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虚荣的我沉迷与网恋,但是我从不见面

  讲述人:周妮 女 26岁 会计   周妮的讲述是在电话中进行的,她自己是一个沉迷于网络恋情的人,但因为屡受打击,所以她给自己定下严格的规定--绝不与网友见面。也正因为她自认长得丑,她决定只在电话中与我交谈。   因为不漂亮 没人追求我   大学时代,我从来没有追求者,不过那时候我还不介意,因为我觉得除了外貌,别的方面我都很出色:学习成绩名列前茅、会弹钢琴、会画画,除此之外,我还读过很多书。我想,总有一天,我会遇到一个真正懂得我的男人。   怀着这样的信念,我从大学毕业又顺利参加了工作,但我一直没有谈过恋爱。直到2004年,在长辈的介绍下,我才开始与男性交往。他叫何勇,在一家私营企业做事。相处了大概半年时间,我跟何勇提出了分手。我清楚地记得,当时何勇瞪大眼睛看着我,脸上的表情不是伤心或失落,而是有点惊讶,还有点恼火。我对他解释说:分手不是谁做错了什么,而是我们不太合适。你猜他说了句什么,他说:“不合适?就凭你的尊容?”这句话太伤人了,就因为我的外貌,他竟然可以当面污辱我。   我把这事告诉了一个好朋友,她给我出了个主意:如果想让别人爱上我,一定要先让他发现我的内在美。

  网上体会甜言蜜语   话是这么说,但现在的人,平时上班,下了班各回各家,彼此都没有什么深交,哪有人会真正耐心地去了解别人,去挖掘别人的美呢?   无聊之下,我给自己起了个“贼妮妮”的网名,玩起了网络游戏。我在游戏里有了一个好朋友--黑子。我们总是一起组队杀敌,一起完成任务。时间长了,相互之间就有了好感。有一次,我莫名其妙被一个级别高的人“杀”死了,黑子气坏了,跟别人打起来,结果他自己也“牺牲”了。虽然仇没报成,但我却有些感动。还有一次,我们运气很好,在杀怪的时候获得了一个宝物,被他捡到了。他拉着我,跑到一个僻静的地方,然后把宝物给我。我说:“不用了,这贵重的东西,丢了我可负不起责,我只管跟你着混级,你拿着用就行了。”黑子却对我说:“这是我们在游戏中的第一个收获,我要送给我喜欢的人。”听了他的话,我心里怦怦乱跳,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男人说喜欢我。   从那以后,我们就如同恋人一般,虚拟的游戏世界给了我们实现浪漫的空间。终于有一次,他提出要跟我见面,我半开玩笑半试探地说:“我可是恐龙哦,你不怕吗?”他也(故事)开着玩笑说:“我是青蛙唦,青蛙和恐龙可是绝配。”禁不住他的要求,我决定赌一次,也许他真的喜欢我,也许他不会以貌取人呢。   那天,我们约好在民众乐园见面。刚没说上几句话,他的手机就响了,然后他说家里有事要赶回去。从那以后,游戏里的黑子就失踪了,甚至没有留一个借口。

  游戏网络间 我不再露面   我知道他说家里有事是假的,那是网友见面时惯用的伎俩。   我曾经觉得,只要有内涵,总有一天会有人爱上我。黑子的消失让我不再抱有这种幻想了。既然只能在网上爱我,那我就在网上去寻找爱情吧。   我不再玩游戏,游戏太累,我只上QQ。在QQ上,我找到了很多爱情。我一次只跟一个人“谈情说爱”,我觉得,既然想从别人那里获得“爱情”,那我自己也应该投入。网络上的爱情很短暂,也许文字更能让人感动吧,一般不出一个星期,我就能把对方“搞定”。   从去年到现在,我的网上“恋人”有十多个。因为我规定自己“不视频、不见面”,所以每次结束都是因为对方提出要见我:有些人因为我拒不见面,自动消失了;有些人则因为老缠着我要见面,被我拖进了黑名单。   只有一次,我主动要求跟网友见面。他的网名叫“黑暗王子“,我跟他聊的时间很长,大概有三四个月吧,我觉得自己是真的爱上他了,甚至想再赌一次。那天我们约好地点,我告诉他,我穿黑毛衣、牛仔裤,他就笑着说那他就配合我,穿件黑风衣。其实,我那天是穿着一套运动服去的。在约好的地方,我等了近两个小时,也没见到穿黑风衣的男人出现。也许他跟我一样,只想偷偷地看一眼,也许他在生活中也是不自信的吧。   回家后,我打开QQ,“黑暗王子”的头像始终灰着,我跟他再没聊过一句话。   电话里,周妮沉默了很久。我问:“你就打算这样沉迷在网络爱情中吗?”“可能吧,我觉得那种感觉真的很好,有人疼有人爱,就算只是口头的,也好过生活中总遇到白眼。”我说:“那毕竟是假的,其实你也明白不是吗?”周妮叹了口气:“是的,我知道,但我上瘾了。跟你说这些只是因为看了那篇文章,有些感触,没别的意思。”


推荐阅读: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