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被自己的好哥们戴绿帽子,太窝囊了

          我和芳芳(化名)是中学同学,在校园的许多角落里,都留下了我们的青春倩影。婚前,芳芳的各方面条件都比我好,如单位、家境,所以她的家人坚决反对她与我交往。历经波折,就在我快要心灰意冷时,芳芳不顾家人的反对,坚决地嫁给了我。   这让我很感动,更坚定了我用一辈子去呵护、珍惜芳芳的决心。   为了让芳芳过上好日子,我毅然离开了原单位,投身商海,努力地为今后的生计奔波。也许是因为有温州人特有的经济头脑吧,我也办起了厂子,做起了生意。经过几年的艰辛,我的厂子发展得很顺利,生意也越做越大。   此时,我的应酬逐渐多了,顾家的时间也就少了,特别是2006年那年因为要扩大生产规模,几乎每天我都早出晚归,一边忙着选购建厂房的土地,一边开拓生意的新路子。其实,我也清楚不该因生意而冷落芳芳,但我安慰自己,趁年轻把事业的基础打好,让妻子和孩子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他们会理解我的。   然而有一天,却让我感觉到了某种危机。那天,我起床迟了,九时多了还在家,门铃响了,芳芳开的门,是我的好友阿涛来了。他一进来就看着我说:“今天你怎么在家里?”当时我就觉得怪怪的,但没特别在意。

  在我的众多朋友中,阿涛的口碑不怎么好,主要指他浪荡不羁的品性。甚至在许多公开场合,我们都能听到阿涛的自炫:“现在我要什么女人就会很快得到。”   即便如此,我并不觉得跟阿涛做朋友有不妥,因为他与我们夫妻的关系一直很好,有事没事地就会往我家跑。在人前,阿涛常夸我妻子芳芳是个贤惠的好女人。的确,在我这帮朋友的老婆中,芳芳长得最好看,身材也好,气质也佳,人也能干。我很爱芳芳,也相信她是个好女人。所以,在我的潜意识里,并不会把他们两个的关系做某种猜测。   然而,有一次阿涛搭乘我的车时,问我,你现在跟某国家的外贸生意做得怎么样了?我很吃惊,因为这事情刚启动,我跟谁都没提及,前两天我随口和芳芳说了一下。接着,我就追问阿涛,他说是芳芳告诉他的。这时,我才对阿涛和芳芳的“紧密”关系产生了警觉。我又把以前的事情联系起来一起想,就越来越怀疑他们的关系似乎非同一般。   过了好久,差不多是那年年底了,我实在忍不住就找机会问芳芳,从晚饭后到凌晨三四点我一直纠缠着她。终于,芳芳交代跟阿涛有过性关系,不过只有一次。得到答案后,我气愤极了,逼着她说出事情发生的经过。   在我的逼迫下,芳芳把细节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那是一个夏天,阿涛过来玩,我不在家。他对芳芳说,逸在外面花心玩女人,又夸芳芳是如何的美丽。接着,他就动手动脚起来,芳芳起初不愿意,后来也许是寂寞太久了的原故。幻想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我控制不住那种悲愤的情绪。看着我惨白的脸,芳芳跪地请求原谅,我很爱她,不忍对她撒气,就狠狠地抽打自己,折磨自己。   一夜的辗转难眠,我压抑心中的愤怒熬到天亮。天一蒙蒙亮我就打电话把阿涛骗过来,他一进门我就打了他一顿。他和芳芳都跪在我面前请求原谅,我当场就要他们写下保证,永不来往。

  看着他们惊慌的神情,我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又气愤地打电话给另一个朋友,准备一起教训阿涛,当我去打电话时,阿涛就溜走了。朋友来了以后,我只说阿涛来我家调戏芳芳,被我打了,但没有讲真实的内容。因为家丑不可外扬,讲出来大家会没面子。我苦笑着在心里自嘲,对朋友好,对妻子好,为了一家人能过得好我没日没夜地奔波,如今事业成功了,却连妻子都看不住了。   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我自感对阿涛向来都很够意思,可他的行为太欺负人了。我不怪芳芳,只恨阿涛,如果不是他,芳芳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我的家庭也不会有裂痕了。家庭对我很重要,我爱妻子,爱孩子,可他却伤害甚至可以说是毁了我的家庭幸福。   可是从那以后,我就是想对芳芳好也很难了,总认为她不纯洁了,对她的情感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曾经她在我心里是那么完美,那么好,虽然她与阿涛所发生的一切不是出自她的意愿,但她都是背叛了我。   刚开始,芳芳也承认自己做错了,对我百依百顺,不断地请求原谅。大家夫妻一场,毕竟她对我很好,对家庭也很照顾,我也感觉她是真心要改正,心一软想干脆就这样算了。但我越想这样说服自己,心里却越抵抗,“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

  日常生活中,我会经常想到她已被玷污了,不纯洁了,再也不是当初的芳芳了。就好像自己的东西给别人偷走,虽然又找回来了,但给别人用过,看着总觉得心里不舒服。我恨她背叛我,又舍不得打她,就用话讽刺她。   只要她说了什么我不满意的话,我就说“你还有资格说这个话”、“也不想想你自己做的丑事”等等。   我知道这样不好,但不说我心里就不舒服。我说了心里暂时舒服了,芳芳却被我弄得很尴尬很难受,她与我越来越没有话说,生活过得很没意思,于是她经常去佛堂。我们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差了,最后只剩下一个夫妻名分,原先的幸福早已没了踪影。   我觉得自己太无能太窝囊,日子过成这样,钱再多也没有用。一年里几乎每天都是这样痛苦地生活,连做生意都没心思,结果我把工厂给一个工人承包了,自己托病在家休息。   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心理变态了。有时,看到老婆穿件漂亮一点的衣服,就会莫名其妙地说难听的话,没事就找各种各样的理由与她吵嘴,并且常常喝醉酒,自己折磨自己。也产生过离婚的念头,但又不甘心,毕竟芳芳跟我那么多年。漂亮的妻子、优秀的儿子,一个很好的家庭,至少在别人眼里我们还是很幸福的。

(世界名人故事)


推荐阅读: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