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抓不住的青春,四十岁的我依然没有结婚

         “现在年轻人似乎流行‘隐婚’,可我,却是‘隐未婚’……”译木的开场白很引人入胜,可听完整个故事,一种莫名的无奈滋味却涌上心头。为了不遭受不必要的异样眼光,未婚的人却要在同事面前谎称已婚,当肥皂剧里的搞笑桥段放到现实生活中时,只能说是黑色幽默。   二十岁,错过恋爱懵懂期   译木说起他的起点:上海人,名牌大学,毕业后分在一家令人艳羡的大型国企,可不知怎的,这所有的资本最终却被消耗殆尽。性格决定命运,也许这的确跟译木的性格有很大关系。   说起我的童年,我觉得只有一种颜色可以形容。灰色!两岁到七岁,我跟上海的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之后回到西部小镇的父母身边,按理说这本是件开心的事情,可我觉得他们从来没有善待过我。家里还有两个弟弟,他们自小在父(神话故事)母身边长大,比较活络,而我则内向且不善于言辞。自我回家开始,父母就让我帮着做家务,帮弟弟倒洗脸水洗脚水,可为什么兄弟中只有我要做家务呢?我平时稍出点差错,他们就打我。后来我考上了重点中学,父母的态度才稍稍改观。然而他们并不支持我上大学,希望我尽快工作赚钱。最终在上海亲戚的劝说下,父母让我读了大学,条件是上海亲戚承担一半的读书费用。   童年被忽视甚至说是被歧视的成长经历给我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我莫名地自卑。大学里,我不是没有心仪的女孩,可是我怕被拒绝,也担心人家看不上我,因此我显得过于“鸵鸟”。青涩懵懂的大学恋爱时光就这样无疾而终。

  三十岁,爱情才开窍   大学毕业,我被分配在上海某知名国企,工作地点在金山。年纪轻难免有些浮躁,我在金山待了没多久就觉得那里的文化生活过于冷清,于是一年后我放弃了好工作,跳槽到了市区。   一晃就到了三十岁,我突然有了要找另一半的明确目标:性格开朗,温柔善解人意,长相中等偏上,如在事业上能对我有所帮助更好。当时有些女孩子找朋友的要求已比较功利,要经济实力、要身高优势,还要会甜言蜜语。无奈,这几个方面我都不能令女孩满意。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后来我自己总结出两点:一是我虽然平时看上去蛮温柔,可骨子里脾气不好;二是我对能力的自我认知与周围人所认可的有差距,我自认为我并不像别人以为的那样没能力。这两大误导总是让女孩子在深入了解我之后打起了退堂鼓。   曾有个中学老师跟我谈过半年恋爱,我觉得她眼光太灰暗。我请她去公园,她说上海的公园有什么好玩;我请她吃肯德基,她说还没有她妈妈炸的鸡翅好吃。反正她总是挑出一万个毛病来让人扫兴。另一件事也让我不能释怀。她曾遭受侵犯,这事让我心里有点疙瘩但也还能接受,可当我提出这方面的要求时她却拒绝了。她都给了别人,我们是恋人,为什么就不能给我呢?后来还出现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她对经济上的要求比较多。我觉得她又不年轻,没什么资本,凭什么啊!   虽然译木对于婚恋的有些观点值得商榷,但鉴于他倾诉的主题,我没有对此与他深入讨论,而是让他重点叙述了由于大龄未婚而受到的“特别待遇”。

  四十岁,“未婚”成另类   光阴在这样的挑挑拣拣中逝去了,转眼我四十岁了。前几年,因为一次错误的跳槽,我的事业开始不顺,继而引发了我一连串的跳槽行为。频繁跳槽也就意味着频繁面试,这两年,我明显感觉到面试官对我简历上的未婚这一栏表现出极大的疑问和不信任。特别碰到女考官,关于我为什么不结婚的问题更是没完没了,为此我很烦恼。因为这不仅影响到我面试的发挥,也影响了考官对我的评定,我感觉有40%的面试失败源于我的未婚状况。即便我成功应聘当上了部门经理,手底下的人对我的大龄未婚也表示出颇多非议。我在进行管理时,感觉他们总以一种不友善的眼光看我,我甚至听到他们说“这人到现在还没结婚,肯定有什么问题,八成有性格缺陷”。   鉴于我的未婚身份给我带来了种种歧视的目光,最近这次跳槽,我在婚姻状况这一栏填上了“已婚”二字。面试果然挺顺利。不过,在公司里同事们谈论自己的妻子儿女时,我总显得无话可说。久而久之,大家也都不在我的面前提起家庭的话题,也许他们还是觉得我有些怪,觉得我的婚姻状况可能不美满。这样的伪装让我很辛苦,真不知道哪一天会穿帮。   二十岁我错过了爱情,三十岁当我觉醒,可与我适龄的女人却都“断了货”,等到我四十了,未婚的我却成了怪物。我接下来的人生该如何是好?


推荐阅读: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