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实录:身为老板的老公偷偷与女下属发生关系

  看得出来,雨儿在这段婚姻里很卖力。打电话约我时,以为几个月的感情混战有个了结,她掩饰不住自己的轻松和雀跃,想把美好的结局与我们的读者分享。结果欢喜落空,她顿时万念俱灰。婚姻虽不乏人间烟火的平常,但更需心灵契合的细腻。当婚姻的辅料已经变质,哪怕再用心,做出来的菜也肯定有异味,经不起细细品尝。   倾诉:雨儿 32岁 (寓言故事)   情浓   雨儿和两个年轻的女孩子在小区门口等我。坐下来以后,我看见雨儿的脸色灰暗,她说自己几乎一夜没睡。她不停地给我说跟丈夫阿秋的过去,思维紊乱,条理不清。我提醒了她好几次,才渐渐进入正题。   1997年,我原先的单位在上海成立了一个分公司,我调了过去。   那年我25岁,不谙世事,天真烂漫。有天在宿舍附近偷摘花坛里的花,被一个骑摩托车的小伙子撞见了。他说,你好悠闲啊。他高高的个子,长长的头发,不修边幅的模样。我就这样认识了阿秋,我后来的丈夫。   他在一家单位做管理工作,那时候正在闹离婚,据说是因为老婆在外面有了别的男人。他有一个很可爱的女儿乐乐,后来却因为妻子的出轨而怀疑不是自己亲生的。   他告诉我,他有一个很冷酷的童年。父亲是军人,要求孩子从几岁起就要有去剑桥大学留学的志向,对孩子相当严厉。他给我看他膝盖上的疤痕,说是被父亲逼着在炭渣路上长跑时摔的。   我对这个外表坚强内心脆弱的男人漫起一丝温情。   和他在一起开始是因为同情,但渐渐发现这是一个心思聪颖、行动敏捷的男人。   那时候他到我们宿舍来吃饭,我发现餐巾纸没有了,话没说完,他一阵风地跑出去,又一阵风地跑回来,带回一包餐巾纸,前后不到两分钟的时间。爱情常常就在这种细枝末节中发芽。   同年,他和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乐乐判给了他。   第二年,我和阿秋结婚。那时候的深情缱绻现在依然常在我脑海里萦绕。他常常不洗脸洗脚就上床,我总是把洗脸毛巾和洗脚水给他送到床前;他不爱洗头,我为了迁就他,甚至想办法给他干洗。而他,对我更是百般疼爱,无论我做错什么,他对我都很包容。   有一次,我因为一时大意丢了手机,很内疚地告诉他这个消息,他轻描淡写一句,没事。过了一阵儿,我再拨自己的手机号,竟然通了,他在电话那头笑嘻嘻地说,回来吧,新手机等着你呢。   我渐渐恃宠生骄。

  情变   和雨儿一起来的一个女孩子曾经是阿秋的下属,她说,阿秋跟我们说,齐姐多么多么不好,认识了以后才发现,其实齐姐是个好人,只是性子太直了些。她们甚至谈到阿秋对公司里所有的女孩子都有过非分之想。我注意了一下雨儿的脸色,她几乎无动于衷。我不知道,她是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根本就没听见,还是早就习惯充耳不闻?   婚后第二年,我们回到重庆,然后有了儿子。我们开了一家车行,本钱都是我从娘家带过来的,没有用阿秋一分钱。后来管理不善亏了本,但聪明的阿秋却在这期间学了一门维修的好手艺,被一家技校聘去做培训。   2003年,我们承包下那个学校,他负责教学,我负责管理。生活渐渐宽裕起来,但我们两人却开始有了争执与矛盾。   学校里的孩子几乎都来自农村,其中还有不少是从我老家过来的。那些衣服破旧不堪、手指粗糙的父母把孩子交到我手上时,我就下定决心要替他们管教好这些孩子。   我不许他们上网、打游戏、抽烟,我害怕他们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迷失在不属于他们的物质欲望里。当然,我也害怕因为学生闯祸影响学校的声誉。情急下的我甚至会打他们的手板心。我说,打在你们身上,我也心疼,我只是想让你们记住你们犯下的错。   但是阿秋的意见和我完全相反。他提倡对孩子的教育要顺其自然。抽烟打游戏都是小事,是孩子的本性,不必强加干涉,更不能体罚。   不同的教育方式让我们俩针锋相对。   阿秋说,我已经失去了往日的温柔,甚至觉得我冷酷无情。   我感到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已不如往昔。

  情尽   好长一段时间雨儿都在表白自己对阿秋的感情,比如再穷都会每月准时寄1000元去给阿秋父母,让他们安心抚养乐乐。我知道,那是这么多年来,她对所付出的感情再一次咀嚼与回味。但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不得不打断她。   2003年初,阿秋自己注册了一家公司,是我找娘家借的钱。他不许我插手,说要大干一场给我看。直到现在,我连他的账册都没有看到。   他开始早出晚归,我们沟通的时间越来越少。他每天回来都疲惫不堪,但我只能在这个时候跟他谈话,他总是很不耐烦,不堪其扰的样子。有时候,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太嗦。   5月份,公司来了一个叫小雪的女孩,阿秋开始时不时地在我面前表扬她。那时候我们和员工一起租了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住,一些关于小雪和阿秋的风言风语落进我的耳朵里,而阿秋在我面前接了好多可疑的电话。   我向阿秋求证,他自然不肯承认。我无可奈何。   9月初,心情烦闷的我独自一人去峨嵋山住了一个月。回来当天,有人明确告诉了我阿秋和小雪的事情。我打电话给阿秋,让他开除小雪,结果等我回到家,小雪已经把东西搬走了。那天,阿秋一夜未归。   接下来的时间,阿秋一直回避我。   国庆节,我回上海看孩子,然后去了九华山,带回一块“回头如意”的玉。我希望和阿秋交一次心,如果他能回心转意,我就把这块玉送给他。   回重庆第一天,他匆匆地见我一面,然后又是一夜未归。后来他回到家向我保证,不要问他的过去,我们可以重新生活,还求我宽容他、尊重他,做回温柔的我。我把那块“回头如意”送给了他,表示既往不咎。   但是第二天上午去公司找他,他和小雪都不在,电话也打不通。   当我用公用电话拨通小雪的电话时,接电话的竟然是阿秋。他居然还很生气,说我莫名其妙。   那一刻,我彻底绝望了。我知道,他一直在欺骗我。

  尾声   雨儿说,其实早就明白传言中的一切都是真的,只是一直不肯去面对,还心存侥幸。11月2日,她写好离婚协议,然后直接去到小雪和阿秋租的房子(她早就知道那个地方,但从来没有去找过阿秋)。小雪躲在家里不肯出来,打了电话给阿秋。阿秋给雨儿的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再见”,本已经打好主意离婚的雨儿再一次受到沉重打击。   气急败坏的她一鼓作气跑上渝澳大桥,站在嘉陵江上,对生命与婚姻她感到了彻底的绝望。她给阿秋打了一个电话,只说了一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赶来的阿秋把跨上栏杆的她拉了下来。雨儿觉得,当时的阿秋是真的心疼与焦急。   两人去了一家招待所。那天夜里,阿秋第一次把和小雪的事情向雨儿和盘托出,他表示了自己的懊悔,也表达了对雨儿的深情。两个人谈了整整一夜。   两人都希望这段感情有一个好的结尾。他们商量好,在第二天晚上,3个人见个面,了结这段令人痛苦的三角关系。雨儿对自己的婚姻重新充满了希望,她躺在阿秋的臂弯里安心地睡了。


推荐阅读: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