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实录:瞎了眼看错人,有苦只能自己吞

          上大学时,看着身边好朋友一个个开始恋爱,我心里特别羡慕他们。可有时再看她们为了男朋友高兴、伤心,或失望当中,在感情中迷失自我,我又庆幸自己没有被感情困住。那段时间我很矛我很矛盾,因为在渴望感情的同时又抗拒感情,所以不经意间错过了很多恋爱机会。   2003年,我24岁那年。参加工作后的忙碌更让我无暇顾及感情问题,整日就是单位家里两点一线上,直到碰见郑凯。   郑凯是在酒吧里通过同事小易认识的,他是小易的远房表哥。第一次见面我们打了招呼,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他一米八零的身高,让我觉得这个人还挺有男人味一样。后来小易总开玩笑说要把郑凯介绍给我,每次我都是一笑了之。   缘分到的时候,有时真是挡也挡不住。过了半个月,郑凯来单位找小易,恰好小易出去,为了尽地主之谊,我给他端了杯水,陪他闲聊起来。那天,郑凯跟我说了很多关于他自己的事:他出生在一个农村家里,因为家里困难,初中毕业就出来打拼了,一个人在郑州这么多年,什么苦都吃过,曾经谈过一个很不错的女朋友,最后因为嫌他家庭条件太差分手了。郑凯说,那段感情让他受伤很深,也不敢再轻言感情,现在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好好挣钱,让父母过得好些。看着坐在对面的这个男人,看着他说他自己经历时眼神中的伤感,一种同情和敬佩掺杂的复杂情绪侵袭着我,我不禁对这个男人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好感。

  从那以后,我跟郑凯渐渐熟识了,他每次叫小易出去吃饭都会特意嘱咐小易带上我。郑凯是个很懂得女孩子心思的人,又很会打趣制造气氛,每次和他在一起都会觉得整个人很轻松、很开心。接触的时间多了,我开始发现郑凯身上的种种优点,他的心思很细腻,他的幽默(神话故事)风趣,他的温柔体贴,都在一点点吸引着我。   对从未谈过恋爱的我来说,当发现自己内心的变化时,除了兴奋外还有点恐慌,因为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他。再见到郑凯,我总会觉得很不自然,特别是和他的眼神碰撞时,我就感到自己的心“怦怦”乱跳。即使这样,我还是会有意无意捕捉他的眼神。我知道,我爱上了这个比我大两岁的男人。只是,他喜欢我吗?   2004年五一放假,小易和男朋友约我和郑凯去吃饭。那天,郑凯喝了很多酒,因为小易的男朋友也醉了,小易就让我送郑凯回家,虽然心里有些害怕单独和郑凯在一起,但我还是同意了。扶着郑凯刚走到他租的小屋门口,郑凯忽然转过身抱住了我,我被吓住了,除了心跳加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用迷离的眼神看了我很久,对我说:“秋儿……我很喜欢你……真的。”说完,他吻住了我,那一瞬间,我只觉得自己不能呼吸了。

  不知道郑凯说的是不是醉话,他那天说了很多。他说过去感情让他受伤太深,所以不敢轻易表露喜欢我,害怕我的拒绝会再让自己受到伤害。为此,他很痛苦。听着他的话,我心疼极了,原来郑凯是爱我的。脑子里仅有的理智开始离我越来越远,我紧紧地抱住了郑凯,把积压在心底的感情全都释放了出来……   之后,我很后悔自己那么轻率,看着旁边熟睡的郑凯,我真不敢想象以后的事情。第二天,我上班时收到了郑凯发来的短信,他说:“秋儿,昨天晚上真的很抱歉,我一定会为我做的事情负责的。”   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事情,我和郑凯开始恋爱了。因为深知我父母会出来阻碍,所以我们在恋爱之前就约定,一定不能轻言放弃,一定要得到双方家长的同意。   2004年冬天,我直接把郑凯带到了家里,对我家来说,这无疑是个晴天霹雳,爸妈怎么也不能相信我会找个这样家庭背景的人。虽然爸妈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但出于礼貌还是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跟郑凯谈了谈。郑凯说了家里的情况,也说了自己目前的情况,看着爸妈严肃的表情,我知道做他们工作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爸妈问郑凯:“你觉得自己能让秋儿过得比现在好吗?”郑凯回答说:“这辈子我可能不能让秋儿大富大贵,但请你们相信,我一定不让她受半点委屈。”爸妈听着郑凯的话,沉默了许久。   从我家出来,郑凯拉着我的手说:“秋儿,无论怎样,我们走出了艰难的第一步。你千万不要说伤父母心的话,相信我,我一定让你的父母接受我。”   之后的日子,郑凯只要有空就去我家看我爸妈,虽说爸妈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但他们也没有拒绝。   2005年6月,我爸爸住院了,郑凯听说后每天都陪在医院照看他。一天,妈妈忽然拉着我的手对我说:“秋儿,如果你认定郑凯这个人,我和你爸也不拦你了。”   2005年10月1日,我和郑凯终于冲破了家庭的网,在双方父母的祝福声中结婚了。   过去总听一些结了婚的好朋友说男人婚前婚后就不一样了,我始终不相信,因为我相信郑凯肯定是个例外。   郑凯是个很勤奋的人,家里的家务从不让我自己做,只要有时间,他都会帮忙干。他总是说:“媳妇娶回来是要疼的,老干家务不就成了黄脸婆了。”每次听他说这样的话,我心里就像蜜一样甜。

  郑凯每到周末都会劝我回去看我爸妈。他对我说,不管我父母对他是什么看法,但毕竟把我养大,他不想让我父母认为是他让他们失去了女儿。在我们的努力下,半年后,我爸妈从心理上渐渐接受了这个女婿,这让我更坚定地认为自己没有嫁错人。   两个不同环境、不同习惯的人生活在一起,难免有分歧。我们也会因为一点小事而争吵,可最后妥协的一定是郑凯,每次和好后他都会说:“你就是我命中的克星。”我们就这样磨合彼此。   2006年初,在我家的资助下,郑凯开了一家公司。刚开始的时候,他每天都回来很晚,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一天甚至说不上一句话。每当我在他面前撒娇,埋怨他没时间陪我时,他都会说:“我这么累,不还是为了你,为了我们这个家吗?”听着他的话,我也只好作罢。   可后来,郑凯因为忙于工作,在家时间越来越少,家务自然落在了我一个人身上。时间一长,我的埋怨就来了,时不时发些牢骚。而这些在郑凯眼里则成了“我变了”,就这样,我们的争执越来越多。

  从小受父母宠爱的我受不了一点委屈,而郑凯的逐渐冷淡让我陷入了痛苦之中。无法排解苦闷的我开始和同事一起出去唱歌、跳舞、喝酒,也就在那段日子里,我学会了抽烟,而这些更让郑凯找到了争吵的理由。   2006年7月,我怀孕了。郑凯知道后很高兴,孩子暂时缓和了我们之间的矛盾。可谁也没想到,两个月后,我流产了,当医生问我过去是不是抽烟喝酒时,我看到郑凯埋怨的眼神。这件事以后,郑凯除了晚上回家睡觉,白天一天都不回来,我也跟他赌气,继续出去跳舞、喝酒。   2007年3月,我在酒吧喝得大醉,被几个同事送回了家。看着满脸愤怒的郑凯,我心里竟有一种快感。第二天醒来,我看到了坐在床边抽烟的郑凯,问:“你今天怎么不去上班了?”郑凯看着我,对我说:“秋儿,咱离婚吧!别再折磨彼此了。”我疯一样地拽住他的衣服问他是不是外面有了女人,他说没有。我问到底为什么?他说,生活在一起之后他才知道,我们的性格真的不适合。   是的,回想结婚后的日子,我们真的没过几天舒心的日子。虽说郑凯刚开始还能包容我,可时间长了,我们剩下的只有对彼此的埋怨。   我和郑凯最终没能把婚姻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2007年5月,我们离婚了。   其实爱情像所有物品一样,都有保质期。只有双方小心翼翼地经营和保管,才能让这个保质期延长。我不怪郑凯,因为他并没有错,错就错在我们都没有好好经营我们的爱情,让它过期了。


推荐阅读: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