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情人把我从“正牌老公”变成“地下恋人”

           我是她的“猎物”   我和于艳(化名)是在一次聚会中再次相逢的,几年不见,她成熟了很多。看得出来,她对我很有好感,整个聚会上,她有意无意的跟我搭讪,问我这几年都在忙什么,出于礼貌我如实回答。几天后,我接到她的电话,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坐坐,散场后,她送我回家,路上她邀请我去她家坐坐,我拒绝了,那时天色已晚,她又是个离婚女人,孤男寡女的在一起会发生什么?我可不想找麻烦,于是拒绝了。   本阿弗莱克后来,她单独约过我,我都回绝了。她很聪明,就邀请几位好朋友,让他们通知我参加,这样一来二去我俩见面的机会多了起来。她出手大方,常请我们去俱乐部,KTV等场所娱乐,让我见识了很多不曾接触过的人和事。后来,她送我手表,腰带之类的礼物,我也拒绝了。   几次出去玩时,她都有意无意的碰我一下,我知道她的意思,但我装不明白,我想只要不单独与她在一起,就不会出事。一次K歌后,夜已晚了,她让我送她,当送到她家门口时,她留我住下,我找借口推脱,她非常生气:“你还是男人吗?就这点胆啊!”听她这样说,我想:“去她家坐坐又有何妨”,于是跟着她回家。   她很主动,我的思想也激烈地做着斗争,怎么办?我是受传统教育长大的,不想背叛妻子,但眼前这个女人那么主动的送上门来,不要白不要。她好像看出我的心思,说:“你不要我后悔,要了你也后悔,既然都是后悔,还不如开一次戒,尝试一下呢。”我想也是,就默认了。   她熟练的把我的衣服退去,我任由着她,享受着她,她给我了一种全新的感觉,我第一次尝到了老婆之外的女人,也知道了男女之间还可以这样?那种感觉太享受,太舒服了,与她相比,妻虽然漂亮,但却是良家妇女,夫妻生活非常被动刻板。事后,我非常自责,感觉对不起妻子。那几天,我如坐针毡,内疚而慌恐。

  她让我做她的“老公”   后来,于艳又约我。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她知道我爱玩,就开车带我去好玩的地方,这对我的诱惑非常大,而且吃住全包,玩完了,吃饱了,就回家休息,那小日子过得太舒服了。其实我内心也是非常矛盾的,一边贪恋这边舒服的生活,一边觉得对不起妻子,经过思想斗争,我终于经不住良心的折磨,决定和她分手。   但她就是不答应,还安慰我:“你是我的老公,我是你的老婆。不过你放心,我知道”老大“在家里,我只是”老二“,我永远不会给”老大“打电话,更不会扰乱你们的生活。我也不会花你一分钱,只要你跟我在一起,抽空陪着我就够了,对你,我没什么别的奢求。”听她这样说,我又担心又暗自高兴。心想,还有这样的傻女人,如此倒贴!   她勾起我的欲望,却把我当成“玩物”,我们又交往了一段时间,我还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感觉愧对老婆。觉得这种日子不像人过的,虽然偷情那会儿挺痛快,但之后就是内疚自责,整天这样偷偷摸摸,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太难受了。于是,我开始寻找分手的机会。   一次,我没找到她,见面就质问她:“你是不是跟哪个男人鬼混去了?”“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我俩你一句我一言的争吵起来,她不依不饶,口出乱语,我抬手打了她,并将她推倒在地。她也急了,把我的包摔在地上,说要分手。我说好,那就从此断绝来往。说完,我转身走了。没过多久,她找到我认错,我们又和好了。

  于艳隔三差五约我出去玩,逛商店,我全身上下,从里到外全是她给我置办的名牌,她家有我全套的衣物。那段日子,我俩上午出去玩,中午吃饭店,然后回她家休息,我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她去洗我的脏衣服,收拾房间。她干活利落,为我做事非常卖力,而且毫无怨言,这与我老婆形成巨大反差,我那位漂亮的老婆几乎什么也不做,如果我老婆像于艳这样就好了。   于艳对我的照顾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在她家里我像个皇帝一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吃什么她就买什么,这么舒服的日子彻底把我“催眠”了,我对她产生了依恋。可我内心却是矛盾的,于艳出钱让我和她去南方旅游,我觉得很对不起妻子,为了减轻对老婆的内疚,我又陪老婆去国外旅游了一圈。   尽管于艳对我这么体贴和顺从,可我仍然爱不起来,对她,我更多的是依恋,像儿子对母亲,像弟弟对姐姐一样的依恋。在她面前我可以为所欲为,还不用担心受到惩罚,那种无拘无束的自由感觉在她这里可以无所顾忌的释放出来,就像皇上一样,太舒服了。在我面前,她可以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一次我来济南出差,感觉比较寂寞,打电话叫她,她连夜赶来陪伴我,比我老婆还及时呢。而且我不高兴时,对她想说就说,想骂就骂,想打就打,而她总是让我着。   一次,因为一件事情我们吵了起来,她说我不重视她,冲我大声吼着,我也不甘示弱,“不行就分手,我还不想这样呢?我放着老婆不陪,过来陪你,你还想怎么着?”她看我态度强硬,好像受了刺激,用头撞墙,又发疯似的打自己,我没理她,走了。第二天,有人给我打电话,说于艳自杀了,让我去看看她。我没有去,怀疑她是不是真的自杀,还是要挟我。如果是真的,也是很麻烦的事情,所以我选择了逃避。事后,她很伤心,说我没良心,辜负了她的一片真心。

  我从“老公”变成“地下情人”   我以为这次真的要结束了,心里有种非常轻松的感觉,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人了。但没轻松几天,心里又有种空(神话故事)落落的感觉。我给她打电话,我们又在一起了。这时,我发现她与一个老板联系密切,而且态度暧昧,我怀疑她与这个男人上床了。后来,我发现她与这个老板的关系很不正常,我心里非常不舒服。一次我们发生口角,我打了她,很重,她住进医院,她让我去陪她,我没去。   在她住院期间,我只看过她一次,还是她强烈要求的。看得出她很伤心,打这以后,她好像对我更加失望,遇事再也不让着我了,而且对我强烈反抗。有一次,我们打架之后她提出分手,我也毫不示弱:分就分。真的分了之后,我却不习惯了,原来被她照顾的感觉太好了,我发现自己有些离不开她了。我给她打电话,她不接,这在原来是从来没有过的。有时接了,她也是不冷不热的。   一次打通电话,我说想她,她让我过去。我俩见面后,很快缠绵在一起。我问她与那个男人的关系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她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让我等她几年,她现在做医药代理,全靠这个男人帮她疏通各种关系,等她建立好自己的人脉,赚够钱之后,她就离开那个老板。但我不想和另外一个男人分享她,原来她是以我为主的,可现在我成了附属,特别是眼看着她与那个男人纠缠在一起,冷落我,我难受啊!   事实更让我受不了。一天,我打电话给她,关机,我预感不好,就直奔她家,到了楼下,我看见那个男人的“奔驰”,我的心像被刀割一样。事后,我问她为什么这样?她说是为了钱,与我好的这两年,全是她在开销,现在她花空了,要赚钱。我骂她无耻,转身走了,很长时间没有理她,但心里却渴望她主动来找我,可她没有。我发现她变了,但我又放不下她,就去找她,让她与这个老板断了,我每个月给她生活费,可她不同意,她说我是她精神上的男人,那个老板是她物质上的男人,她没办法做出选择。   我们就这样偷偷摸摸的来往,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好端端的从“正牌男友”变成了“地下情人”。一次,我去找他,又看到了“奔驰”,她说什么也不让我进去,我气愤极了,冲她吼着,但仍无济于事。我心里那个堵啊,这个曾经是我随便出入的地方,让我享受的“皇宫”竟然被别的男人占领,我心下不平。

  为了她,我放纵了自己   后来,我打电话她不接,她越不接我越心慌,就不停的打。好不容易见到她了,我问她心里还有我吗?她说:“你是我一生的最爱,但我要生存,你帮不了我,他能帮我,我没办法离开他。”一次,我们出去玩,她说:“我和你好了这么多年,你从来没送过我礼物,能不能送我一件留做纪念。”是的,这么多年我从来没给她花过一分钱,而且心安理得。   我们一直断断续续的联系着,我一想到她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情景,就受不了,我脑子里经常出现她俩做爱的镜头。我的想像力非常丰富,越想像越不平衡,于是就给那个男人打电话,告诉他于艳与我在一起的事情。她是怎么伺侯我的,别看现在他们在一起,其实于艳是我剩下的女人,笑话他还玩的津津有味。这一招并不管用,他们还是来往着。   我的情绪排解不出去,就去找别的女人,一是想借此转移注意力,二是想气她。一次,我和一个女人出去玩,然后给她打电话,故意让她知道,以达到刺激她的目的。她真的急了,骂我不是东西,不理解她。即使这样,她还是和那个男人在一起。说实话,我并不是真的想找女人,只是想气她,我在找女人的时候并不快乐,只是为了麻木自己,控制着不想她。我找过小姐,但没有用,就是找不到和她在一起的感觉。   面对这样的局面,我还能做些什么,我重新回归了家庭,但妻子在做家务和夫妻生活方面,跟于艳有着天壤之别。妻子就是个小妹妹,什么都不懂,我没办法要求她和于艳一样,但我很希望她比于艳强。我天天用抽烟消愁,有时,我会有种受骗的感觉,觉得于艳一直在玩弄我的感情,但那段日子她对我的感情又很真实,我真的搞不懂这到底是段什么样的关系?


推荐阅读: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