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像一朵花一样,越多的蜜蜂围着我,我越高兴

           讲述人:伍蕾   性别:女   年龄:30岁   职业:公务员   伍蕾是个很有味道的女人,这一点比她的漂亮更引人注目。   她说她终于鼓起勇气说出这件事了。她得了“病”,一种极度花心的病,总是像个男人一样去征服对方,然后抛弃。   伍蕾很真诚,也很困惑,我相信她并非为炫耀而来。   我有个幸福家庭   我和老公乌重相是经人介绍认识的,他是个很沉稳的人。在一件事上,我总是反应比他快,但他看问题比我深邃。每次都按我说的来做,结果吃了亏。   虽然我是家中的独生女,父母都是领导干部,但结婚后,他主外,我主内,我自认把他招呼得蛮好。他从来都没洗过袜子,要烫衣服,他只要说什么时候要就行了,连灯泡都是我换。   虽然我老公很忙,但对我很好。我好动他好静。我喜欢旅游,他不喜欢,但还是会陪我。一般我要求什么,他都会答应,我并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他也比较听我的。   我每天接送孩子,晚上一定要回家做饭,能自由支配的只有中午的一点时间,你说我能做什么?而且我的家庭很美满,不需要用婚外情来弥补什么,也从没想过要离婚。   但我确实已经拆散了两个家庭了,至少有三个男人都说在等着我。我蛮烦,也不知道到底是我的错,还是他们的错。

  我生了儿子后他才结婚   程江辉是我结婚前谈过的一个朋友。他蛮幼稚,想找个比我强的人,而他接触的都是些层次比较低的人,没什么发展前途,而且我懂的他不懂,两个人谈不到一起去。我们相处了一年多就分手了。   他一直对我怀着希望。一直到我生了孩子,他才结婚,而且就把房子买在我家附近。我们一直都有联系,有时发发短信、吃饭。   他老婆马上就要生了。有一天我给他打电话,问他在干什么,他说吃饭,我说我也在一个人吃饭。他竟然把老婆送回去来陪我。他说心里还是爱我的,结婚生伢都很无奈。   因为我们是同事,我出差的时候,他也一定要求去。有时我中午没去吃饭,他就送过来,还总背着老婆来找我。   他老婆是个嫉妒心很强的女人,把我们的照片都烧了,对他也管得蛮严。虽然我们只是正常交往,但这样也不好,我敢说他的家庭绝对维持不长了。   (我问伍蕾她老公知不知道她和程江辉的事。她说老公知道我们谈过,但不知道我们仍有来往。不是我故意隐瞒,是他根本没问过。)   他离了婚劝我也离婚   去年5月,我在家休产假,经常玩游戏。在游戏里谭后林很照顾我。有一天已经到了凌晨,我很好奇,问他怎么每天玩这么晚,老婆没意见吗?可能这句话触动了他的神经,不久他就约我吃饭,说他想离婚,压力蛮大。   后来他路过我们单位,让我请他吃饭。这次他的抱怨更多了,说在家里他和老婆一人一间房,一人一台电脑,还说老婆总和别人视频,他们经常吵架,这种生活已经持续了两三年了。   之后他就在游戏里说我是他老婆。忽然有一天他说准备离婚了。我在凌晨一点打电话开导他,说一个家庭不容易,还有孩子,离了婚怎么办?他说找你啊,而且还说我老公的坏话,我有些反感。   离婚大战开始后,他说老婆在和他争财产,这下他把老婆完全看死了。他们协议离婚是我找一个朋友帮忙办的,手续很快就办完了。早上领了离婚证,中午他就请我吃饭,把证给我看,意思是他是自由人了。因为我有车,就帮他搬了家。他开始租房子住,从此也开始更频繁联系我,一搞眼泪流:你嫁给我,我给你幸福生活,你跟我在一起肯定比跟乌重相在一起舒服。他甚至说为了我的孩子我们俩不要孩子都行。   我想我凭么事离婚,就一直拖着。我们还是保持着联系,天气好的时候,我会开着车带着他和他孩子到外面玩,还给他孩子买吃的穿的。我主要是觉得他孩子(儿童故事)蛮遭孽。有时候他有个头疼脑热,我总给他带药。我觉得这没有什么,他也许以为这是种暗示,就常常骂我没勇气。还责怪我说现在还有你这样的女人,每天守着家,让我学他前妻,离就离没什么了不起。我把好话歹话都说了,就差没让他滚蛋了。   前两天我出差回来,他又约我,我已经很厌恶他了,埋头吃饭,吃了就走,他很沮丧。他说看来是离开的时候了,我说做朋友不好吗,为什么总往感情上扯?   (我问伍蕾:“你、谭后林还有他孩子一起出去玩,不觉得像一家三口吗?”她侧脸想了想反问我:“是不是我对感情的阐释和一般人不一样,我给的是友情,他们总觉得是爱情?”)

  他为了我不肯谈恋爱   在接触谭后林的同时,也是通过玩游戏,我认识了温新华。他和我年龄相当,人长得很帅、条件也很好。他说再也不谈恋爱,要等到我离婚。他自己都明白我们结婚会有几大压力,他总是回避。我说我给你介绍,他总说我就这样。   他太内向了,没谈过朋友,也没有任何社交。我到他屋里去,大白天都把帘子拉着,阴森森像个洞穴。他在单位也蛮古怪,一个人看小说看一天不和人说话。   他告诉我他相过一次亲,但总把她和我比,觉得不如我好,因为那个女孩宁愿饿着,连微波炉都懒得转一下。我劝他说我以前连拖把都不拿的,婚姻会把一个女人磨练出来。他不听,仍然约我见面。我很怕把他耽误了。   (我很怀疑这些男人的品质问题。伍蕾说:“我知道他们都是正经人。我们都已经结婚了,上个床无所谓。但他们都像小朋友谈恋爱一样从感情入手,并不要求我的身体。而且你想啊,有点板眼的男人都去搞别的了,怎么会天天在家上网呢?”)   我从来没想和他们结婚   我和老公也有过争吵,但到现在为止,我和他还是最投缘的。如果我真的爱上了别人,我会离婚。但我从来没有过和他们结婚的念头,他们的缺点都蛮致命。   谭后林总是不懂装懂,又说不出个一二来。我是研究生毕业,对他并不是有意鄙视,但他说话确实不在点子上。   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他们总说人坏话,觉得他们人品有问题。每次他们给我打电话,问我老公呢,我说应酬去了。他们就说这样的男人还要他干什么。有时我上网晚了,解释说刚做完家务。他们就说怎么要你做,你老公怎么不做?他们心胸蛮狭隘。当然更多的时候他们说自己老婆的坏话。比方说你还在家洗衣服,我老婆随么事不做。我一个男人在外面闯世界,在家还要做这些事情,她有你一半好就行了。还说老婆怎么好吃懒做。   我不喜欢男人小肚鸡肠,男人应该有男人的样子。

  新的“他”又要出现了   我从初中就开始谈恋爱了,身边从来没缺过男朋友,而且不停地换,见一个甩一个,全是我甩别人,有时我还同时和两个人谈。但婚后就没这样做了,但也许内心还是这样。   我对这些男人的爱慕顶多维持10到15天,对他们都相当好,很会关心照顾他们。还有新鲜感,他们约我吃饭、看电影我都去,心里还有稍许期待。但只要他们说出我爱你了,我就一点不爱了,还很厌恶。   一想起来我还和他一起吃过饭,逛过商场、看过电影、发过短信,觉得是另外一个人做的事情。   我想大家就做朋友不好吗,他们非要谈情说爱。   昨天又有两个人对我有意思,要约见面,我没有立刻答应。我知道后面要发生什么,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终究会见面的。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问伍蕾:“你的某些行为会让这些男人产生误会,为什么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呢?”伍蕾说:“我希望周围的男性喜欢自己。我晓得喜欢我会给双方带来很多麻烦,但就是控制不住要开始交往。)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推荐阅读: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