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一切都是这个男人的圈套,爱我全都是幌子

          2003年的深秋。江庭不断地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家里发生的事情。“你要有思想准备,家里都是公安局的人,吴董看上去老了十岁。”……   爸爸的“情人”失了踪   江庭,是我父亲最铁的生意合伙人。他比我大十岁,几乎是看着我长大的,常在我面前以家长自居,见了面总喜欢搂着我,用他的胡子狠狠在我的细皮嫩肉上扎一下。他从我少女时代喜欢的江叔叔,变成了现在正在秘密追求我的,离婚男人。   回到家,我扑进了江庭的怀抱:“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菲菲是一个和我同年的女孩,三年前成为父亲的秘书。虽然只是秘书,但是却常常陪同他一起出席各种私人社交场合。外人都以为他们关系非比寻常。一个月前,菲菲失踪了,她的一个好朋友报了警。父亲成为最大的嫌疑人。   “这件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不得不问江庭,这些年来,他对父亲比我对父亲更了解。自从母亲离开后,我和父亲之间就自然有了距离与隔阂,我一直漂流在外,在上海读的本科,北京读的研究生,即使在武汉工作,也是有意找了与父亲一江之隔的武昌。父亲的形象都很模糊了。   “公安机关不仅怀(中国神话故事)疑吴董和菲菲的失踪有关,还怀疑他有经济问题。你回家吧,这个时候,你父亲需要你。”江庭劝我。我默然,是的,这个时候,我没有理由走开。

  接受他是想刺激父亲   第二天早上起来,很意外的,父亲居然在厨房里做早餐。望着他忙碌的背影,我不禁想起,小时候他常给我做早餐,后来他有了自己的事业,就疏远了家庭。我一直以为,如果他的事业心不那么重,母亲是不会和别的男人远走高飞,我们这个家,也是不会散的。   我吃着父亲做的早餐,百感交集。   江庭陪着父亲在书房里说话,临走时他把一张CD放进音响,让流淌的音乐陪伴寂寞的我。这是一个心细如发的男人。父亲知道他对我好,却没有拒绝和干涉,我想,是因为他觉得亏欠我的太多。却不知,我半推半就地接受江庭,也是想引起他的注意,我希望他能管管我,可他的不管不问,让我觉得自己可有可无。   几天里,我白天上班,晚上回家,江庭天天和我们一起吃晚餐,陪父亲一起洗碗、陪我一道看完电视才肯说再见。他在,我心里就安定一些。看得出,父亲也一样。公安局的人把我们家监视起来,不断地问询,父亲连打理公司的心情都没有,所有的事情都交代给江庭,我越来越觉得,江庭是一棵可以挡风遮雨的树。   “菲菲是不是我父亲的情人?”我问。江庭说:   “公司上上下下都这么看。”我伏在江庭的怀里,忍不住哭泣。我猜,菲菲可能想找父亲要更多的金钱或者地位,父亲给不了,于是他就把她杀了。这是多么可怕的想象。   我一刻也不想独自呆着,我憎恨我的胡思乱想。我也不想把父亲想得那么坏,可是我仍然忍不住这样想。

  他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嗫嚅地向父亲提出我要搬出去住。出人意料地,父亲没有反对。他说也好也好,家里的气氛太压抑,不适合年轻人。他还宣布了一个打算,他准备把公司的股份都转给江庭。“我老了,等事情有了交待,我就到处去旅游,人不服老不行啊。”   我从来没有料到父亲的精神垮得这么快,我甚至不敢正视他的眼睛。任凭猜疑啃噬着我的心。   我搬到了江庭那里。他追我三年了,他离婚也有四年,我们之间应该有一个结果,既然父亲也这么信任他?那么,结婚是早晚的事吧。那夜,我把自己清洁的身体小心地安放在江庭的床上。   父亲还在官司里纠缠不清,而江庭在公司的局面似乎很快就打开了。那个叫菲菲的女人,依旧下落不明。江庭劝我不必每天上班那么辛苦,我就辞了工在家里休息。我的心的确很累,在家里呆得发闷,我会去看看父亲,偶尔,也会收拾我和江庭的家。   我在收拾屋子的时候,发现了江庭和一个美女的多张合影。晚上他回来,我装作无意问起,他说是同 事。我留了一个心眼,既然是同事,父亲也应该认识的。几天之后带了相片回家,父亲拿着照片居然走了神。他说那个女孩就是菲菲。我的心里掠过不祥的阴影,凭女人的直觉,我觉得这个菲菲一定和江庭关系非比寻常。

  原来我是他谋财的棋子   半年的时光如白驹过隙。我和江庭一有时间就去逛商场,准备结婚用品。父亲突然关心起我和江庭的事来。“你真的爱他吗?要不,再考察一段时间?”啰啰嗦嗦像个老太婆。“我已经长大了,你不必为我太操心。”每次我都硬梆梆地挡回他的话。   忽然有一天,我在电子邮箱里收到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她自称是菲菲,约我见面。   菲菲终于现身。这至少证明不是我父亲杀了她。   菲菲让同为女人的我惊艳。“为什么来找我?”   “因为我爱的人,就要和你结婚了。”   人生如戏。   谁曾料到,菲菲和江庭早就认识,他当年甚至为她离婚。他安排她进公司、做父亲的秘书,也是他安排了她的失踪。他相信,谣言是可以杀人的。江庭野心勃勃地要取代父亲的地位。“因为江庭深知你是吴董最疼爱的女儿,他得到你,就等于得到了公司。”我的心仿佛被人挖了一块。外人都知道我是父亲最疼爱的女儿,我却和他形同陌路了这么久,还成为别人打击他的棋子。   “我不甘心,自己一心一意的爱被一个男人这样利用。”菲菲最后说。   真相大白,那些父亲所谓的经济问题,也是江庭举报的。一查再查,父亲还是清清白白。江庭当然没脸在公司里再做下去。父亲已无意于商海搏击,他把公司给了我。   经历了这么多,我们父女终于可以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喝茶。看着父亲,我很难相信一个精明的儒商会败得那么惨。   父亲苦笑:“还不是因为爱女心切。当时知道你喜欢他,也知道你对我有不满有埋怨。当时我被谣言包围,惟一的办法就是找个人来顶住公司,直接找你肯定是不干的,推给江庭,如果你们结婚至少没有落到外人那里。”   “菲菲怎么突然出现了?”   “你发现的照片让我看出很多疑点,我对江庭产生了怀疑。这样我才动用了所有力量找到了她。让事实告诉你真相。”   我无地自容。比错爱一个男人更可怕的事,是我们不再相信我们的亲人,疏远他们、怀疑他们。这也正是那些情“狼”能够趁虚而入的理由。


推荐阅读: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看其他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