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实录:爱上伪装结婚的对象,让我感觉痛不欲生

          我刚从大厦走出来就接到男朋友孟宇的电话,约我吃饭。我不由地皱起了眉,想了想说,我在加班,已经在公司吃了。   他便说晚上一个人回家不安全,他等会过来接我。没等他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2006年年初,认识孟宇后我就一直对他若即若离。其实我并不讨厌他,跟他在一起也很愉快。   自从我在同事的生日宴上认识了他,他便以各种方式接近我。后来开始恋爱,约会。最初跟孟宇在一起的日子是快乐的。   孟宇在我耳边说,你是我的女神,我爱你。   我轻轻地笑了。他说得对,我是女神,享受的女神。然而,当孟宇提出结婚的请求以后,我开始疏远这个男人。我预感到我与他的快乐生活就要结束了。   他不止一次要带我去见他父母,都被我拒绝了。我害怕结婚,不想让自己的青春在婚姻中慢慢耗尽,于是找了各种理由拖着。   这段时间,孟宇追得更紧了,他不时地跟我谈及结婚的事,这让我觉得厌烦。很多次想跟他说分手,可总是开不了口。因为这个,我的情绪越来越坏,我想,是到摊牌的时候了。   晚上9点,我特意找到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厅,然后主动打电话给孟宇,告诉他我已经忙完工作了,在咖啡厅等他。   很快孟宇就到了。还是那么阳光帅气,这么好的一个男孩曾经给了我许多美好的回忆,可我实在接受不了婚姻,所以,只能分手。

  在一杯咖啡快喝完时,我终于艰难地开口:“我们分手吧!”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急切地追问为什么。我一急,脱口而出:“对不起,这么久来我一直瞒着你,其实我已经结婚了,根本没资格跟你在一起,真的非常对不起!”   他紧紧握着的手从我手臂上无力地滑落,颓然靠在沙发里,喃喃地说:“怎么会这样,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看着他眼里受伤后的绝望,我突然为这个理由而欢欣。   我没有要他送我。在咖啡厅,我们平静地分了手。   欲望深不见底。和孟宇分手后,伪婚的我在一段段新鲜而刺激的爱情中放纵着,把玩情感于股掌之间,游刃有余,乐此不疲。   身边的男人像车窗外掠过的风景,不断变换。我在他们的怀里,像鲜花般盛开,让他们几乎疯狂,欲罢不能。这样的刺激,自然不是素手做羹汤的日子能拥有的。   恋爱可以让女人美丽,可婚姻却能让女人苍老枯萎,我绝不要婚姻的牵绊,我要做一条自由的鱼。   所以,每当有男人跟我谈到结婚时,我都会直截了当地告诉他:“对不起,我已经结婚了!”   这个借口好似最坚固的盾牌,挡住了一个个男人和我结婚的企图。有时,我也会跟已婚男人玩短暂的感情游戏。这些游戏最大的好处是,编制出来的已婚身份让我既能享受爱情,又能来去自由。想分手了,我以这样的身份作借口,任谁都无法再继续,而且双方互不亏欠。

  和那些已婚却假装单身的“伪单身”的男女相反,单身的我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伪婚分子,为自己编了一个已婚的身份,享受着爱的感觉。   2006年年底的一个周末,我在蓝调酒吧的一次派对中认识了林哲。在那次假面舞会进行到一半时,一只“狐狸”端着红酒跳着狐步靠近我,他说:“我是只真诚的狐狸,只想跟你跳舞!”   面具下的他,眉目清朗,帅气逼人,站在我对面,如同一株挺拔的白杨。   他对我浅浅地笑了一下,露出皓齿,我近乎着迷地看着他的唇,心里涌上想抚摸一下的冲动。他俯下身,有热气在我耳边,他说,你是我见过的最迷人的女人。   那天晚上,和他在舞池里,我第一次乱了舞步。当随着林哲旋转在舞池的时候,我感到一切都那么朦胧而不真实。   突然,想起了一句词,“梦里不知身是客”,我是在梦里吗?这一次,他依然是我的过客吗?还是又一次的“一晌贪欢”?   后来,我们常常能在蓝调“巧遇”。   林哲告诉我,他在一家广告公司做经理,太太在武汉,他们两地分居,有时候一个月都见不上一面。为了打发她不在家的寂寞时光,他常常跟朋友参加派对。   几次交往后,我发现他有着成熟男人的体(世界历史故事)贴和幽默,还会偶尔不露痕迹地制造一些小浪漫。   他带我加入了他的朋友圈,参加他们的派对活动,也会选择在附近的酒店跟我约会。和他在一起,一切都很美妙,只是他从来不说爱我。   那天,我们约好在一家粥城吃饭。我们正亲密地说笑着,林哲的电话突然响了,他看了看接起来,“谁呀?”他问道。

  随后脸色就变了,握着我的手也像受惊了似的松开了。他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小心地说:“我跟她是普通朋友,你千万别误会。我们仅是一面之缘,在朋友的聚会上认识的。”   我冷眼看着他的反应,听他继续为自己辩解:“好好,以后保证再不见面,你听我说,我们真的是普通朋友……”   挂掉手机后,林哲的表情非常复杂,愣愣地望着我说:“是你爱人打来的电话,他怎么知道我们俩的事,而且还知道我的电话?”   我装作莫名其妙的样子,心里却一阵阵疼。这个电话是我在来之前让一个朋友打给他的,不过是想试探一下这个让我情感深陷的男人对我的真实态度。   他果然一口否认了我们的感情,虚伪至极。在他眼里,我也许只是他的感情游戏里的一颗棋子,输赢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游戏的过程。我恨他,也为自己感到悲哀。   只不过,此后我依然频繁地跟他约会,他就像毒药一般让我中毒太深,无法自拔。   林哲也会陪我逛商场。只是他总会不合时宜地在陪我买衣服时也顺便帮他太太挑选衣服或是小物品。   这让我非常生气,他总是抱歉地说:“对不起,看到适合她的忍不住帮她买,这是我们在学校谈恋爱时就养成的习惯。”   望着表情认真的他,我的心里如同被滚烫的油一滴滴地浸过。我的内心充满了嫉妒,我突然很想把他从那个女人身边夺过来。   转眼到了2007年的4月底,我和林哲认识已经有半年了。我感到越来越难离开他,我迷恋上了他的一切。

  他的每一次微笑,我都要回味半天。这时候,我想起了孟宇,他望我的最后那一眼,充满了惊惶、迷茫、不甘。   现在的我,有些理解了他当时的眼神。我自嘲地想,林哲就是我的毒药,我的劫数。   于是,五一节那天,跟林哲见面时我告诉他,我不能没有他,我已经决定跟老公离婚。   林哲听后一脸诧异,然后捏捏我的鼻子说:“小傻瓜,说傻话吧?”我认真地告诉他这是真的,我要光明磊落地跟他在一起。他看我认真的样子,突然沉默了。良久才望着我说:“我不想伤害彼此的婚姻,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我们都有自己的家,何必非要去破坏呢?”   我突然难受得掉下了眼泪:“可我们就只能一直这样吗?”他轻轻一笑说:“这样难道有什么不好吗?既不伤害你的老公,也不伤害我的太太,两全其美。”望着他坚决的样子,我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此后,我有一周没见到林哲。打电话到他公司,他说最近广告业务很多,天天加班,忙得抽不出时间。几天后,我按捺不住,又给他打手机,却是电脑提示音:“您拨打的是空号……”   他竟然换了号码!愤怒的情绪瞬间包围了我,我决定当面质问他,为什么这么对我!   我去了他的广告公司。他的秘书告诉我,颜总出差还没回来。我谎称自己是他的大学同学,跟他约好看他,可来了却找不到他。秘书信以为真,写了他的地址给我。

  我站在那座白领公寓的B座13层H室,敲了敲门。我已做好了思想准备,如果他太太在家,我就直接跟他摊牌。   是林哲开的门,他睡眼惺忪的样子,见到我满脸诧异。我不等他开口,就一把推开他,径直走了进去。家里就他一个人,房间有些凌乱,沙发上堆满了他的东西。我奇怪,整个房间竟然没有一丝女人的痕迹。   林哲端了茶过来,坐在一边,告诉我,他刚出差回来。我生气地说:“我只想问你,为什么躲着我?”他问我:“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我没接他的茬儿,再次问他:“少废话!告诉我,为什么躲着我!”   “当初我们在一起时说好不能伤害彼此的家庭,你也是同意的,可你现在却用离婚来逼迫我。是你违背了当初的约定,我觉得我们在一起已经有了负担,还不如不要见面了,大家好聚好散。”   我气极了,抓起沙发上的一堆东西向他扔过去,那堆衣物散落了一地!望着一地狼藉,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跟我在一起时给他太太买的衣服、小饰品……每一件都原封未动!   女人的敏感告诉我,他可能并没有太太!   我拎起地上的衣物要他解释:“你给你太太买的东西,怎么都没人动过呀?是你太太不喜欢吗?还是你就没有结婚,根本就是在对我撒谎?”

  他满脸不屑地说:“好,既然你都已经看到了,我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我是没有结婚,买这些,不过是道具,提醒你我的‘已婚’男人身份,不要对我心存幻想。其实从一开始我就不想结婚,不想被婚姻羁绊住自己。没有女人愿意跟一个已婚男人一直走下去,死心塌地,不要结果。她们最终只有一个选择:离开这个男人。所以,我们之间也只是玩玩而已,现在,我们的激情已经没有了,如果你不肯离开,那么我就离开!”   他的话如闷雷一样炸响在耳边,轰得我不知所措。我想说点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只有慌乱地逃出了他的家。   我无法告诉他我也是伪婚族,也曾用这种方式不负责任地去放纵地爱。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回到家,从酒柜里拿出酒,一杯一杯地喝,眼里分明有泪却流不出来,直到头脑渐渐被酒精麻木,泪水才和着酒一起流下,我终于忍不住放声痛哭,为这许久以来,我的放纵和悲哀。


推荐阅读: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