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一场限时的偷欢,我犯规超时了

  记得《大话西游》里有一段话:如果上天能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一定要给这份爱情加上期限,我愿意是一万年。   我也曾有过一份加了期限的爱情,只是那期限太短暂了……   与暗恋的男人重逢   我原先是个清高孤傲的女子,幻想自己的爱情浪漫、唯美,男友英俊帅气、才华横溢……   上大学那会儿,我身边出现过许多追求者,其中真有几个条件不错的,可我都不容商量地一口回绝了。   “要,就要最好的”是我为自己立下的爱情信条。   认识安硕(化名),是在我大二上学年参加一次英语短剧排练时相识的。   安硕高我两届,经济系的高才生,学生会主席。在此之前,我对这位校园风云人物早有耳闻,只是从没想过有一天能跟他同台演戏,并且距离近得仿佛随时可以闻到他扑在我脸上的气息。   那些天,我晚上睡觉梦里全是安硕的影子,大概被幸福冲昏头脑的感觉也不过如此吧!   剧目还没上演,我俨然已是安硕的铁杆“粉丝”:每天想方设法追寻他的身影。有时即使远远望上他一眼,也会感到无限幸福和满足。   可惜,我的狂热痴迷显然没能引起安硕的太多注意。是啊,谁让自个儿没长个花容月貌呢!况且校园里暗恋安硕的女孩子绝不只我一个……   我从没敢对安硕表白过什么。直到安硕毕业离校,我们都只是走对面点头的关系。而我对安硕的那份彻骨眷恋,却是经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逐渐平复。   一晃四五年过去了,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原以为那份大学时代的少女情怀早就沉睡心底,可是后来当我在那次校友会上与安硕迎面相逢时,狂跳的心脏告诉我,其实我一天都没有忘记过他。   安硕潇洒依旧,岁月的流逝为已是一家上市公司财务副总监的他增添了更多的魅力。   整晚,我和安硕紧邻而坐。我俩都喝了很多酒,还聊起当年一起排练的故事。

  接受一份365天的爱情诺言   那次聚会后,我和安硕有时会发发短信,偶尔也会简短地通通电话。我一直没交男朋友,空闲时难免寂寞无趣,安硕虽已心有所系,可在英国留学的女友要一年后才能回来和他团聚。   慢慢的,安硕一有空就约我出去吃点饭或者喝喝茶,或者送我些礼物,像情人那样。这是多少次我在梦里梦见过的情景啊!如今真的梦想成真啦?!   如果我不问,安硕很少提起他远在异国的女友。就这样,我和他心照不宣地享受着这份暧昧的甜蜜。   2004年冬天,安硕患上流感。病来如山倒,这个我眼中坚不可摧的大男人,眨眼间变成了羸弱不堪的小孩子。   足足一个星期,我细心地照顾他,每晚都看着他吃完药,再关上灯,独自打车回家。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帮他把水晾好,把药一粒粒在他手心里数好,安硕忽然紧紧拉住我……   那天夜里,我蜷在安硕怀中,从头到尾诉说当年对他不见天日的爱恋,我说,这次我一定不会再错过。安硕帮我抚去脸上的泪,说,他已许下婚约,他和女友两家是世交,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父亲得过一场大病,如果没有她们全家当年的帮助,他的父亲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安硕说,他能给我的,就只有一年的时间,如果我同意,他很乐意毫无保留地给我一份限期一年的爱情。   反复掂量这份“限时爱情”,我恨自己不争气,宁肯为拥有一年的偷欢而透支一生的幸福。反过来,我又笑着安慰自己说,谁也不傻,再牢固的情感也架不住时间和空间的消蚀,看着吧,一年之后,我会让安硕心甘情愿地在婚约上换上我的名字。   一切深思熟虑后,我提着两只旅行箱叩开安硕的公寓门。

  爱情过期,我却忘不掉和我谈过情的男人   我的“限时爱情”从2005年初正式开始。我尽量不让自己被那该死的期限困扰,拼尽全力营造家的温馨,每天都将房间收拾得清爽整洁,客厅里永远飘着淡淡的百合花香。   安硕喜欢从后面搂住我,感叹,“家里有个女人就是不一样啊!”要是晚餐桌上摆几个我精心烹制的菜肴,安硕会像个孩子般兴奋不已。他喜欢夹菜送到我嘴里,然后笑着看我吃下去,有时还会一边往嘴里填东西,一边含混不清地说,“你要真是我老婆该多么好!”饭后,安硕抢着刷碗、拖地,然后帮我沏上热茶,端来水果,再拥着我一起看碟。把一切都做得那么自然。   365天也不过是眨眼之间,双宿双栖的日子过得越久,我越感觉心力交瘁。去年中秋节晚上,正当我和安硕你一口我一口相互喂对方吃月饼时,安硕接到女友的越洋电话。她说,已经在上海点击查看上海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联系到一家公司,春节前就能回国,让安硕也早做准备,到时候一起去大都会闯天下。   眼看着我的计划破灭了,而安硕则在按部就班地履行着他的诺言。两个月前,安硕被上海一家猎头公司推荐给外滩上的一(寓言故事)家外企,那边的朋友也开始帮着安硕联系租房子。那些天,安硕好像为了补偿,对我好得不得了,我心里则跟针扎般疼。   前些天,我特意挑一天早回去,帮安硕整理东西。整整一夜,我俩谁也没合眼。 安硕果真像他说的那样,不会亏待他爱的和爱他的女人:送我上出租车时,安硕塞进我手里一枚钻戒,我知道它的价格,抵得上普通人几年的工资。   安硕说,其实我比他的女友更适合做他的妻子,我不知道他这话是不是为了安慰我……


推荐阅读: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