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当代现实都市中,男女谁更幸福?

           幸福感要靠“荷包”来保障   和朋友在MSN上东侃西侃,言及在上海生活是否幸福,外地的朋友总说:“交通太麻烦,办个事,路上耗上你两三小时,一天也就没剩多少了。哪有时间思考这样的问题。   有道理,不过我也当即反驳:那是你荷包里的银子没达到质变。只要不堵车,天天出门打的,看着计价器上的数字往上升也不心疼,从此点到彼点,也是极其方便的事。如果再有点钱,就自己搞辆车玩。塞车?怕什么,听上几首优美的音乐,照样在车厢里乐悠哉。只是搞辆车玩需要烧进“大把”的钱。弄个车牌动辄好几万,市中心停个车一小时就是10块钱,再加上日益上涨的油费……买车容易养车难,绝对的大实话。   又谈到穿衣打扮,外地的女友们倒是对上海流露出艳羡眼光,一到换季,就要号称“要杀到上海来购衣”。在她们看来,上海衣服品牌够多、款式够全,身为在上海的女人,真当老幸福的。只是,她们总没有想到,上海的衣服是够多,不过淮海路、南京路上大部分商场里有的那些品牌,在小城市的商场里多半有“长年驻站”,而且外地的商场缝年过节的促销折扣可能大大超过上海。外地真正没有,而上海有的衣服品牌,大概也就是恒隆、连卡佛之类的地方了。不过逛那些地方,你买衣服的“黄金储备”,最好是N个万元户的实力。   喜欢文化的人也会说上海的“幸福感”,因为那么多超一流的国际演出在上海一场接一场。只是,别忘了,一流的演出水准背后也是一流的票面价格。还不明白?没有“荷包”,最好先保持对上海的“幸福感”的缄默,因为你可能还没有幸福感经验值。

  你开心我就觉得幸福   幸福,不可言说。男人和女人都有着各自不同的对幸福的注解   众女友来我家聚会,闲聊中有人问:你们下辈子想做女人,还是男人。一位姐姐说,如果还是投胎在上海,我还要做女人。有人说,如果我不幸投胎到印度,那么我宁愿做男人,至少不需要为死去的女人自杀。又有人说,做女人老是要去照顾男人面子,还要随时提防其它女人,还是做男人省心。大家一起看正在发言的姐妹,马上想起她和她老公诸多不愉快。   那天我突然觉得,虽然幸福永远没有最终的答案,但在上海这个城市,身为女人至少是不错的。比如我,有工作却没有太多压力,家务也不用亲自动手,一个月才见一次的婆婆对我也很好。我的生活似乎真的没有太多可抱怨的。如果有来生,我还是继续做上海女人吧,当然前提是———他还是我的老公。   当天晚上我问老公,下辈子如果我们还是夫妻,你想继续做老公养我呢,还是做老婆,让我来养你?   老公哈哈地笑起来说:“如果下辈子你还是不会烧饭,不会烫衣服,那我还是做老婆让你来养把!我保证,你回家有热茶,张口有热饭,衣服全烫好。”   “去你的,你是拐了弯抱怨我不是好妻子!”我很生气。   ……

  不久,我姐姐的二次婚姻又出现了问题,结婚才1年,就闹着离婚,有了点钱的姐夫,和他的女同事鬼混在一起。她似乎总找不到幸福的感觉。有人说女人的幸福全是男人给的,男人的幸福却只有一半是女人给的。所以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只是以我姐姐的标准,今天的上海,已经不剩下几个好男人了。“不如出家算了,你看出家和出嫁,本来就很像。”姐姐说。   “出家”当然只是姐姐的气话,她是那种受不了清苦的人。不过通过姐的事,我突然觉得做男人似乎更容易一些,即使他的女人对他不好,也可以从另一半的生活中寻找精神寄托。而女人,如果老公不爱,她的寄托就只剩下自己的BABY。   那天晚上,老公突然说起他的一位女同事的厨艺,我听了气不打一处来,和他大吵了一架。事后,我哭成了泪人儿,更觉得做女人真的很苦。老公害怕了,虽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火,但还是跪下来安慰我说:“宝贝,如果没有你,这个世界上也就没有了‘幸福’   两个字了!”“和我在一起,你真的觉得很幸福吗?”我认真地问他。   “嗯,只要你开心,我就觉得幸福。”老公很肯定地说。

  幸福得犹如摩梭男人   在上海这个欲望的都市,幸福仿佛永远遥不可及。因为你欲无止尽。   我是糊涂人,很少想过诸如“我是不是很幸福”之类的问题。唯一记得比较清楚的是旅游到泸沽湖那次。划船的是个摩梭族男人,一脸纯洁的笑容,让人忍不住问他,是不是觉得很快乐。结果他痴痴答道:“在我们这里,做男人是要幸福一点的。”理由是,在依然母系的摩梭社会里,男人不需要养家,男人不用辛苦劳作,男人没啥心思没啥负担地就把一辈子给打发了。   按照摩梭男人的理论,那么在我们这个以父系为重点的社会里,女人应当是相对幸福一点:没啥心思没啥负担,没心没肺地长大恋爱结婚生子。女人何以能如此幸福愉快呢。我检讨自身,道理讲不出许多,但例子倒可以举出不少。我今年老大不小,所幸结婚生子之类的事情都尘埃落定。此外,虽然我没能事业有成,但毕竟有个先生可以做个挡箭牌,哪能两个人都投身于工作呢?总得有个人做点牺牲吧。于是我心安理得地不再忙碌。这样,有一份稳定并且看起来相当文雅的工作之余,我可以每天比别人早点下班,气定神闲地相夫教子,但又不至于很无聊地做全职太太,让自己幸福得没了边,最后出轨。   我和摩梭男人的相通之处就在于此吧,有生活,并且不忙。不像我的先生以及摩梭女人,虽然勤勉,在成功的巅峰也有幸福的感觉,可惜,他(她)们好少有时间有闲心去享受幸福的感觉。

  我们都曾经“幸福”过   幸福虽然没有答案,不过有一个办法却可以让你马上知道什么是幸福:那就是当你失去了幸福的时候。   小A是上海年轻男人--有别于龙应台写的那种洗内裤的上海中年男人,他28岁结婚,尚未有子,和他老婆小B一样,什么家务都不会干,公司业务忙碌但能保证朝九晚五,一顿夫妻共进的晚餐多数交付给了家附近的小饭店,本来可以平静而幸福的生活最近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B忽然“办公室恋情”,宣告两人世界的破产。   拿小B的话说,小A结婚后沉迷于电脑游戏,对她的关心少了,几乎没有什么交谈。小A在单位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没有倾诉的对象,即使有时候说几句,小A一句“这么傻的想法你也有啊”就打发了,于是没有了述说的兴趣。过去那个每天发肉麻短消息的男孩子不见了,那个见解犀利锋芒毕露的男孩消失了,虽然钱赚得并不少,可是生活却总像少了点什么。不久办公室的C就成了她日常谈心的对象。他们的牵手非常简单:有天下雨,在C的伞下,小B轻轻就勾住了他,从此没有松开。   当小A在他的游戏世界里清醒时,他碰巧看到了在自家床上不堪的一幕。一股难以表述的愤焖之(中国历史故事)情在小A心中升起,他明白生活中的某些东西永远都不复存在了。   可是,悲愤之余,他更多的感觉却是失落。突然有一天没有人再谴责他通宵的游戏,那些几乎隔三差五就发生的为了电脑的争吵忽然从房间里消失了。他感觉到却不是轻松,而是空如其来的空虚。   后来他和死党喝酒,醉了之后他说了这么一句:“我想不明白自己究竟需要什么,不知道明天的幸福在哪里,我唯一记得的是我们曾经很幸福……”   每个人都有美好的过去,幸福的童年,浪漫的恋爱,甜蜜的新婚,然而在这上海,这个诱惑太多的城市里,又有多少男人和女人,像是投火的飞蛾一样,葬身于这永元止境的欲望中呢?真到失去之后,才想起幸福是什么。


推荐阅读: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