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两不耽误,家内有爱家外有情

           采访人物:中仁,男,36岁,北京点击查看北京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某集团公司审计处处长。   中仁是我一位好朋友的好朋友,在我们共同的好朋友的极力鼓动下,他才同意给我讲述他的故事。前提条件是:“你可以录音,也可以记录,但绝不可以用真名和真实单位,否则我就完了。”   其实,在以后的采访中,所有的采访对象都无一例外地提出了这个前提条件。   也许所有的人都有给别人讲故事的冲动和成为一个故事中心人物的渴望,但没有一个人愿为此承担风险。   首先,我要告诉你的是,我走过的路可能是一条在你眼里再正常不过的道路了。我出生在河北的一个小县城,我是家里的长子,从小学习成绩不错,也懂事,是老师家长很喜欢的那种好孩子好学生。我下边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家里的经济条件不是很好,我们兄妹四人都很要强,生活上我们很节俭,但学习成绩总是班级的前几名,后来我们四个都考上了大学,这在当地都传为美谈。   我是在北京上的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到了现在的这个单位,一干就是十几年,其实当时我想考研究生,我认为自己还是挺喜欢读书的,但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允许。作为普通老百姓的父母,供我们四人上学,高兴和自豪不用说,但经济上的压力也可想而知。   说到这里,中仁停住了,他看看录音机,说:“我是不是跑题了?”我说:“没有。你沿着你的思路说就可以。”点了根“中华”烟,中仁又接着讲了起来。   这个单位不错,尤其是对我这样从外地来、又没有什么背景的穷孩子来讲,当年要不是我在学校的成绩还不错,又是学生干部,也不会分到这个单位来,要知道当时的留京名额是很紧张的。在单位,我认认真真地干,收入也不错,给老家做了不少贡献,可以说,该办的事都办了。现在,我弟弟妹妹的工作也还可以,父母都退休了,在家安度晚年。

  为什么要说家里的这么多事,我是想告诉你一点:就是那个时候,我的压力很大,家里要照顾,单位里要进步,我自己也要组建自己的小家庭,一点点地努力,各种事就不断,我就没有轻松的时候,一天到晚,总是处在比较紧张的状态。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前两年,我提拔为正处,全面负责集团公司这个系统的业务。其实这些业务我早就驾轻就熟了,按部就班地处理就可以了,手下的几个人也挺得力。家里房子也买了,孩子也上学了,成绩不错,也像我小时侯一样不用大人多操什么心,我爱人把家里打点得挺好,我基本上不用费心。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好像人生进入了一个驿站一样。其实,我也不是不想再进步了,我心里清楚,像我这样的人再往上走,就全看运气了,跟你的努力程度关系不大。就是有戏,也要再过几年。   这些方面轻松了,别的事就找上来了。生活就这么怪。   中仁很认真地看我一眼,那意思好像是说:我就要进入主题了,你注意听。其实我一直都在很认真地听,努力营造着一个理想的聊天氛围。   那次是我到南方一个城市出差。我的工作性质决定了我出差不是开会就是查帐办案,那次去就是查帐,一个很小的事,是对我们一个子公司的下属公司的财务负责人的一个举报。本来不需要我们总部派人去,更不需要我亲自去。但那段时间我在北京的心情特别烦躁,总想出去转转,就去了。也许这就是缘分吧,该有点什么事发生。   我到的当天晚上,在正式接待完之后,子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跟我关系不错,在我房间跟我闲聊,就说:这么个小事就麻烦你大驾光临,你小子是不是有什么别的打算?我说:在家时间长了,想出来转转,看看朋友嘛。他说:这个事是小事一桩,你就不要小题大做了,要不我们也没面子。再说,那个女人也挺不容易的。我就开玩笑:女人?怎么回事?你是不是……   他乐了,说:我比你还正经,我老婆比你老婆厉害。再说,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她们家老人跟我们家老人是好朋友。   我说:你讲上人情了,就从轻发落吧。   其实,我也清楚,事不大,走个过场给个处分就行。   处理完了公事,我玩了两天,在我走的前一天晚上,我推掉了当地的陪同,想一个人在房间静静地呆会儿,她就来了。   她就是这次我来处理的当事人。   她姓陈。   我们之前曾在公司的小范围会议上见过一面。说实话,当时我并没有看清她长什么样,我们俩的座位离得比较远,她一直低着头,说话声音跟蚊子叫似的。公司只给了个记过处分,也没有调动她的工作。

  她的到来出乎我的意料,我也没什么热情。但她像换了个人似的,一改会上的倒霉样,落落大方,不卑不亢。她说来谢谢我,还拿了点当地的水果。   刚开始我还有些警惕和不耐烦,但过了一会,慢慢聊开了,我也就放松了:事都处理完了,没必要老那么紧张嘛。   她长得并不怎么漂亮,但属于那种挺耐看挺有味的那种女人,她的身材很好,是成熟少妇的那种味道,丰满但并不臃肿。后来我才清楚,其实我潜意识里喜欢的就是这种“杨贵妃”式的丰满女人。她看我的眼神很特别,我觉得那里边有点幽怨,也有点撩拨,有点勾人。   后来的事,完全是她主动的。虽然我们聊得不错,我已经几乎忘掉了她是我来处理的对象,但是我也不知下边会怎么发展,我在这方面完全是个外行。我前边给你说过,10来年的时间,我有干不完的事,根本就没有什么别的心思。以前出差也跟接待的人去过歌舞厅之类的场合,跟小姐有过接触,但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不是说我没有性的欲望,而是我觉得那些个小姐又可怜又脏,而且更担心的是被别人抓住什么把柄我这辈子就完了。   但这次不同。   这次来的这个公司的负责人跟我的私交都不错,这也不是什么他们给安排的节目。宾馆房间的气氛也特别好,面前的这个女人又很投缘,我的心情很放松。一切的一切,都注定了似的。   细节我就不多说了,反正我们最后就上了床。出乎我意料的是,我们在床上的感觉非常好。她很投入,很有激情,很快就到了高潮。在她的感染下,我也很亢奋。我们连着做了两三次。   她没有在我这里过夜。   她走后,我很快就睡着了,可能我太累了吧,并没有想太多。第二天醒来,当地的公司的接待人就张罗着吃饭送行,赶着去机场。直到我静静地坐在飞机上时,我才把前一晚的事翻来覆去地琢磨了好几遍。   闭上眼,小陈的影子一直在我脑海里晃动,她的声音,她的味道,她的眼神,她的身体……   我这是在干什么?这就是现在流行的一夜情吗?她来找我图什么?这对我今后的生活会有什么影响?……

  我回忆昨天的每一个细节,她的每一句话。最终,我想我想清楚了几点:首先就是这件事是一个有趣的插曲,不会有什么危险,从头到尾都不应该是一个圈套。第二,她应该是知道了我在她的问题上的宽容态度,心存感激,又加上对我有些好感……   说到这儿,中仁停顿了一下,说:我一直挺有女人缘的,别人包括我老婆都这么说,不好意思,这样是不是有点自己夸自己呀?我连忙说:不不,你是挺招女人的。   我的话并不完全是恭维。中仁确实可以说得上是仪表堂堂,个子虽然不高,皮肤略有点黑,但很有男人的阳刚之气,言谈举止颇有些绅士风度,可以说是中年黄金男人的标准形象。   另外,就是她的家庭生活肯定并不是多么美满。昨天我曾问她爱人是干什么的,她轻描淡写地说了句:书呆子,小职员。她在床上的表现刚开始也有点拘谨,和我一样,显然不是此中老手,但很快就有兴奋的满足。从我的感觉判断,那不是装出来的,好象确实平时有些性方面的压抑和不满足。   这件事从一开始我就是被动的,那么后边我也不想主动发展,看情况吧。   下了飞机上了出租车以后,我忽然意识到:我这是在回家的路上,从昨天开始到我在飞机上的思索,我竟然从没有想到我的家庭和我的爱人!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我先是感到内疚,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老婆,然后又觉得有些奇怪:我怎么直到现在才会这么想呢?昨天的“事发现场”,我除了判断事件本身是否具有危险和关注于小陈的身体以外,怎么就没有丝毫背叛的感觉呢?是不是我的潜意识里早就有这方面的贼心而只是一直没有贼胆或者是没有合适的机会而压抑自己,一旦气候土壤合适,早就有的种子毫不犹豫就破土而出?   但路上的时间不容我多想,出租车很快就把我送回了家。此时距我爱人下班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了。我给她去了电话,说我已经到家了,她的反映跟往常一样平淡,说她呆会就回来了。5点多钟。儿子和爱人先后进了门,儿子吵着问有没有给他买礼物,我说时间紧没顾上,下次一定给补上,儿子闹了一下就去做作业了,爱人则开始张罗起了晚饭。   一切的一切都跟往常没什么不一样。

  我也很平常,心中并没有什么负疚。   那天晚上,我没有和爱人做爱,怕她会细心地察觉什么,推说中午喝酒喝多了。爱人说:你总这样,以后少喝点。然后自己就睡了,本来这方面她就没有多大的需求。我却一人在客厅了坐了很晚,抽了很多烟。   这时我所想的跟飞机上想的内容又不一样,我不在想小陈,在想我爱人,我的家。   我为什么这样若无其事,做了这样的事,我怎么对爱人和家庭居然就没有一点负疚感?难道说我对我爱人和家庭就一点不在意吗?   不,不是这样的。   我跟我爱人是通过别人介绍认识的,我上大学时谈过一个女朋友,但毕业分配时她分回了老家,刚开始两人还书信不断,后来慢慢地就分手了。我是那种比较现实的男人,绝不会干出“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浪漫事情来。再后来别人就张罗着给介绍对象,我现在的爱人是我见过的对象中第二个,北京人,师范大学毕业,在一个中学当老师。   她那时对我不是很满意,主要是她妈妈给她灌输的思想:嫌我是个外地人,家里负担重,以后老家会经常来人,穷亲戚很麻烦。但她还是没听她妈妈的,觉得我人不错,工作也不错,人又上进,再接触我老家的人,发现并不像她妈妈说的那样,老家的人自觉得很。我们谈了一段时间后,就结了婚。   我对她的感觉是:人很文静,气质也不错,老师这个职业很稳定,跟复杂社会接触也少,比较单纯可靠。婚后的日子虽平淡无奇,但我们也恩恩爱爱,没有什么大的冲突。前些年我们的经济条件不宽裕,我过苦日子惯了,无所谓,她也跟着我精打细算,日子过得很仔细。这两年条件好些,她还是从不乱花钱。她说她的职业是老师,本来就应该穿朴素点,再说,都这个年龄了,她又没什么场合,还是攒着钱给孩子将来上学吧。

  多好的女人啊!我想着爱人的优点,觉得有些感动。可我对她就完全满意吗?   中仁的这段话里充满了感情,甚至眼睛都有些湿润。发现我认真地注视着他,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自嘲地说:让你见笑,我还有些多愁善感呢。我真诚地说:这很正常,一块过了这么多年,怎么会没有感情呢。   可要说不满足,也有。她是个优秀的初中老师,可生活中也像个老师,一切都是程序化,按部就班地生活。而且,她在学校与社会接触少,成天和孩子在一起,操的全是孩子的心。慢慢地我就觉得她这些年的“进步”、变化(寓言故事)都很小,她的思维就像是好多年不变的教材一样,我们的性生活也是一成不变,可以说是固定的时间、地点,甚至是姿势、神态等等。我有时甚至想,好像是踩着上课铃进教室、踩着下课铃出教室那样。我也曾尝试着改变,但她并没有多大的积极性。   按说,生活也许就是这样,老百姓的日子就是平淡是真,我们还能够怎么样?还要奢望些什么?可我真的满足了吗?以前我想是的,可这次我为什么轻易地就跟一个“新鲜”女人上了床呢?完全是在一种清醒的状态下呀!我可能还是不满足,希望生活中有所变化,希望自己的生活多些色彩。   我又想,这纯是我自己一方面的想法,要是我爱人也对我哪方面不满意,如果她也有类似的机会的话……我不敢再设想下去,我是绝对不能容忍的!绝对不能!后来我跟小陈接触多了,发现她其实就有很多方面对她爱人不满,这个过会儿咱们再说。先说我当时的想法。   毫无疑问,我这样是应该受到谴责的,是对不起爱人的。可我是一个大男人啊,现在社会上哪个成功男人没有些类似的“活动”?有钱的凭钱,有权的凭权,没什么本事的话,耗费时间在网上聊天都能捞上个一夜情。我就应该一辈子规规矩矩地睡在自己的床上,重复这种毫无激情、千篇一律的生活吗?   这么多年了,我谨小慎微、兢兢业业,整天活在道德和责任当中,先是刻苦上学,毕业后又夹着尾巴做人,上为父母操心,下为弟弟妹妹着想,接着又是自己的家庭孩子,哪一天、哪一刻是为自己的感觉和痛快活着呢?我爱人对目前的生活是很满足了,可我有些地方不满足,那么我在外边弥补一下也是有理由的吧。而且,我绝不会再进一部发展到离婚、家庭破裂的程度,给爱人和孩子造成大的伤害,那是绝对不会的。

  我想了半天,有为自己开脱辩解的成分,后来也有思考问题的成分。我们这些人,读过几天书,凡事可能就会比别人想的多一些,动不动就扯到了文化现象、社会价值什么的,这可以说是个毛病,也可说是个优点吧,小知识分子的共性。   我接触的人不像你们记者那么多,可也不能算少。在我认识的男性朋友中,有婚外感情和性经历的人不在少数,比例高达80%以上。他们的境况跟我大同点击查看大同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小异,也不是什么高官巨富,就是个小官僚、小商人之类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我们有时候说起这方面的事,大家也都很自然正常,有的人可以说是在故意炫耀,丝毫没有不道德、受谴责的感觉。我觉得这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带有社会普遍意义的问题,家庭、婚姻、感情、道德、责任交织在一起,很难说谁对谁错。要不,你们记者为什么会关心这个问题来采访我呢?   中仁停顿了一下,然后笑着问我:咱俩这么聊,算是哥们了吧?我给你说了半天,都倒出来了,你老兄有没有这方面的事?   这个问题我早有准备:你问人家半天,你自己怎么样啊?是个同路人还是个卫道者?我暧昧地笑了一下,说:我也有故事,说起来话比你还长呢。今天我采访你,咱就说你的故事。你要想听我的,该天咱们约个时间,你请我吃饭,我给你讲。   后来,我跟小陈来往还是较多的。那次出差回来的第三天,她就给我来了个电话。闲聊了几句,问我挺好的吧。我说挺好,然后问:你呢?   她在电话里说:挺好的,就是想你,什么时候再来呀?   我说:我也想你,我找机会吧。   大概过了一个月的时间,我又有一个机会到小陈那儿出差。安顿好以后,我就给她挂了电话。听得出来,她很高兴,连声说:你怎么不提前告我一声?真是的,好,吃完晚饭后我去看你。   那天晚上的见面,我们就像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亲热而自然。我们从容地洗澡、做爱、聊天。如果说上次我还有些紧张或警惕的话,那么这一次,我是彻底地放松和放纵了自己。   那天晚上,我没有让她在我房间过夜,我怕引起她家人的疑心。她反而一点都不紧张,说没事。但我还是坚持让她走了。

  后来,她特意请了一天假,陪我到郊区去玩。到了郊区,我们就像一对热恋的情人一样,那种感觉这是好久都没有过了。   我问过她的家庭的情况。她的丈夫是当地一个医院的化验员,医院的工作很忙,而且经常倒班。她丈夫是个老好人,性格甚至有些懦弱,没有什么社交能力和社会活动能力,在医院的收入也还过得去。他们结婚两三年,还没有要小孩。她说她还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因为觉得丈夫虽然是个有家庭责任感的人,但是能力很一般,一眼就可以看到他退休时是什么样子。小陈自己从小喜欢文学,看的书很多,否则我们也不可能聊得那么投缘。她有过很多梦想,但却从没有实现的机会,大学毕业谋到这份工作,也还算满意,谈了几个对象都没成,后来家里人催得急了,就比较随便地跟现在的丈夫结了婚。当时想着人还比较可靠,靠得住,就这样吧。可是后来越来越觉得靠不住。在这个社会上,不是说男人老实就可靠,靠得住的男人是要有一定本事的男人,有能力让女人依靠,能让女人觉得被保护呵爱。她丈夫在性生活方面也是特别老实,可以说,她在生理和心理上都没有得到满足。   我说,你为什么要找我呢?你会离婚吗?   记得小陈当时就笑了,说:你放心,我不会赖上你的。离婚的可能性不大,她丈夫也不坏。再说,她自己又有什么了不起,一个长相一般、才华一般的女人,离了婚还能找什么样的好男人?   她那天晚上来找我,有一时的冲动,也有赌气的成分,还有对我的好感。以前我到这来出差,她就见过我,也听他们的同事说过一些我的事情,后来又听说我手下留情,就想来谢谢我,潜意识里也有点觉得我能保护她的意思,反正有事了自己的老公也指望不上,只知道埋怨指责她。再后来的发展,就有点动感情了。   我给她说的很清楚:第一是我们不可能有将来的婚姻家庭,就是我不会为了她离婚什么的;第二就是不要觉得我在集团总部就可以保护她,再去做什么蠢事。   她说,她自己也想明白了,我们聊得来,床上也和谐,就是情人的关系,是对各自婚姻的一种补充,她不会有什么过多的想法,也不会要求我什么。

  这就是缘分吧。我想,男女之间也许有很多种缘分,有的会组织成家庭,朝朝暮暮,天天厮守在一起,家庭中有的恩爱甜蜜、美满和谐,也有的磕磕绊绊、凑凑合合。也有的像我和小陈一样,本来在各自的轨道上运行,忽然有一天就有了碰撞,相互进入了对方的生活,但我们只能是对原来生活的一种补充,是原来主旋律中的一个小插曲。我们都不可能给对方什么承诺和结果,就是享受在一起时的一段快乐时光。   我们就一直保持着这种关系。一般一个月左右我们会见一次面,我去的时候多,有出差的机会,也有自己给家里说出差实际上自己掏腰包的时候。她也找机会来,因为她的经济条件也还可以,这些都不会成为我们的负担。   有意思的是,我们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就是有了我们这种关系以后,反而对各自的家庭“有益无害”:我们都多少有点内疚,原来看自己爱人不顺眼的地方、要挑剔的地方,现在都不会去主动生事了,因为我们还有另外一个小天地,本来就对不起人家了,尽量弥补还觉得不够呢。   也许有人会说我狡辩,可这是事实。   我也想过,其实人是一种贪婪的动物,很不容易满足。小陈就一定会比我爱人好吗?不见得。如果我跟小陈结合了,在一块的时间长了,我同样会不满足,会发现她的缺点,就是再比她强很多的人也一样,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人。而且更重要的是,现在我们保持这样的距离和见面的周期,同时都清楚我们不会限制和要求对方什么,这样就很轻松。如果天天在一起,没有距离了,有了要求和约束,鸡毛蒜皮的事也肯定得吵得闹。   那么这种关系会维持到那一天呢?我也说不准,随缘。那天觉得没意思了,没感觉了,或者是累了,或者是我们之间谁又有了新的发现和安慰,我想我们也就可以说分手或者不像以前那样热乎,大家也没什么约束和责任,完就完呗,就当是一个美好的回忆珍藏起来就可以了。   就这么一个情人?   我看中仁一副讲完故事的样子,就追问了一句。因为从朋友那儿来的情报是:这家伙不但能说会道,有想法,而且现在完全是情场老手了。   中仁乐了:你小子还不满足啊?那老刘都跟你说什么了?   一个也好,两个也好,不论有多少,都没有什么意思了。就是这第一步的时候惊险刺激有故事,脑子里翻来覆去的想。第一道心理防线被突破后,后边的事就不新鲜了,无非是重复而已。

  我是还有一个女朋友,跟工作没关系,是在跟小陈的事发生之后,有一次在酒吧陪朋友喝酒认识的,她是弹钢琴的。她有一次失败的婚姻,有很高的艺术天赋可就是不会经营感情。她比小陈复杂,也比较另类,是什么都不在乎挺反叛的那种小年轻。她有很多地方我们这个年纪的人都理解不了,尽管我只比她大8岁,就跟两代人似的。我们在一起更多的是喝酒聊天唱歌。   家里都挺好?我小心翼翼地问。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中仁笑了。   我这么跟你说吧,有这些事,我在家的时间肯定没有以前那么多,但工作忙应酬多也是家里能理解的,我爱人没有怀疑过我什么。我在家的时候就好好表现,在外边的时候就放松一点。   我绝对不会有意伤害家庭和亲人,啊,对了,我觉得我跟我爱人的关系现在就像是亲人一样。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也不想改变她什么了,完完全全是家里一个必然成员的那种感觉。当然我知道这是歪理,经不起推敲,可我就是这么想的。我会控制自己,不能危害到家庭的完整,我们还有孩子,我知道家庭破裂给大家会带来什么样的伤害,我会很小心。我也许是在玩火,但是生活本身又有谁能说得清楚呢?


推荐阅读: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