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被伤害的小女孩,走上了极端的“情路”

          在咨询室里诉说这一切的时候,晨曦像个小女孩一样地哭了,她说其实她还爱着君朗,而且这辈子也许只会爱他一个了……   晨曦的初恋是在19岁那年。   那一年,是晨曦出生以来头一次离开这座浮华而喧嚣的城市去远方。远方其实也并不很远,17个小时的火车而已。可是对晨曦来说,一切都陌生得仿佛隔世一般,以至于她开始怀疑起自己当初的决定——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候,她誓死也要离开父母,想去体验独立的味道,然而独立的日子才刚刚开始,她就胆怯了,寒冷干燥的空气、粗糙寡味的食品和大大咧咧的人群,让她几乎想要退学,直到君朗出现在她面前。   君朗是一个人见人爱的阳光男孩,晨曦遇见他是在阶梯教室,上公共课。其实确切地说,不是“遇见”,因为君朗不是她的同学,是她的老师。深秋的北方阳光透过大大的玻璃窗洒在讲台上,君朗穿一件墨绿的休闲西装站在阳光里,神采飞扬、出口成章。而晨曦,则一个人默默地坐在角落里,听见自己狂乱的心跳和紧促的呼吸。从那一刻起,她开始喜欢上新的环境,因为这个环境里有了爱和盼望。晨曦突然活泼开朗起来,以后的每次公共课,她都和其他女孩一样抢坐在第一排,想尽一切可能的办法吸引君朗的注意。君朗的确也注意到了她,但是那种注意模糊不清,让晨曦愈加坐卧难宁。她认定自己是在单恋了,于是百般抗拒内心的感情,可是越抗拒,感情却越强烈,学期末了的时候,她终于冲到君朗面前,说:“老师,我可以打你的呼机问你问题吗?”

  接下来的事情简直让晨曦幸福得快要晕过去--君朗不但回复她的电话,而且还主动邀请她参与自己的一个研究课题。寒假的时候,晨曦没有回家,跟着君朗出入在他的实验室里。在晨曦看来,虽然大家什么都没有挑明,但恋爱关系显然已经名正言顺地成立了。和君朗在一起,她既骄傲又自卑,骄傲的是能够和这样优秀的人在一起,自卑的是他太优秀了,晨曦怀疑自己有点配不上他。   开学前的一天,他们在实验室里呆到很晚,临出门的时候,君朗从背后抱住了晨曦。“你让我有感觉。”君朗呼吸急促地在她耳边说。晨曦整个人立刻瘫软在他的怀里,任由他滚烫的大手伸入自己的毛衣……虽然整个过程晨曦都几乎处于丧失意识的状态,但她知道自己是心甘情愿的,她的每一个毛孔都愿意为他打开……一切风平浪静之后,晨曦听见君朗说:“对不起。”她没有力气去思考他的意思,只是用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第一次,给自己心爱的人,她虽然害怕,但她真的愿意,而且愿意一辈子这样跟他在一起。   第二学期开始了,晨曦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蓬勃的渴望,她要更加努力,让自己更优秀,更配得上君朗。然而,君朗却开始回避起她来。上课的时候,他再也不看她,下课铃一响,他就拎起电脑匆匆离开,然后一个礼拜不回她的电话。晨曦几乎要急疯了,最后索性不去上他的课,而是等候在教室外面,等他出来的时候,迎上去。君朗看见她,有些慌张,低低的声音说:“有什么事情?去校外等我。”晨曦言听计从,她不想看见他为难。

  她到了他指定的一个离学校很远的咖啡馆,半小时后他也来了。晨曦红着眼睛说:“我……只是很想你……”君朗立刻摆摆手打断她,他点燃一根烟深深地吸一口,沉默了很久以后,说:“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对你有感觉,不过,我们不可能的。那一次,真的很抱歉,我太冲动了。”晨曦开始浑身颤抖,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她觉得自己就象是被当众脱光衣服一样地羞辱,可是在君朗面前,她根本已经顾不得尊严。“我是想……毕业后……和你在一起……”她说。“真的不行!”君朗不耐烦地把烟头按在烟缸里。“我有女朋友,明年从国外回来我们就要结婚了。你是一个聪明的女孩,这么跟你说吧:男人和女人不同,男人是把性和感情分开的,我们发生关系以后,我也分析过自己,我想我的潜意识里可能是想在结婚前有一次性经历……”接下去他说什么,晨曦全都听不见了,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咖啡馆的。   晨曦病了一个礼拜,班上的同学轮番来探望她,好几个男生写了暧昧的卡片,趁机对她表示爱慕。晨曦躺在(两性故事)床上,一遍遍地想象自己如何爬上学校最高的楼,如何跳下去……可是等到真的有力气爬上楼顶了,晨曦突然大彻大悟:凭什么要死的是自己?为什么不让他去下地狱?

  从楼顶回到地面,晨曦觉得自己就像获得了新生。她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君朗女朋友的情况,然后去邮局打了一个越洋电话给她;接下来,她又写了一封匿名信到君朗所在的系里,揭发他骚扰女生。这封信很快引起轩然大波,虽然系里查不出证据,但人们开始议论纷纷,没多久,就传来君朗辞职的消息。晨曦一边若无其事地听大家津津有味的评论,一边拼命读书,很快就成了班里的头名状元。拿到奖学金的那天,她邀请了一个一直暗恋自己的男孩,吃饭、蹦迪、喝酒,玩到深夜,然后去学校的小花园,主动和懵懂的男孩发生了关系……男孩紧张得难以自持,口齿不清地说:“我将来一定会娶你!”晨曦大笑,然后说:“我将来一定不嫁给你!”   和这个男孩的公开恋爱勉勉强强地维持了半年后,晨曦说:“够了吧,我们可以分手了。”男孩没有反对,这半年来晨曦的反反复复已经让他疲惫了。接下去,大三、大四,晨曦不断地更换男朋友,不断地发生关系,每一次,她都会问:“你会和我结婚吗?”而对方竟然也都会老实地回答:“不会。”除了交男朋友,晨曦还开始沉溺于网上聊天,也有见面的,只要不让她过于反感,她都会满足他们的生理需求。最让晨曦自豪的,是无论她怎么堕落,她的成绩还是好得令她自己都奇怪,直到最后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结束了这段北方生活。   毕业后,晨曦又回到了自己的城市,又成了父母眼中的乖乖女。工作是父母给安排的,一般人很难进入的大企业,工资和福利待遇都让她的同学只能望其项背。尽管如此,晨曦的情绪却开始没来由地低落下去,半夜醒来,常常感觉到揪心的疼痛……


推荐阅读: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