨水多,看来指的就是在座各位了。”大伙笑了,她也笑了,然后说:“我就是负责你们这次青岛之行的导游小桐。”有了精彩的开场白之后,她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青岛的各个景点,她的声音宏亮,说话字正腔圆。   旅游很容易使人熟识起来,不到半天工夫,我们已和小桐开起玩笑来:“小桐你有没有男朋友啊,要不要我们给你介绍一个啊。”小桐俏皮地说:“好啊,听说上海的男人都是极品,是男人中的男人,我倒真是想碰碰运气呢!”车内一片笑声,寂寞的旅程变得轻松愉快起来。   我开始注意起她来,小桐眼睛清澈明亮,晒得黝黑发亮的皮肤,圆圆的脸上老是挂着甜美的笑,自然美丽。尤其是她办事井井有条,干净利落,整个行程安排也很合理,她从不像其他导游那样,带我们去一些商场消费,却总是提醒我们不要轻易买东西,容易上当。   一天的旅游丰富惬意,晚餐时大伙都举杯畅饮,小桐在一旁的小桌子上吃着导游的三菜一汤。不知谁说了句:“今天小桐辛苦了,我们敬她一杯如何?”大家就开始起哄:“好啊,好啊。” 小桐的性格比较爽快,说喝就喝,这样一来二去几杯后,她的脸开始泛红。   我在一旁看得着急,赶紧起来打圆场:“小桐明天还要给我们做向导,要是喝多了明天起不来,那不是扫兴吗?这样,这杯我帮她喝。” 这群人可不是好糊弄的:“小罗,你倒懂得英雄救美啊。那一杯是不够的,再来再来。”喝到最后我已经有些脚下打飘了。后来怎么回酒店我也忘了,只在迷糊中记得半夜有人帮我敷毛巾,给我喝热茶。

  潮起潮落 心情荡漾   接下来的几天,我觉得我和小桐之间有种难以言喻的默契。乘缆车时,我们在一个车里,我望着她什么也没说,风悠悠地吹着,感觉真好。我觉得自己就是想要这种清静,真希望可以一直乘下去。缆车到的时候,我意犹未尽,只觉得时间太短了。   晚上,很多人提议去卡拉OK,我对此没兴趣,一个人来到海滩,突然看到小桐也在那里赤着脚在抓小螃蟹。她的脚柔美纤细,我也仿佛被带到了从前,卷起裤脚和她一起抓螃蟹。水有些凉,不一会儿,她大叫起来:“我抓到了!抓到了!”她高兴地跳起来,笑容纯真灿烂。   我被感染了,和她一块笑着、叫着。 累的时候,她一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说:“我十几岁就出来工作,一直盼望有个肩膀给我依靠,给我家的温暖。”我的心跳得特别激烈,闻到她的长发传来淡淡清香,我紧紧地握着她的手。 回酒店时,有人向我们兜售对杯,把照片印在杯子上的那种。小桐说:“我们拍一张留个纪念吧。”我没有拒绝,在潮涨潮落间,我们留下了一张美丽的合影。   这么多年虽然我长期在外,但我从未出轨过,更别提对哪个女孩动心,可是这次我却真的喜欢上了她,感情的事真太难说了。 我一直以为四十岁的男人,该经历的都经历了,还能有什么困惑?可是这次我真的困惑了。如果可以,我想不管过去、未来,只管现在。

  感情回归 重新生活   青岛回来后,日子平静,惠惠依然会和我唠叨着女儿的不听话,家里的脏乱,工作的不开心。我依然在城市间来回奔波,可无论我在哪个城市,小桐都会给我发消息、打电话,我很珍惜我们之间的感情。 有一天,我从外地回来,看见惠惠和她的同事小李走在一起蛮亲热的样子。晚上当我问起此事,惠惠没有惊讶,而是毫不避讳地说,小李是很喜欢她。   看到惠惠的理直气壮,我生气地打了她一个耳光。 惠惠激动地说:“你有什么资格打我?他为我做事情比你多出太多了,你不在家的时候都是他来帮我。我遇到困难时,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他,因为他会在第一时间赶到,而你却总是遥不可及。我们之间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关怀,没有你想得那么龌龊!”我沉默了,这么多年,我确实为这个家付出太少。   女儿在一旁拼命地哭着:“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吵架啊。” 我的心都让她哭碎了,长期的两地分居,使我和妻子间的感情出现了不可避免的磨擦。当我问妻子是不是想离婚,她说:“我从未想过离婚,我只是要一个完整的家,有个爱我、照顾家的男人。我对小李是有好感,但并不爱他,况且我不想女儿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不想她的成长留下阴影。   这点说到了我的心坎上,那天晚上我们谈了很久,把这么多年积压在心底的话都说了出来。正是如此,我们才发现彼此还是深爱着对方,只是太久没有交流。我们拥抱痛哭,约定重新开始生活。 第二天,我发信息告诉小桐,我和她只是偶然相遇的两只船,终究要在自己的航线上航行,我有我的家庭,她也有她的人生。   小桐此后没有再给我打过电话,但是在每个夜凉如水的静夜,我总会泡一杯咖啡,望着杯子上的人遥想,在心底默念着戴望舒的《烦忧》: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假如有人问我的烦忧,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   我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家里,也在积极向公司申请长驻上海。我现在作最大的努力,最坏的打算,想尽力使我和惠惠的感情升温。我不知道现在这样做是对是错,更不知道未来会怎样。


推荐阅读: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