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当两个工作狂在一起生活后

           他:王复29岁某杂志社编辑   她:陈珂32岁某广告公司老总   “不是跟你说过了,用B方案。”接听电话的陈珂向我们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即离开座位。面对一刻也不停歇的妻子,王复无奈地耸耸肩。   “她很干净利落,而黑眼圈却让人心疼。   ”这是王复对陈珂的第一印象。那是四年前,身为记者的王复,采访了刚走上正轨的陈珂的广告公司。这次采访,不仅仅是篇访问,更是两人一见钟情的证明。从那时起,二人开始交往,两年后,他们走上婚姻的殿堂。   他:“工作狂”的蜜月   举行婚礼后我和她去了她最想去的城市热那亚度蜜月,可是刚下飞机,公司就来了一个电话,说是有个大项目在谈,希望陈珂马上回国。陈珂挂上电话后给了我一个愧疚的笑,我知道她已经做好了选择,随后我便买了回程票。陈珂让我自己留下好好玩,我当然拒绝了,没有她的热那亚对我而言毫无吸引力。我没有生她的气,我本身也是个记者,很明白一有工作就得往上冲的责任,所以作为丈夫,我无条件支持她。“要知道,她对事业的执著热爱正是我喜欢她的原因之一。”王复说道。   回国以后,整整三个星期,妻子进入到无休无眠的工作中。即使是回家,也不过是要拿衣服之类的东西。比起这个空荡荡的家,我(外国神话故事)更加心疼她。于是每天为她做饭,亲自送到她公司。终于有一天,她回来了,高兴的我挽起她的手说:“走,去吃法国大餐。”可是她却哭了,把头埋进我的怀里。原来,那个项目被别的公司抢去了。我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肩说:“会好起来的,你还有我。”这是我第一次了解到妻子为了工作可以那么没日没夜地拼命,也是我第一次看见她哭。

  “女强人”的干涉   西淼:刚才你说到她脆弱的同时也谈到她对工作的热爱,可以说她是一个“工作狂”,她的这种强势,对你有没有影响?   王复:很有影响。她其实对我很关心,但是她的关心和一般妻子不同,她关心的不是我的生活,而是我的工作。结婚后,她希望我到她的公司去上班,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离她近,更方便照顾她,于是我辞去了记者的职务。结果,在她公司里没干几天,就发现,与其说我是在工作,不如说是在吃白饭。我的任务就只是在她给我的文件上签个字盖个章那么简单。而公司里的人看我的眼光也充满暧昧,我觉得自己就像个被养着的小白脸。不满的我向她提出了抗议,可是她压根就不把这当回事,说那是帮她把关。但是我对广告业什么都不懂,那些文件也看不明白,怎么把关。于是我又辞了职,到杂志社当编辑。结果才几天,什么事都还没做,我就被领导刮目相看。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妻子的广告公司极力和杂志社谈广告业务,而妻子对领导说要好好关照我。我不是一个小男人,我有我的尊严,不需要她的关照。没她的时候,我工作不也挺好。忍受不了的我和她大吵了一架,冷静过后,我们详谈了一次,终于她同意不再干涉我的工作。   西淼:在家里,是你干家务还是她干?   王复:保姆干。可是我发现,这样下去,家根本就不像家。永远都是空空的,没有一点人气。白天大家都工作,没有人。晚上,她最早也要十点才能到家,回来话也不多说,只   是喊着累,往床上一躺就睡着了。我希望改变这种状态,于是有一次,我说家里是不是缺什么该买了,提议一起去逛逛街。可是她倒好,说这是一个不错的广告创意,马上冒出专业术语,然后穿上衣服就又回公司了。躺在床上的我啼笑皆非。她回到家后,我故意问她究竟是爱我还是爱她的事业,结果她说没有可比性,我继续追问,她就说我的问题很无聊。我发现和她之间缺乏最基本的交流,有时我会想,这还是个家吗?我希望她不要把家仅仅当作一个睡觉的地方,希望她能赋予这个家活力。我明白不能要求让她像其他女人那样顾家,这对她来说也不现实,然而每次一和她说家里面的事,她就说去买这个那个回来好了。其实家并不是用钱堆积起来的。   她:忙完工作的陈珂倚着门,静静听着王复的话,并不插嘴。等到王复说完了,她轻轻一笑,诚恳地说:“我好像真有那么点不像话了,我虚心接受。”

  “女强人”也要“强”丈夫   西淼:你有没有意识到自己曾干涉他的工作?陈珂:没有。一开始我觉得他进我们公司,可以帮我做点事。虽然他对广告什么都不懂,不过不懂可以学嘛,可他又没兴趣,这是不能强迫的,于是就让他做些杂事,我也意识到这样做不对,所以他提出辞职时我很爽快地同意了。至于他杂志社的事,纯属巧合,正好赶上那么个机会,就提了他几句,没想到会闹   到那种地步。可我并不觉得这么做是不顾及他尊严,这只是人际交往的一部分,很正常的事。而且他在杂志社的工作,我认为并不比在我公司好到哪去,也不过是看看来稿,编编稿件。当然,后来我意识到,隔行如隔山,他有他的辛苦。但我希望他能够更有上进心,不要只想说当个编辑就够了,他可以有更深的发展,自己出书、当作家什么的。有时我觉得跟他出去挺没面子的,别人的丈夫都是什么总裁啊领导的,他只是一个编辑,而他自己在那种环境下也不太适应。   “工作狂”也需要爱   西淼:从世俗的角度说你们并不般配,你怎么看?   陈珂:我并不觉得我们不般配。什么叫般配,只有当事人才有权去说。我爱王复,他也爱我,这就够了。其实这个社会的言论有点奇怪,一个男人可以去成就事业而不妨碍家庭,而女人呢,如果有了事业就一定会妨碍家庭。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男人的背后有女人的支持,而女人的背后往往不可能有一个全心全意为她付出的男人。我希望他可以给我更多的包容,因我工作的缘故,那么爱小孩的他也愿意暂缓几年要孩子,就说明他很能为我考虑。当然同时,我也会尽可能多的去关心这个家,只有互相的努力,家才成为家。还有,不要看我整天忙忙碌碌的,其实我特别乏味,生活好像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是王复(到现在也只有他),使我不再感到孤单,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女人。他每周都会为我定一束花,送到我的办公室。也许女人都是不满足的吧,我觉得这渐渐成为一种例行公事,当然这主要是我的错。同时由于生活上太过依赖他,导致常常放纵自己而忘了去关心他,结果两个人的交流就少了,他不知道我要什么,我也不知道他要什么。   不过访问的最后,陈珂很有自信地说:“虽然我们的婚姻存在不少问题,但是我相信,我们一定能解决好。现今的社会,女人有事业已经不稀奇了,如何处理好事业和家庭的关系,还是需要两个人共同面对。


推荐阅读: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