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爱上赌徒,我被当做筹码输给了别人

          结婚五年,当公务员的丈夫事业有了发展,终于坐上了主任的位子,而我仍是原地踏步,供职于北京一家艺术团体,千篇一律地演奏着古筝。看到身边有能耐的人,通过各种方式,要么是走出国门,要么是跳槽改行,觉得自己也该想想办丽了。   但真正促使我远走日本,还是与丈夫的一次剧烈争吵。我们是父辈做主撮合的夫妻,俩人根本没有共同语言。那(两性故事)次晚餐,我做菜咸了一点,他就指责我,并将碟子“啪”地摔在地上。我气不打一处来,还击了他几句,可还没等我说完,他的拳头已经很粗鲁地落在我身上。   那晚,我久久不能入眠,这个家我一刻也不想再呆下去,但看看幼小可爱的女儿,又不忍离婚。最后我痛下决心:走吧,到国外去,也许会闯出一条新的道路。   自己家的亲戚是没人能张罗让我出国的。我想来想去,突然想到邻居张姨家里的兄妹俩,据说他们到日本后都和日本人结婚了。都是多年的老邻居了,我还曾经把这对兄妹当中的哥哥称为“三哥”。   我对他的印象颇深,长得敦敦实实,为人精明。一切都很顺利,我给三哥去信后,他不仅答应下来,而且很快就把手续办下来。当我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走出机场时,阳光明媚,觉得无比温暖而舒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已置身于异国他乡了。

  一个半月后,我和三哥租住在一个大房间里。此前,他已对我和盘托出,虽然和一个日本女人结婚了,但“妻子”住在横滨,他仍住在东京。每年更换新的签证的时候,他要向“妻子”支付50万日元,除此以外,两人没什么来往。   原来,他的日本国籍光环下竟然隐匿着如此残缺!情不自禁地,我心底涌出一阵心酸和怜悯。   此后,我在生活中对三哥关怀备至。每天回到住处,我帮他收拾屋子,洗衣做饭,还绕道去另一个大市场买菜,然后对照菜谱做他喜欢的饭菜。   那晚,三哥跟两个朋友喝醉了,我搀扶他回到家,给他脱下鞋,盖好被子……我正转身离去时,三哥却顺势拉住了我的手:“藤慧,我很寂寞,你留下来陪陪我吧。”声音很软,夹杂着哀求。我心如鹿撞,犹豫不决中,三哥一用力,我便扑在了他身上。我挣扎却无力,最终一切全线崩溃,我闭上了眼睛。   那夜,我心里十分难受,虽然我和丈夫的婚姻已是名存实亡,可我们还没有离婚,我觉得自己做过分了。我只有不断安慰自己:谁让这是在国外,不算为过。给了自己一个借口,我释然了许多。

  两天后,三哥抱着我:“搬过来吧,身在异乡的我们,相互取暖吧。”我言听计从。第二天,我退了房,把行李搬进了三哥的屋里,两人开始了同居生活。   以为就这样甜蜜过下去,可很快出了问题。三哥由于酒后打人,失去了工作。他意志消退,竟玩起了赌博,赢的时候很少。很快,他没有了钱,开始打我的主意。   有一次,他竟然给我找了个男人,让我和男人苟合,我不从,他就打了我。他吃准我是黑户,不敢告他,可我还是报了警。三哥被抓了,我也没了依靠,我给家里打电话,传来丈夫的声音:藤慧,你还好吗?女儿天天念叨你,你走后,我想了许多,明白自己错了,疏忽了你的情感……   丈夫的话,让我第一次在异国他乡留下了眼泪,我明白,自己的男人再坏,也肯定比情夫要来的踏实。只要他没有外遇,自己还是他爱的全部……


推荐阅读: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