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实录:婚后淡化的感情,只剩下身体的沟通

           女人终于认清男人的海誓山盟不可信,可你知道吗其实男人的动物本性现在也不可靠……感情的事,若真能简单到买一张试纸来测测看就好了……   我这辈子喜欢过两个男人,一个因为心里有了别人所以时刻对我保持距离,那时候,我以为那是人家对我的尊重;再后来,我遇到了彭飞,他几乎是很轻易地就和我走到了一起……   天知道我当时有多感动,还以为这下子,总算是遇到了真爱,哪知道,他和我在一起,不过是为了男人的某种生理需要--我想,人都是通过自己的眼睛去看世界的。 我也不例外。   彭飞并不是我第一个爱上的男人。我也不是他的唯一,这我知道。认识的时候,我26岁,他30岁。我们在很多事情上都心照不宣。   这个年龄的男人和女人,怎么可能一点情史都没有呢?眼下最重要的是判断这个人对自己好不好,值不值得托付终身?   开始的时候,我是有一点矜持的,彭飞这个人不爱讲话,眼窝深深的,盯着你看的时候,显得特别诚恳。我由于刚经历过一次失败的恋爱,所以对男人多少有些心有余悸。   我和我从前的男朋友,还有半年就要结婚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发现他和他的女上司有染,那个女人,不仅比他大,而且有家。可是他好像并不在意,他是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被那个女人的丈夫捉到的……

  为了保全她,他主动提出离开那家公司,你知道,我们当时已经贷款买了房子,他丢了工作,房款怎么办?   我是最后一个知道他辞职的人,他的女上司给我打了电话,告诉我他已经辞职的事,还叮嘱我在这个时候要多给他一些安慰。我就像个傻子,拿着电话对着那个女人谢来谢去。然后就去他住的地方找他。他正在收拾东西,天知道,他竟然打算不辞而别。   看到我,他笑了,我不明白他的笑是为什么?   我说,你心里难受我知道,工作丢了咱们可以再找。   他拍拍我的脸,筠子啊筠子,有时候你真是傻得可爱。   我一头雾水地站在那儿,心里是一种特别慌的感觉,好像有什么我不愿看到的事情正在发生着。于是问他,你要去哪儿?我是不是也要和你一起去?   他低着头,不说话,过了一会儿,从抽屉里拿出一沓钱,递给我,信封上是我的名字,我看着他,脑子里一片空白……

  也就是在那个下午,他把什么什么都对我和盘托出了。原来他之所以和我结婚,完全是为了给自己父母一个说得过去的交代,更是为了给那个女人一个保证。   因为那女人说过,是不会和一个小男生玩这种情感游戏的,她要的,是一个同样有家有业、有妻有子的男人,只有这样,才符合游戏的规则,她的家庭,也才不致受到威胁。   她比他整大8岁,是他喜欢的熟女类型,头脑冷静,作风豪放,这岂是呆如木鸡的我所能比拟的……唉,咱们不去说他了好不好?不说他了。我已经好久都不去想关于他的事了,我以为我已经从这件事里走出来了。   当初最难的时候,我甚至想过来找你,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我所有的自信和美好全都被葬送了,我不敢去怪他,说到底,是我的魅力不如别人。   真的,我挺相信这个的,我们好了三年,可是他和我在一起做那种事情的机会却连三次都没有,他总说,我是个好女孩,现在我终于明白所谓好女孩的定义,原来就是没有吸引力的代名词。   我刚才说了,每个人都会因为前面的人生阅历而影响到后面对人或事物的观感。   一次失败的恋爱,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也许就像是死过一回一样。

  一次温暖的邂逅,对于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女人来说,往往又像是获得了一次新生。   没有多久,我就在网上遇到了彭飞。   当时我正在一间聊天室里闲逛,有人对我出言不逊,彭飞正好挺身而出,替我把那个言语污秽的小子给顶了回去……   当天,我们就互留了QQ号码,彭飞还劝我说,一个单身女孩最好不要在聊天室里泡着:“想想看,那里面都是等着占你们女孩子便宜的人……”   “也包括你吗?”我笑着问他。   “我不算,我是偶尔进去,结果就碰到了你,这算是缘分吧?”   就这样,我和彭飞开始交往。   既然我们都在同一个城市,又都是单身,所以有什么不可以交往的呢?   幸运的是,彭飞和我从前交往的那个男人非常不同,和他在一起,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成年人,充满成年女人本该具有的魅力和诱惑。   和彭飞认识不到3个月,我们就在一起了。   我非常在意他和我在一起时的感受,当我躺在彭飞怀中醒来,我就会情不自禁想起那个人来,想起他对我的冷淡和敷衍。

  相比之下,彭飞对我是着迷的,我感觉得到来自于他的那种热情,虽然有时候,我还是觉得对他有些摸不透,但我却可以疏忽过去,因为,身体是不会说谎的,彭飞喜欢我,这一点不用质疑。   九个月之后,我们跑去注册登记。婚礼也很简单,彭飞家不在这里,所以我们只是请了他在这边的同事和朋友到家里来热闹一下。   婚后,我们两个就借着度蜜月的机会回了一趟他的老家。彭飞的家在山里,很穷很闭塞的一个地方,他童年时的那些玩伴,有的孩子都上初中了……那一次,我才觉得对彭飞多少有了一点了解,也许,这些了解本该是在婚前去完成的。   我一直以为,一个人的身体不会说谎。但是自从和彭飞结合之后,我才发现作为一个妻子、或者说作为一个爱人,我对他的了解实在太少太少。肌肤相亲,并不能代表两个人灵魂上的相依相偎。   以前我曾问过他,在我之前,有没有过别的女人?他说没有,只我一个。当时我心里还骄傲了好一阵,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一个一心一意的好男人。   话又说回来,我并非随便的女孩,虽然在婚前就已经和彭飞有了夫妻之实,但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对他很有好感了。又或者,我比任何人都渴望婚姻。   之前那次失败的恋爱,已经由不得我再去细细选择,我只想赶快把自己嫁了,嫁了,也就能从所有不愉快的回忆里解脱出来了。   但我还是,太草率了。

  我们两个虽然已经是夫妻,但除了身体上的接触之外,其他方面可以说是毫无默契。这并不怪他,是我自己忽略了。   我对自己丈夫的了解,反而是在婚后一点点加深的,了解越深,距离越远。每次吵架,最后都是以冷战来结束。   刚开始的时候,还能依靠夫妻生活去靠近彼此,但渐渐的,我们连这个兴致都没了。   他需要的,并非一个妻子,而是一个女人,无论是谁,只要是个女人就好。   除了身体,他也什么都没给我。婚姻对于他来说,好像就是那个样子。因为别人有,所以他也要拥有,但是为什么要拥有,却不去细想。   后来我才一点一点了解到,彭飞从上大学开始,就一直很孤僻,当然这种孤僻很大一部分原因来源于他的自卑,因为他是山里的孩子,没有见识、更没什么钱。   后来,他喜欢上一个女孩,但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因为他知道,他们是不可能有结果的。即使那女孩答应了,他也没有钱去和她谈恋爱。   很难想象,彭飞这些年都是怎么过来的。一个人,守着一间空空的宿舍,身边连个说话的对象都没有。   直到他遇上了我。

  也许,我是他的第一个女人,(神话故事)也许,我连第一个都不算。   他爱我吗?我真的犹豫了,他对我的需要,似乎要大于爱吧?就像他带着我回老家的那一刻,脸上是有着一种说不清的骄傲的,毕竟,他娶了一个城里人。   他就像一只倔强的蜗牛,把他所有的触角都收拢到他小小的壳里。   我们这个家,只是一个外壳,在他心里,还有一个家,那里面装着的,才是他自己。   如果我早知道这些,或者说早观察到这些,那我还会不会嫁给他?   我自己对他的感情,有没有深刻到无论怎样都无怨无悔的地步?   我不知道。   他虽然是我的丈夫,但有时候,却又面容模糊。   他对我的热情,不过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热情;他对我的兴趣,也不过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的兴趣……这里面看不到爱、看不到责任以及一个丈夫应有的付出。   我甚至怀疑,他当初之所以到聊天室去,也许就是为了寻找猎物,或者说,去寻求某种生理上的需要……背着彭飞,我偷着打过两次胎……直到现在,我都不敢要一个孩子。   我曾经以为自己神游在爱的精神殿堂,事后发现我错了,人家只是拿精神殿堂去搪塞我,然后把自身所有的充沛和热情全都打包发给了别的女人;遇到彭飞之后,我又以为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结果呢?不过是身心两分离,他的心,从来就没交到我的手上。


推荐阅读: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