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几个小小的误会,竟会引来他20年的背叛

         ■讲述人物:紫月(化名),女,50岁,初中学历,私营老板   紫月的丈夫铭旭(化名)不是她的初恋对象,她20多年的婚姻悲剧正是由此而生的。   紫月的初恋男友叫凌宇(化名),跟她是邻居也是同学。上世纪70年代中期,紫月初中毕业后当知青下乡了,凌宇也参了军。紫月回城后在一家工厂上了班,凌宇仍留在部队,这份只存在于书信中的初恋无疾而终。   铭旭是紫月的同事,专业技术过硬,长得一表人才,温文尔雅,加上他的父亲是文化界知名人士,声名显赫,因此,他在厂里自然是焦点人物。   1980年春天,紫月和铭旭结婚了。一年后,孩子出生了。紫月以为自己会在铭旭的呵护下一直幸福地生活下去,哪知幸福只是跟她“打了个照面”。   孩子一岁多的时候,有一次带孩子看病,紫月在医院偶遇凌宇。原来,凌宇转业回武汉后在一家医院工作。凌宇提议到紫月的家里看看。星期天,凌宇如约来到紫月家里,引起了铭旭的误会。这是他们婚后的第一个误会。   更深的误会是在1984年暑假。那时紫月工作不顺利,丈夫铭旭劝她出去散散心。刚好凌宇说他和另一个同事要去洛阳招生,邀紫月同游。为了打消铭旭的顾虑,出门时紫月撒谎说和一个女同学出去了。

  铭旭找到那个女同学家里,紫月的谎言一下子又成了铭旭心中的死结。   从此以后,铭旭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紫月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冷漠。   紫月以为,时间久了,铭旭会明白的,没想到时间越久,他的怀疑反而越深,更没想到的是,他会为了这个误会,用一次又一次感情出轨的方式来报复紫月。   20年来,铭旭的工作多次变动,但不变的是对紫月的冷漠与报复,他一次次出轨,跟不同层次的各色女人有染,连他的父母对他都颇有微词。伤心失望的紫月终于选择了离婚。   铭旭在父母的教诲下,有所改变,紫月又有了新的希望。1996年,他们复婚了。复婚后没多久,铭旭又开始了寻花问柳。   紫月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再一次跟铭旭离婚。

  散了也很好   半年多来,紫月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去年采访紫月时,紫月经营着一家小服装店,现在,她的服装店关门了,又跟朋友们合伙开了一家歌厅。更大的变化是,她由一个怨妇变成了快乐自信的单身女人,因为,她第二次跟铭旭离婚了。   紫月还是那么健谈,谈起离婚的过程,她感慨万千。   你的文章见报后,我去见了公公,平时都是家中的保姆给公公念报纸,那么长一篇文章,我不敢叨扰他老人家,便自己把文章的内容向公公复述了一下。   公公对铭旭这个不孝之子很有看法,他老人家很直白地对我说,十几年前,我就劝你跟他离婚,你总是优柔寡断,好像离了他再嫁不出去似的。   铭旭还是经常夜不归宿,连周末也开着车出去,不知所踪。我实在是不想再忍受这种屈辱了,又将离婚之事提到议事日程。起初他不肯,后来,我威胁说如果再不答应离婚,我便将他的那些肮脏事抖到他公司去。他害怕了,便答应离婚。他现在是一家不小的公司的副总,对名声看得还是很重的。   我们是今年4月初办理离婚手续的。办手续之前的一天晚上,铭旭突然走到我的床前,很伤感地对我说:这辈子,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了,这已经无法改变。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还跟你结夫妻,再也不让你伤心流泪。那一刻,我神情恍惚,仿佛又回到了20多年前,我差不多都要动摇了。但我马上又冷静下来,这婚还是得离,因为,铭旭是改不了的,我们再也回不到20多年前那恩爱甜蜜的过去了。   离婚手续办(哲理故事)妥后,铭旭反而表现出一丝留念,居然有一阵子不外出了,老老实实呆在家里。我只好狠狠心赶他走,我说,婚都离了,我们现在不是夫妻了,你还住在这里,算怎么回事呢?过了几天,他黯然神伤地清理了一些自己的东西走了,再也没有回来。只是偶尔给儿子打个电话,有时我听他在电话里问儿子“你妈妈怎么样”。   现在,我终于轻松了,再也没有那种浓浓的怨妇情绪了,我和朋友们合伙开了这家歌厅,每天都很忙碌,也很充实。


推荐阅读: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