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激情过后,他对我如寒风般的凛冽

          明丽是我的闺密,无话不说的那种。她是一年前提起那个男人的,当时,她只说是她的蓝颜,那男的是她的顶头上司。我当时就很警觉,我说:“第一,我不相信会有那种纯粹的男女友情;第二,跟一个同事走得太近,还是顶头上司,就算真没什么事,谣言和口水也能淹死你。”   可明丽不以为意。每天晚上我们在QQ上碰面,她的话题总要围绕着那个男人打转,他如何风趣博学,如何体贴细心……她说:“茉茉你知道吗,有时候,看到他,我就想到我爸爸。”   我心一惊,知道明丽已经陷进去了。   明丽的父亲10年前去世,那是个绝世好男人,宠爱明丽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记得中学时有次表演运动操,明丽把她的羊毛衫借给我穿,和我的粗棒针毛衣 比起来,她的羊毛衫柔软暖和得就像是一团云。明丽的爸爸什么都给她最好的,吃的穿的玩的,明丽曾是个幸福的小公主。自从她爸爸去世后,爸爸两个字就成了禁忌,不能提,一提明丽就会哭到不可收拾。   半个月后,明丽请我吃饭,饭吃到一半,桌旁出现一个中年男人,果然沉稳风趣,虽然其貌不扬,但 风度极佳。看他们眉目纠缠,我的心,不知道为什么,酸了又酸。趁那男人去上洗手间的间隙,我问她,“你们是不是越界了?”明丽羞涩地笑,说:“是啊,他前天过生日,我们在一起了。”   回到家我越想越不舒服,我在QQ上给明丽留言,我说:“你不能这样乱来,你还有家,还有丈夫,难道你要离婚吗?”明丽回复说,“我爱上他了,无法自拔。现在不知道怎么办。”我突然一阵烦躁,说,“你要离就离吧,谁离了谁都能活。”发完这句话我就关了电脑。

  说真的,我厌恶明丽这种捧着金饭碗要饭的人。人怎么能这么不懂得珍惜呢。我寻寻觅觅那么久,也没有遇到过一个真心爱我的人,而明丽的丈夫舟白那么真心待她,她却要外遇,这世界是不是疯了?   明丽再没来找我,来找我的是舟白,这个一米八零的男人突然变得憔悴不堪,背都佝偻了。我们在咖啡厅里坐着,我不敢开口,我想他大概什么都知道了吧。在一个人最痛苦的时候,语言的安慰是苍白无力的。   舟白点了根烟,低声说,“我一直很宠她,她就像个孤独的孩子,如果没有我的庇护,她一个人是无法在这个世界上存活的。我哪怕晚回家一分钟,她都要给我打几十个电话。我从来不烦,我知道,她是在担心我,怕我出什么事。这几年我一直很努力地工作,我想给她一套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想让她有花不完的钱,可现在这一切都没用了。”   我心里想,你真是太小看明丽了。如果真是孩子,哪里懂得给自己另外找个爱她的“爸爸”?不过,明丽很黏舟白倒是真的。大学恋爱时,她就像是舟白的小尾巴,讨厌明丽的人说她“和舟白像连体婴一样”,结了婚以后也还是这样。我和明丽吃一顿饭,她要给舟白发七八条短信,繁 、琐得让人吃不消。不过,明丽会没有安全感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和黑矮瘦小的她比起来,无论是外形、学历还是事业,舟白都远超于她。   作为明丽最好的朋友,看着她找到另一种爱,我觉得不妥,但总有点帮她开脱,可现在,作为舟白的朋友,又是另一种感觉,为他气愤,觉得不值。

  我脱口而出,“她不值得你这样,留住一颗并不属于你的心,有多大意义?”   舟白说,“那你是赞成我离婚了?”   我说:“不是赞成(睡前故事),是希望你能过得好,正确选择属于你的生活。”   “漂亮话谁都会说,谁离了谁不能活,可是……”舟白的眼睛湿了,他拿烟雾来掩饰自己湿漉漉的眼睛,我心软了,情不自禁地握住了他的手。他把头低下,伏在我的手上面,我的手心湿了。我坐着不敢动,心酸地想,明丽啊,你看你造的孽啊。   舟白再次抬起头来时,已经很平静了。我们分别时,他突然对我说,“茉茉,谢谢你。当初,要是我先认识你,该多好。”   舟白哪里知道,在明丽把他作为男朋友正式介绍给我之前,我和明丽早就在球场边见过他无数次了。我看过他参加的辩论赛,也总在图书馆里遇到他。他是我喜欢 的那种类型,理科男,帅气开朗优秀。不过我的爱情哲学是绝不主动,就算再有好感,我也不会主动说出来。何况那时,明丽每天晚上都在我耳边说起他,她说她爱 上了他,她要追求,我又怎么能够夺人所爱呢?   是什么时候彻底沦陷的呢?是那天,明丽正式把他作为男朋友介绍给寝室的姐妹们时吧。明丽指着我,说,“茉茉,班花,我最好的姐妹,你可别被迷昏了头啊。”

  舟白的眼睛只扫了我一眼,真的,只一眼,他就当着我们的面亲了明丽,他说,“你在我心里是最美。”姐妹们都在起哄尖叫,只有我,看着舟白发了阵呆。我在想,我能有明丽那样的幸运遇到如此爱我的人吗?   大学毕业后上班,我也曾谈过恋爱。可是,总是找不到感觉,最长情的一个,追求了我半年,我几乎被他感动了,可是,他索要的婚前性行为被我拒绝后,他转眼 就搂起了另一个女人的腰。也许这真是个爱情快餐年代,我所向往的细水长流的爱情与此格格不入。相反,每次看到明丽和舟白,我都会觉得非常心安,快乐,他们 是大学时代惟一修成正果的爱情。既让我羡慕,也让我嫉妒,是的,嫉妒。而舟白,我从此一直将他深深地放在心里,他的形象,笼上了层层光圈。   那天一别后,明丽和她的情人一起到上海总部去学习了。去之前,明丽告诉我,她离了。我怅然若失又如释重负。   晚上禁不住给舟白打电话,他的声音疲惫沙哑。他病了,烧到三十九度多。情急之下,我说,“过来看看你吧。”   给他煮了面条,给他的头上敷了冰包,那天晚上,我陪他聊了很久。墙上还挂着明丽和舟白的亲密小照,明丽笑得那么开心。我说,“想不到同学里最好的一对也成了这样,我简直对婚姻不抱什么希望了。”   舟白说,“茉茉,没想到你人这么好。总会有一个人来珍惜你的。”   我半开玩笑说,“哪里还有像你这样的好男人呢?”话一出口我就知道不妥,赶紧岔开了话题,脸都不禁红了。可无意中抬头看时,舟白正目不转睛地看着我,那种眼神,让我不安。

  我和舟白变得暧昧起来。他会天天给我打电话,天南海北地聊,他钟爱的音乐,美术,他懂得的历史野史,比我这个学中文的还多。到了周末,他会邀我一起去泡 吧,唱歌,我说:“我不想泡吧,我想看你踢球,当年你在球场上帅死了。”他真的把我带去了球场,我站在球场上欢呼雀跃,真有时光倒流,青春重返的感觉。   我知道和舟白走得太近了。可是,心底里好像有个声音又在说,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你不是一直喜欢他的吗?明丽已经是历史了,你为什么不能和他开始?道义上,你谁都不亏欠。人生总要爱一回,任性一次吧。   就这样一直暧昧着,可还是渐渐不安了,他到底在想什么呢?   那天周末,舟白来找我,正好有个追求我的同事也邀我去吃饭。想了想,找个托辞,我跟同事走了。我想借此告诉他,除非是恋人,不然,没人愿意一直当暧昧的主角。   我赌最后一把了,如果晚上我回家后,他能来找我,那么他对我,也是有感情的了,否则,就算我再喜欢,也还是得收心,我已经快26岁了,青春耗不起。   晚上8点多我就回来了,那餐饭吃得心不在焉。意外地,刚走进楼道口,就看到舟白站在那儿。一见到我,他就向我跑了过来,风带起了他的衣衫,我忽然有了一种逃无可逃的感觉,就像一只扑进罗网的鸟,越扑腾,那网收得越紧。   我们回到我住的小屋。他抱着我不放手,一遍遍地问,“你是喜欢我的吧?是吧?说你爱我。”

  我看着他,怎么看都看不够,我说,“是的,我爱你。”他说,“那就不要离开我。”   我以为这是一场生命里最完美的奉献,以为我们将会有一个全新的开始。可我万万没有想到,那次缠绵过后,舟白居然玩起了失踪。有两天,我打他电话没人接,找到他家无论怎么按门铃也没人开门,我担心着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第三天,舟白才接了电话,他说他临时接了个设计,完全封闭了,所以没理我。我放了心,可是仍然很想见他,就问他什么时候有空。他说太忙,过段时间再说吧。   就像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再愚昧的人也听得出他话里的冷淡。我提醒自己,不要生气,不要在乎,可心里却难受得喘不过气。   到了晚上,实在是受不了了,我以开玩笑的口气约他,我说:“同事约我去泡温泉,你也同去吧?”   他的回复竟然是:“我觉得,我们之间走得太近了,不大像朋友了,目前还是保持点距离的好。”   谁收到这样的短信,都会发疯的吧。前几天还在卿卿我我,转眼翻脸无情。我只知道,真心被践踏,我被他戏弄了!   咽不下这口气,我闯到他家。按了足足半个小时的门铃,他才不情不愿地开了门。我真没用,本来想狂骂他的,可一见到舟白,却哭得像个傻子。   舟白超冷静。他说,“茉茉,对不起。我仔细想过了,你是明丽最好的朋友,如果我跟你在一起,永远都走不出明丽的影子,我不行。”

  我说,“那你怎么不早说?为什么要这样伤害人?”   他居然一下子跳了起来,吼道:“伤害,谁给谁伤害?我和明丽发生婚姻危机的时候,你这个好朋友不好好劝她,还劝她离?不是说离婚也不是什么稀罕事,谁离了谁都能活吗?你离了我,不一样能活?!”   我的心一下子凉了。眼泪变得那么可笑。我转身开门就走了。他竟然把他的婚姻失败怪罪到我的头上,又始乱终弃。   我很后悔,为什么要自作多情地当一颗疗伤药,为什么不等他理清自己的感情就介入,没当成灵药,我现在反成了炮灰。


推荐阅读: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