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在有钱男人的猛烈追求下,我还是选择了爱情

           刘彩云,女,21岁,自由撰稿人,曾为电影公司签约模特。   王远绅,男,24岁,公司企划部职员,曾为电影公司签约模特。   当刘彩云和王远绅手拉着手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无法相信他们曾经做过模特。特别是王远绅,看上去还显得有些腼腆。他们穿着纯棉T恤和牛仔裤,青春逼人。漂亮、单纯、清新,他们看上去般配且甜蜜。   这段感情让她放下了所有的自尊和骄傲,却依然受了伤   今年刚刚21岁的刘彩云原是成都新津县中医院的一名外科护士,2004年10月的一天,她与几个朋友来到成都游玩,在逛春熙路时,被一家电影公司的一名星探相中。就这样,她不顾父母的强烈反对,毅然辞去了护士的工作,成了那家电影公司的一名签约模特。   之后不久,彩云就跟随那家公司的一个剧组到广汉的一个小岛上拍摄一部电视剧,她被安排担任制片主任助理。所谓主任助理,实际上就是做一些铺地毯、整理服装之类的事。刚开始的时候,由于她是新人,剧组里的其他人都很排斥她,再加上工作的劳累,她第一次感到了无助和迷茫。正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她认识送远绅?

  远绅对彩云几乎一见钟情,但彩云的孤傲最终还是令他退缩了。其实,当彩云第一次见到远绅时,也曾被他的踏实所感动,只是,她已不再相信爱情。因为她昔日最好的一个朋友,曾经爱得死去活来,最后却依然因为误会而分开了。这件事给彩云心里留下了难以抹去的阴影。另外,演艺圈的复杂迷离,让她不敢轻易相信在这个圈子里会有真爱存在。但尽管如此,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远绅给予她的关怀和帮助还是一点一点地感动了她。   在广汉的第三天,他约她到山上一块被称为“月光舞池”的平地上聊天。没想到一聊就是一个晚上。在那里,他将他一直埋藏在心底的故事告诉了她。原来,他曾经深(中国神话故事)爱着一个女孩,为了她,他可以为她做任何事情,可是最后,她还是离开了他。在说这些时,她发现他的表情竟然是那么平静。她被他的痴情和大度深深感动了。   十多天后,因为导演的原由,剧组不得不暂停拍摄,而他们也由此选择了退出。在分开的那半个月时间里,他几乎每天都给她发短信。突然有一天,他告诉她,他喜欢上了她。她开始考虑,要不要接受他的感情?就在这时,德阳日报社聘请她去做“情感娱乐时尚”版的编辑。然而,在那里上了一天的班后,她就再也呆不下去了。她知道,她已经离不开他了。   第二天,彩云就回到了成都,与远绅合租了一套房子。可是真正住到一起,不和谐的音符很快就出现了。有一次,彩云刚回到新津,远绅却将以前的女朋友带到了家里。当彩云从她的同学那里知道后,连夜打车回到了成都,任凭远绅怎么劝说和解释她都听不进去。他们吵了整整一个晚上。恰巧这时,母亲给她打来了电话,说有一个很优秀的男人与他的父母来家里提亲。还没等母亲说完,彩云就知道了那个人是陈东。陈东的各方面条件都非常优越,他们家一直做着餐饮方面的生意,在四川有很多家分公司,是当地有名的富豪。于是,彩云回到了新津。她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慢慢地忘记远绅。

  那个有钱男人对她的追逐很热烈,她偶尔也会动摇   远绅显然也知道,彩云这次回去是为了相亲,可他当时表现出来的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尽管彩云已经决定要离开远绅,但她的心里却依然感到了一阵阵无可名状的撕裂般的疼痛。她知道,这个时候的他不会留她,他一直以为她是在赌气。   直到快到家时,远绅才给她发来一条短信。他对她说:“是否可以不去相亲?”然后便没有了下文,彩云的心里越发失望。   刚进家门,彩云就发现陈东和父母早已等候多时了,他们对彩云各方面都非常满意。第二天,陈东亲自开车送彩云回成都。当他们来到她与远绅合租的那套房子里时,远绅终于与陈东见面了。然而,彩云在向陈东介绍远绅时,却只淡淡地说这是一起合租房子的朋友。远绅的脸上立即出现了一丝不悦的神色。   之后的几天,彩云频繁地收到了陈东的电话和短信。她开始庆幸自己还可以被人这样深深地爱着,她也开始尝试着在心里真正把远绅当做朋友和哥哥,她对他说:“以后我会把你当成哥哥。”远绅沉默了半晌,声音低沉地说:“为什么一定要去相亲呢?”彩云一时无言以对。一连好几天,远绅一直闷闷不乐,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连饭也懒得出去吃,饿了就泡碗方便面。彩云看在心里,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终于有一天深夜,都睡不着的两人在网上相遇了,他们隔着房间用电脑在网上交谈。远绅有些埋怨地对彩云说:“为什么要那么执意地去相亲,这么着急结婚干什么?你还担心自己嫁不出去吗?”

  “我只是想要开始一段新的生活,我不想让自己活得那么累。”彩云回答说。最后,远绅向她解释了上次带前女友回家的事。原来,自从分手后,远绅与以前的女朋友就再没了联系。可是那天中午下班后,他们竟然在公司的楼下相遇了,她执意要去远绅住的地方看看。远绅不好推辞,只得同意。可没想到这事却被彩云的同学知道了,并告诉了彩云。彩云听完后,呆呆地坐在电脑前,半天打不出一个字来,原来是自己错怪了他!其实,在与陈东交往的那段时间里,虽然陈东对他百依百顺、呵护有加,在物质上她要什么有什么,再不会因为生活而发愁,但她的心里却没有丝毫的快乐,她感觉自己就像是在梦里,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而和远绅在一起相处的那些日子,虽然日子过得有些紧张,但她的心里却是幸福和充实的。她不得不开始重新审视她与陈东之间的感情,她开始对陈东的感情产生动摇了,她觉得自己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了。   第二天,彩云刚刚起床,就收到了远绅从公司发来的短信。他对她说:“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彩云痴痴地笑了,心里漾起了一种久违的甜蜜,还没来得及给他回信息,他的电话却已经打过来了。在电话里,他告诉她,上次她要回去相亲,他之所以没有挽留她,是因为他一直担心自己不能给她带来幸福,担心她跟着他会吃苦。   “你这个傻瓜!”彩云听完后佯装很生气地骂远绅。

  他们终于又走到了一起。当他紧紧地抱着她时,她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和安全。刚开始的那段时间,虽然彩云每天都会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催促她回去。她的一些朋友也都来劝说她,让她仔细考虑清楚,如果跟着陈东的话,一辈子都可以衣食无忧。面对这些压力,她和远绅都没有退缩。远绅甚至在电话里跟她的母亲“谈判”,让她给他两年的时间,他会用这两年的时间证明自己完全可以给彩云幸福。彩云也对母亲说,现在她终于想明白了,无论陈东多么有钱,她就是爱不上他;可是,无论远绅多么贫穷,她都爱他,他的一个拥抱就是她的整个世界。她相信自己的感觉。   再后来,彩云的家人终于慢慢地接受了他,他用他的实际行动让她的家人知道,他能带给她幸福。现在,他们的生活虽然过得很清苦,却总是溢满甜蜜。   80年代的男女身上的理想主义色彩是很淡的,务实是他们共有的特征。在爱情方面,他们不会刻意要求自己去坚守什么,他们衡量一份爱情是否要进行下去的标准只有一个:这是我需要的吗?百头偕老、从一而终这些词汇会让他们脸上浮起不屑的样子。同时,他们也承认爱情的不完美性,他们不会要求从一个人身上得到所有的情感和物质的满足。要他很爱你,同时多金,脾气也好,还不花心,最好还要长得很帅且气质不错,这些东西要能在一个人身上达成统一,连你自己都不会相信。“我挑我爱的”,爱钱的,就不会对他的长相不佳耿耿于怀;爱貌的,就不会对他的存款斤斤计较。现实些,就会少些失望和不平。


推荐阅读: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