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离婚的我爱上一个不依不饶的男人

           乐萱说,之前以为可以自己解决问题,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发现问题仍然存在,而且越发严重。于是她到了这里,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我爱上会写诗的他   我离婚已七八年了,孩子跟了前夫,一个人的我一直想再成个家。几年里我也认识了几个人,但都没谈出结果。2003年底,通过朋友介绍,我认识了元民,他的妻儿在一次意外中去世了,他也很想重新组建家庭。   我们认识后,元民经常约我吃饭。他说他已没有多少亲人了,他希望可以好好照顾我。想到前几次交往的经历,我特别感动。元民比我大10岁,很多事都让着我,更难得的是,他很有文采,喜欢读书和写诗。他发来的滚烫短信能让我想起青春时的激情,晚上长达两个小时的电话粥也让我们有了更多的交流。他为我写了很多美丽的诗,有时在电话里念给我听。能有这样一个感情丰富的男人对我好,我很满足。   情人节,他提出要送我一件像样的礼物,我拒绝了。他很难过,(世界名人故事)以为我不肯接受他,后来还是带我买了件首饰,虽然不贵,却代表了一片心意。我收下了,我们的恋爱关系就此确定。他说等房价稳定些,就把旧房置换成新房,然后办婚礼。

  我给了他改正的机会   我们渐渐熟悉起来,就不经常在外面吃饭了,而是买点菜回家烧。在这过程中,我发现元民的自理能力非常差,有时候说他几句,他还很容易发脾气,不过事后他会向我道歉。   一次,我们去超市买东西,说好在门口等的,我却找不到他。因为手机没带,我们彼此找了很久才碰头,结果他不顾旁边有很多人,劈头就把我骂了一顿。我很没面子,也很生气。   不久他因身体不适,暂时不工作,经常叫我到他家去看他。尽管他知道自己的病有传染性,可他从不提醒我注意,而且他也不那么体贴我了。渐渐地,我动了分手的念头。可那天当我说出“分手”时,他不能接受,喝了很多酒之后就关上门动手打我,说我不该“欺骗”他的感情。我逃出去打了110。那天我很狼狈,自家钥匙在他家也不敢去拿,只好先去朋友家暂避。当时已是半夜,朋友借钱给我去医院看伤势。   第二天他很诚恳地向我道歉,说是被伤心冲昏了头。看他这样,我也不想起诉他了。他赔了我一部分医药费,还说要和我继续做朋友,让我再给他一次改正的机会。   我没有拒绝他。那段时间,他脾气小了很多,对我也更好了。我对他其实也是有感情的,于是我俩的关系慢慢恢复了。

  “约定”变成我的精神负担   没多久,有一次我们都在家,一个陌生女子突然到访,我觉察到他们关系不一般。后来那女子告诉我,在我提出分手之后,元民就找她相处过一段时间。对此,元民解释说当时他气不过想报复我,如今他们已经结束了。我心里一格愣,也没有追究。   自从我提过分手之后,他就对我盯得紧了。有时朋友打电话给我,他只要听见了,总要问个清楚。我和朋友碰头,他总有意见,似乎我的生活必须以他为中心。有一次我帮朋友搬家,而他正好有事也要我过去,我去了朋友家再赶到他家时,他就跟我吵。说到吵架功夫,我跟他没法比,每次他都能吵上好几个小时,往往吵到半夜。   由于争吵不断,今年过年时,我又一次提了分手。这一次他答应了,不过有个要求:既然分手是我提的,那么在感情上必然是我有愧于他,我必须给他半年到一年的“适应期”,这段时间里,我们可以各自交朋友,但我们两人还保持恋人关系,等期满再彻底断掉。我答应下来,不过我想,既然已分手,那我内心就要和他保持距离。在这段“适应期”里,我劝他再去找份工作,以分散他对我俩事情的注意力。   有一天他打电话约我见面,我正好和朋友吃饭,他犯了疑心病,硬说我有别人了,没有遵守“适应期”的“约定”。就算和别人交朋友也不违“约定”啊!但他蛮横地要求我不能推辞与他约会,否则要赔偿他的精神损失,或者他把我们的事捅给我的孩子和单位,让我做不了人。于是我只得和他见面。这成了我一个很大的精神负担。   元民总说,他是因为喜欢我才会这样说话做事的,可我真的很害怕。以前我对他是有感情的,现在感情完全变成了恐惧和压力,我不知道如何才能结束这段尴尬的“适应期”。


推荐阅读: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