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让我发现老婆的睡衣上有个烟烫的洞

           我痴迷的她对我不上心   我还记得那个冬天,在咖啡馆我们第一次约会时她的样子:一袭红色风衣轻裹着她纤细的身材,轻快的步子,略卷的头发,灵动的双眸……总之,我对她的第一印象特别好。   乔是一个导游,天南海北地跑,她说非常喜欢导游的工作,因为她不喜欢过安静的生活,在行走的奔波中,在不断变换的山河风景中,她活得自由自在。   她不止一次地说,她喜欢这种“行走”的姿态,这已成为她的生活方式。   我静静地听着她的讲述,我不得不承认她见识多,她说的故事离我的生活很远,在没遇到她之前,我的世界很单一。   所以对她讲的那些故事和经历我只是听着,想象着她的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   我们的恋爱很平淡,她对我没什么感觉,看着她淡淡的表情,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接近她,走进她的内心。   空闲时,我会发信息给她。她也回复,但只是寥寥数语。我想也许这就是她的风格,干脆而利落。   那次,我打电话过去,她声音慵懒、平静,好像对我不感兴趣。我问她在做什么,她说刚带团回来,很累。   说心里话,我是喜欢她的。尽管她对我不冷不热,但我愿意等下去。   我们始终很平淡,不承重的吊桥承担着我们不厚实的爱情。也许因为年龄大了,我的恋爱没有激情。   也许我是个木讷的人,很少带给她惊喜和浪漫,只是去响应和附和她。   在这段恋情中我是被动的,她快乐时,我的心情也格外晴朗;她不开心时,我会主动把肩膀借给她;她发脾气时,我便默默倾听。我也曾问过自己,她爱我吗?如果爱,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吗?   乔的父母对我非常满意,所以我们闹矛盾时,他们都站在我这边。在她父母的支持下,我顺利地娶到了乔。   我想,如果不是两家父母的努力,我俩很可能就劳燕分飞了。

  结婚后她长住娘家   我给她买结婚戒指的那天,乔竟然哭了。直到现在,我也不懂她为什么哭。   刚结婚时,我们没有房子,就和我父母住在一起。乔的工作单位离家很远,上班不方便,于是就住在了岳父岳母家里。   后来,为了上班方便,我在她单位附近租了房子。我们终于可以住在一起了,不久就有了宝宝。   有了孩子后,她又搬回娘家去住了。这样岳父母可以帮着照顾孩子。   我的工作调整后,经常上夜班,她上白班。所以我俩很少见面,更别提夫妻生活了。一家人坐到一起吃一餐热乎乎的饭,也都成了奢望。   我们结婚四年了,加起来在一起的日子也就三个月,开始我还不断地提出要求,让她回家住,但说久了,也不见效,我也就习以为常了,于是就把心思放在工作上。   心想,如果我有能力多挣钱,买了自己的房子,一家人就可以团圆了。她也不用这么辛苦地忙碌了。   然而,天不遂人愿。我不能预料的事情接踵而至。

  我发现安全套少了   一天,她跟我要我们租房的钥匙,说要回去打扫一下卫生。我就把钥匙交给了她。   是的,我们租房半年了,可很少在那里住,因为她不回家,我也就不想回家,就一直住在父母家里。   我想,我们租的房子也许脏得不成样子了。开始,我并没有产生半点怀疑,还觉得她很细心。   但是时间不久,我发现安全套少了两个,问她有没有发现,她说不知道。我非常纳闷,这个家除了我,没有别人有钥匙!难道真是她……   后来的日子,她常常以打扫卫生为由回租的房子住。她的行为引起我的怀疑,我也不打招呼突然回过几次家,但都没发现什么。   有一次,我已经走到楼下,抬头看时,发现她把窗帘拉上了,我心里充满疑问,想上去,却又害怕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情景,于是转身走了。   努力了几年,我们终于买了房子,但因为房价太贵,我们是在郊区买的房子,当时孩子还小,乔说只能继续住在岳父家。   虽然有了自己的房子和孩子,但我还是没有找到家的感觉。   我天天看着空落落的房子,看着旁边那空空的枕头,心里有种寂寥凄凉的感觉。难道这就是我的家吗?家里没有女人,也没有孩子,就我一个人,这就是家吗?我不知道其他夫妻怎样生活?但我想真正的家庭生活肯定不是我这样的。   很多次我都想问问她,你的心里装着“家”吗?你会和我一起过安定的生活吗?我们能携手到老吗?

  她的睡衣上有个烟窟窿   乔说工作忙,几乎不回家了。   那天孩子病了,她问我明天上午一起陪宝宝去打针吗?我说还要加班,你还是和妈妈一起去吧。   当晚上夜班时,我打电话回家,想问问乔孩子好些了吗,已是晚上10点多了,乔不在家,岳母接的电话说孩子好多了。   我突然有种不安的感觉,打乔的手机,已经关机。   第二天,我去了租的房子,窗帘是拉着的。   打开门,看到乔穿着睡衣正在用电饭煲做了半锅米饭。她很少做饭,不知怎么突然做这么多饭。我看了一下房间,床单乱成一团。   乔诧异地看着我:“你怎么回来了?”   &l(世界名人故事)dquo;妈说你昨晚没回家,我担心,过来看看。”   “昨晚工作到很晚,怕回家打扰孩子和妈妈休息就过来睡了。”   我们谈了一会儿,我突然发现乔的睡衣上有一个窟窿,而且是烟灰烧坏的那种。   “乔,你的睡衣上怎么有个烟灰烧的窟窿?”

  她慌忙看了一下,说:“哦,可能是同事来家里玩时不小心蹭的吧。”   我心里一阵恼火:“难道你穿着睡衣接待同事吗?”   一晚上的疑云,使我的情绪激动起来,我抑制着。乔看出我的愤怒和不满,语气轻柔了很多:“都是很熟的朋友,所以也没多想。”   “没多想?”我反问着。   也许乔看出我的怀疑,有点不耐烦了:“你别胡思乱想,如果你这么小心眼,有意思吗?”   是的,这的确是我的猜测,也宁愿是我的胡思乱想。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我俩谁都没有提及。   我除了上班,剩下的时间就是想些事情,我也试图不去怀疑不去乱想,可又没办法停止。   在我强烈的抗议下,乔回家住了一段时间。但她生活的规律并没有打破,安稳了不到一个月,她又隔三岔五地出去住了。   在家时,她的电话很多。她只要一出去,我心里像拧起了麻绳,一个又一个的疙瘩搅得我心烦意乱,难以释怀。   我在吃醋,是的,我在吃“第三者”的醋,可笑的是,我至今也不确定这个“第三者”到底存在吗?妻子反常的行为,让我想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管怎样,她毕竟是我的妻子,我必须去验证她的行为。

  要不要放弃这个婚姻   于是,我疯狂地去营业厅打印出乔的电话清单。看着清单上出现的电话号码让我诧异,因为上面清楚地显示着三个人的电话异常频繁,一个从下午2点发信息一直发到晚上11点。另一个经常在晚上10点多以后通电话。   于是,我给他们发了信息:“我是乔的丈夫,你们到底是什么业务往来,至于联系如此频繁吗?”   其中两个很快让我排除了,只有一个不好确定。这个电话就是我回家找乔的前一天晚上,在我离开家10分钟后,乔给这个号码打了电话,并且谈到很晚。   这种事情发生过很多次,都是我前脚离家,后脚他们就通电话。我问这个男人,他说和乔是业务关系,早已成家。还反问我,你们夫妻感情不好找我干什么?问不出这个男人,我就去问乔,她轻描淡写地说是正常业务来往。   没办法,我打电话把岳父岳母请到我们家,让他们说怎么办。   乔哭了,说我冤枉她,那个男人只是她工作上的朋友。岳父岳母看了电话清单,听了我的讲述后,批评了乔。   我压制已久的愤怒使我提出离婚。两岁的宝宝吓得哇哇大哭,家里乱成一团。   婚自然没有离成,这件事情又是不了了之。但我的心里却埋下了阴影,而且经常喝酒。到底应该怎样做呢?   我一直走在婚姻的吊桥上,上不去,下不来,没有一点安全感,下一步我该怎么办呢?


推荐阅读: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