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实录:“狠心”姐姐对我横刀夺爱,花心男友无情抛弃

          不幸家庭迎来好继父   我出生在湖北天门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在我14岁那年,父亲罹患肺癌,永远离开了我和妈妈。   父亲的离去让妈妈把全部的爱倾注在我的身上,虽然失去家庭顶梁柱的我们显得十分潦倒,但妈妈还是省吃俭用,尽量让我的生活更好一些。   看着操劳的妈妈,我萌生了找个人照顾她的念头。经过我的鼓励和亲戚的撮合,在我16岁那年,母亲和一个同样丧偶的男人走到了一起,那就是我的继父;而随着继父来到家中的,还有一个大我1岁半的姐姐。   很幸运,我的继父是一个沉默的好男人。在家庭中,他不仅勤恳工作,而且对妈妈和我悉心照顾。高中上晚自习课,他风雨无阻地接送我;我不小心跌伤了脚,他每天把我背上7楼的教室,同学们都很羡慕我有那么好的父亲。   半年以后,我对他的称呼从“叔叔”改成了“爸爸”。

  这个“姐姐”比亲姐姐还亲   和继父相比,姐姐则是我生活中快乐的源泉。   这个阳光、开朗、好强的姐姐,在学校里是明星,在家里是开心果。过去只有我和妈妈的冷清的家里,现在多了许多笑声。她会唱歌、会弹奏乐器,而且性格很开朗强势,经常能给我提供一些意见。   虽然我和姐姐年纪相仿,但没有血缘关系,很多人会以为我们之间的相处会出现问题,但我不这么认为。   见到她的第一天我就觉得有伴了,我不再孤单。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相互了解的深入,我更喜欢姐姐了。对于她,我不仅有些依赖,甚至还有些崇拜。   姐姐对我的好,可以算是掏心掏肺的。2004年,她知道我喜欢刘德华,竟然悄不作声地用自己的积蓄,让朋友从武汉给我买了刘德华演唱会的门票。当她将门票和火车票递到我手上的时候,我的泪水禁不住地留了下来。   这个姐姐,渐渐让我觉得,她比我亲姐姐还要亲。

  爱情,在最美时戛然而止   2008年,我和姐姐一起南下来到东莞,寻求发展。本科毕业的我顺利地进入了一家公司,做起了职员的工作;而从不想过安稳生活的姐姐则带着七拼八凑来的几万元钱,开始在东莞创业。   在东莞,我不仅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也开始享受到爱情的甜蜜——林涛走进了我的生活。这个男生虽然外貌上看上去并不算帅气,但他的眯眯小眼里,却透满了幽默和聪明,吸引我坠入爱情的漩涡。   走过山盟海誓、花前月下的程序,很快,我便和林涛如胶似漆。那时候,我甚至觉得我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有健康的父母,有疼我的姐姐,更有爱我的林涛。   可当林涛第一次见到姐姐时,我就察觉到了有一些不对劲。他们的眼神交流中,似乎显得有那么一(中国神话故事)丝电光石火的味道,但又难以让人觉察出有什么不妥。   沉迷在爱情甜蜜中的我,也丧失了女人的敏锐直觉,我只知道每天跟着林涛、给他买领带和衬衫,却没有发现他开始对我逐渐疏远。   “我们分手吧。”2009年10月的一天,林涛面无表情地对我说道。

  狠心“姐姐”竟横刀夺爱   听到这句话,我觉得世界快要崩塌了,天旋地转的感觉几乎要让我崩溃。那天晚上,我苦苦哀求林涛不要离开我,可他还是轻轻推开了我,关门走开。那一夜,我孤枕难眠。   当林涛和姐姐同时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好妹妹,我和林涛第一眼见到就互相爱上了彼此,真的很抱歉。”姐姐铁着脸,冰冷地吐出了这句话。我泪水夺眶而出,因为我万万想不到,最疼我的姐姐,竟然会夺走我最爱的人,我哭着搂住林涛,也哀求着姐姐,最后我们三个人都哭成了泪人儿,抱在一起。   最后的结局,我只有退出。可我在失去了林涛的同时,也和最亲爱的姐姐断绝了关系;甚至过年团聚时刻,我也不回家——只是怕见到林涛和姐姐。   尽管我和她同在东莞,但我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虽然我的手机屏幕上时常闪亮起姐姐的号码,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狠狠地按下拒绝接听键。


推荐阅读: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