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爱上与我父亲一个年纪的男人

          赵医生,你这么年轻啊!“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辉时,他对我说的一句话。   那年夏天,我才22岁,作为医学院的学生到那家医院实习。而他已经41岁,不管酷暑烈日、刮风下雨,每天来医院给瘫痪在床、意识已经不清的妻子擦身。   他非常准时,每天4点到,打盆水,给肌肉已经萎缩的妻子擦身,即使是远远旁观,也能感受到那份细致和轻柔,然后坐在床边轻身细语一番。到4点半,他手机上设定的闹铃会响,他便起身离开。一个星期后,我对这个高大、成熟而且有气质的男人,充满了好奇和想结识他的冲动。   护士办公室是探听这种小道消息的最佳场所,何况这样的一对夫妻本就惹人注目。据说,他是一家规模挺大的房地产公司老板,妻子5年前遭遇车祸,当时送到医院大家都以为没救了,没想到却挺了下来,一拖就是那么长时间。当然,如果不是他有钱,也未必能拖那么久。用那些久经生死的看护、病房护士的话说,她那毫无感觉的生命完全是靠烧钱在维持。但所有的人在带着冷静,或嫉妒地谈论到他们时,其实语气中都不由自主地流露出羡慕。是啊,哪个女人不梦想着有个男人会永远爱自己,不离不弃呢?   我后来见到了他女儿,比我小6岁,却显得很成熟,同样圆脸、大眼睛、梳马尾,乍一看,与我有几分像。或许因此,一向对医院里其他人熟视无睹的他,对我特别客气。当然这所谓的客气,也就仅仅停留在擦肩而过时点一下头,咧一咧嘴。

  或许外人很难理解,但必须承认,我最初对他感觉亲近,不是因为他的身份、样貌,也不是因为那种女人对男人的感觉,而是一个女儿对父亲的感觉。   我还没有出生,父亲就过世了,我是所谓的遗腹子。我生长在一个和平、阳光的年代,这更让没有父亲这个现实在同龄人中显得突兀。是的,我周围有很多父母离婚、只跟母亲住的;害怕父亲的严厉、逃学或离家出走的,却没有人是没有父亲的。我家里甚至没有父亲的一张相片,姨妈悄悄告诉我,母亲那时候太伤心太怨恨,觉得父亲不该抛下怀孕的妻子就撒手人寰,所以烧掉了他所有的痕迹。母亲自己是从来不跟我谈这个话题的,但那么多年,她拒绝一切再婚的机会,我想她心里其实是一直爱着父亲的。   从小我就感觉自己不完整,无数遍地在心里想象着父亲的形象。遇到委屈时,想象中的父亲会安慰我;被人欺负时,想象中的父亲会为我出头;生病时,想象中的父亲会日夜守护我。每天当我看着辉在病床边给妻子擦身时,总带着莫名的感动回忆起10岁那年的一个冬夜,妈妈盲肠炎送医院开刀的场景。那时候,年幼的我又冷又怕,一个人站在手术室外连哭的胆子都没有。随后的一个星期,面对病床上体弱的母亲,我第一次认识到,自己应该坚强起来,应该代替父亲照顾母亲。所以,我一直是一个过分坚强的女孩,我不会哭,也不大笑,我不容别人侵犯、锱铢必较,我争强好胜、永远考第一名。但看着他的背影,我会觉得委屈,我会想如果我的父亲还活着,他也会这样不离不弃地照顾母亲和我,而不用我来承担这一切。   上天真的给了我一个被他照顾的机会。那天因为热带风暴过境,从下午开始就狂风大作、暴雨不止,我晚上很晚才离开医院,一出门,伞就吹飞了,赶着去抓,不留神摔下了台阶。雨夜,全身湿透的我感觉不到疼,也感觉不到有没有流血,却感觉到一种多年来一直被自己排斥的孤独和无助。这时候,一双手把我从地上拽了起来,你这个小姑娘怎么回事,那么大雨没感觉吗?”辉的声音里带着一个父亲的关心和严厉,让我在那软弱的一刻,突然泣不成声。他搂着我跑到急诊那边,让护士给我处理了伤口,然后开车送我回家。

  我可以想象,已经入睡的母亲看到女儿浑身湿透回来,腿上还有伤,一定会大惊小怪。而我的心情又非常不好,实在有点怕那种场面,所以我告诉辉,我不想回家。辉居然二话没说,就带我去了一套公寓。我在那里洗了澡,换了套女人的睡裙,与一个男人同处一室,始终没有不安全的感觉。当我收拾干净,坐下来时,他告诉我,这里其实是他的小公馆“,5年了,他说自己不是圣人,曾经带过各种女人来这里。他的坦白并没有让我抗拒他,反而因为知道了他的秘密,使我在心理上与他更近了。   此后,虽然在医院里我们还是跟以前一样,只是点头之交。但私下,我经常会打电话给他。很难说清最初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或许是因为一直渴望身边能有一个成熟的男性让我依靠,让我不用独自承担很多事情,可以活得轻松一点。反正,在我们的关系中,一直是我处于主动。辉一开始对我的接近很抗拒,他总是拿我和他的女儿比,后来他说,这样做既是想提醒我,也是想提醒他自己,我们之间是不会有结果的,所以也不应该开始。他说,如果有一天他女儿告诉他,喜欢上了一个比自己大19岁的男人,而且那个男人还有妻子,他一定会反对的,而且会认为那个男人是骗子,利用了女孩的幼稚。   可逐渐地,我用自己的独立和坚强向他证明了,我不是他女儿那种被放在温室里呵护到大的孩子,我已经是个有足够判别能力、能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的成年人,我只是需要一个比同龄男孩更成熟的人来爱我。   我们越来越亲密,不知道是我没有被男人照顾的经验,还是他特别会照顾人,反正我和他在一起感觉特别舒服。他是那种不需要我说什么,就会事事想到前头的人。一起走路,我总是走在靠里的一侧;一起吃饭,他会为我拉椅子、点我喜欢的菜;一起看电影,他包里总是会有我想要的零食。而且他什么都会玩,我因为从小没有父亲,家里条件不好,很少有机会出去玩,跟他在一起后,他会带我去锦江乐园坐过山车,去长风公园看海底世界,去杭州的西湖、苏州的虎丘……我们一起笑、一起叫、一起吃冰淇淋,让我经常会忘了他的年龄。从小到大,我从未有过那么开心,心里完全没有负担。因为我知道我终于什么都不用操心,他都会帮我安排。

  半年以后,我以为他会带我去我上次住过一晚的地方,但不是。他说那套房子他已经卖了,因为这次他是认真的,他不会再有别的女人,也不会把我等同于过去那些女人。   我把那套小公寓称为我们的家,我也真的相信,有一天这会是我们真正的家。我再不想拿第一名,做优秀毕业生,进甲等医院工作,我的梦想只是能够给这个男人做饭洗衣,也许有一天可以生个孩子,给那个孩子一个完整的家,让(他)她在父亲的陪伴下长大。   半年前,他的妻子因为并发症,终于没有熬过去。虽然这是我们都早就知道的结果,事实上,说得残酷一点,也正是因为知道有这一天,我们才会走到同居这一步,但辉还是非常难过。他说,她跟他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公司小职员,后来跳出来自己干,来上海闯荡,最艰难的时候都是她陪他走过来的。我真的能理解这一点,我想他妻子已经是他身心的一部分,会永远陪伴着他。悲伤之余,他带我去了他妻子的墓地,因为我们的关系,我没有去医院看过他妻子,也没有参加追悼会。他把我介绍给躺在地下的她,我们都相信她能接受我的存在。但我们都太天真,都没有想到,死人能接受的,活人未必会接受。   首先发难的是他女儿。在我看来,他女儿真是那种温室里长大的花朵,已经是大学生了,却还一副不谙世事的样子。也不知是身边的什么亲戚朋友挑唆的,她一口咬定我是贪她爸爸的钱、是狐狸精,而她爸爸则被形容得好像《聊斋》里那种被鬼迷了心窍的柔弱书生。如果是旁观者,我会觉得女孩的这种思路很可笑,但身临其境就笑不出来了。想想看,隔三岔五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就会接到电话,他女儿又离家出走了,又在寝室里歇斯底里哭闹了,又吞了一瓶维他命丸嚷着要去找妈妈了……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他女儿虽然烦人,但毕竟是由他去处理,而我要面对的却是我妈。   我妈是个特别内向柔弱的人,而且胆子特别小,一辈子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出格的事情(益智故事)。她一直以为我会像她一样,是个乖女儿,事实上,我为了不让她担心,也一直在她面前这样伪装自己。当她听说我想结婚的对象比她年轻不了多少,这两年她以为我住在学校和医院宿舍里,其实我却是在外面与人同居,她一下就崩溃了。从小,她对我百依百顺,可这次却是咬定,死也不要这个女婿。她拒绝见辉,甚至为了让我离开辉,当我回家的时候,她拒绝吃饭、拒绝起床。好在,我不在家的时候,她还会照顾自己的身体,她的理论是,她绝不能死,否则那个男人就会不战而胜,霸占她女儿。   看着妈妈逐渐消瘦苍老,我觉得自己真是罪孽深重。我不知道,如果父亲在世,他会同情我还是会怪罪我?但妈妈说,你父亲如果还活着,也会被你气死。这是最让我伤心的话。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妈妈了解,我已经离不开辉,因为他让我感觉到自己是女人、是孩子,是被保护被宠爱的对象,而不用再时刻想着要保护自己、保护妈妈。   我不想再恢复过去那个全身是刺的我,我也回不去了。


推荐阅读: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