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受暴口述实录:爱上的男人竟然是父母多年仇人的儿子

          武汉这么大,人这么多,一个二十多年不相往来的人有多少相遇的几率?他们的子女相爱的几率又有多少呢?这样的情节在电视剧里是用滥了的,可是现实生活中应该不多吧。然而讲述人却遇到了———她和男友的感情因为上一辈的恩怨遭遇很多的非难和压力,为了争夺相爱与结婚的权力,他们想(世界历史故事)了很多办法,最后却精疲力尽,于事无补。   有人爱上平凡的我   2003年,我大学四年级,老师带领我们去一家工厂实习,文奎是那个厂的技术员,派来做我们的指导老师。   他高高的个头,戴眼镜,因为太高了背有点佝偻,给人一种温和而谦逊的感觉,虽然已三十来岁,却特别容易脸红,尤其跟女生说话时。   现在女孩胆子都很大,看他温和腼腆就有了欺负他的念头,每次下课回到宿舍,就听她们说他今天又说了什么好玩的话、又脸红了几次。虽然我也跟着她们一起笑,心里却不以为然。当然,我是个长相普通的人,对自己没有足够的自信,也就不会像她们那样无所忌惮的“胡作非为”,没想到,这份平静和淡然却让文奎对我另眼相看。   第一次文奎请我喝咖啡、看电影,我居然没多想,散了场回宿舍时,他的表情有点别扭,似乎想说什么说不出来,我很好意地说:“你是不是想我帮你递纸条啊?”他愕然地张开口,“没关系,你给我吧。”我又说,在学校时,如果哪个男生突然对我殷勤,一般就是求我做“中间人”,帮他送送信、跑跑脚什么的。他明白过来,涨红着脸,却笑了:“你可以帮我递纸条给你自己吗?”我望着他,眨眨眼,脸“刷”地一下红到了耳根。   这是我能想到的和文奎之间最浪漫的事了。后来的交往真是平常又平常。只是为了怕别人取笑,我们的感情一直处于地下状态。   因为读书几年一直没有男友,妈妈挺担心的,总要我“相亲”,当她又一次说起某某阿姨的儿子时,我一冲动,脱口而出:“您别紧张了,我已经有了男朋友。”这一说不打紧,她立即来了精神,打听他的各种情况,当时我对文奎的家庭也不是很熟,只知道是某大型企业的干部,所以只说了他本人的一些情况。妈妈很满意,还包了春卷让我带给他吃。

  父母发现他是仇人的儿子   2003年国庆节,文奎第一次到我家拜访。从前一天晚上,妈妈就开始煲排骨汤。   开始文奎很紧张,说话都有点语无伦次,后来在爸妈的热情关照下才放松下来。吃饭时妈妈问他的父母在哪里工作,当他说出父母名字时,妈妈夹菜的手很明显地顿了一下,与爸爸对视一眼。随即爸爸又问:“他们是不是换过单位啊,以前在某某单位的吧?”文奎想了想,笑道:“好像是的,听妈妈提过。”一下子,空气似乎凝聚了,我和文奎都很不安。他们又对了对眼,就起身进了卧室。我们都吃不下饭,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能说什么,文奎从桌下握住我的手。   过了不久,门开了,爸爸走出来,妈妈把我叫进去。   关好门,妈妈就说:“你们不能在一起。他们家是我们的仇人。”到底是什么仇,妈妈说得很含糊,我只知道爸爸与文奎的爸爸从前同一个单位,在1975年发生了互相揭发的事,最后两人都离开了那个单位。   “75年,文奎才2岁,这件事与他有什么关系呢?”我不甘心地说。“他以后也会害我们的,不能引狼入室。”妈妈说。   我心乱如麻地坐在那里,想着不知爸爸会对文奎说什么。不知过了多久,就听见“砰”地关门声传来,我冲上去打开门,看着爸爸气呼呼地坐在那里。   “你以后不要跟他来往了,他说你不漂亮。”爸爸说。“我本来就不漂亮啊!”我说,爸爸看了我一眼,说:“他都说你不漂亮了,你还要嫁给他干什么,这件事不要讲了。”说着挥挥手。我从来没看到他这样不讲道理,难过又费解,泪水在眼眶里转来转去,我生生地将它吞回去。   后来向文奎打听,原来爸爸问他到底找我有什么企图,他才说:“您女儿长得并不漂亮,我是真心喜欢她的个性。”谁知被爸爸这样断章取义。

  父母疯了样地百般阻挠   我不肯就这样放手,哀求妈妈帮助我,文奎是我的初恋,而且他对我真的很好,我长得这么普通,有人真心对我好也不容易啊。可能这些话对妈妈有些触动,她有时会暗地里帮我,知道我想跟文奎约会,就故意让我出去买包盐买袋蒜的,还掩护我们去磨山玩了一次。可是后来她还是被爸爸说服了,也开始坚决反对,对我说:“我们宁可你做老姑娘,也不能让你嫁给她。”   文奎也问他的父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的态度倒比较开明,认为这是孩子们的事,他们不会干涉,却对那件事语焉不详,只说是因为工作造成的,有些是误会。文奎求他们跟我父母谈谈,如果是误会就早点解决,他们却不肯,说了解我父母的禀性,如果再多说几句,他们就骂文奎,说他为了一个女人居然要父母跟别人下跪。   2004年春节,我偷偷到文奎的家里拜年,本来想说几句话就走,他们又留我吃饭,我横下一条心,想着爸妈不知道他们的家,也不会怎么样,大不了回去时被他们骂一顿。没想到吃到一半时,他们来了,冲进门抓住我就打,文奎想帮忙,被他们推到地上,口里骂很难听的话。我站在那里,完全忘了痛,又羞又臊,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   那次之后,爸妈就三天两头去文奎的家里闹,说他们家拐骗人口。好几次,文奎的父母都想打110,是文奎拼命拦住。为了不打扰父母的生活,文奎只好在外面租了房子。   我们一直努力想挽救这份感情,可是他们不让文奎进门,将他送来的东西还到他的单位里去,在很多人面前让文奎下不了台,把我关起来,不准出门……他们越这么做,我越觉得文奎可贵。我不想屈从这些丧心病狂的行为。于是绝食抗议,四天滴水未进,他们却根本不理,真让人失望啊,我溜出去找文奎。当他抱住我时,我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爸爸想再生个孩子   我2004年毕业,找工作的最关键时刻,父母居然一点都不关心,一心就是逼迫我和文奎分手。   父母一次次大闹让我精疲力尽,好几次就业的机会都泡了汤。无奈下我打算考研。文奎很支持,为我找资料。那一阵,我没有任何生活来源,文奎也要我不要放在心上,说他工作几年,有些积蓄,养我一阵没有问题。   可能父母见我心意已决,他们没有再来闹了,很平静地过了几个月,天气冷起来了,我回去拿衣服。   我回去时没有人理我,父母都坐在卧室里,我忍着难过拿了衣服打算离开时,看到一个不认识的30多岁的女人从浴室出来,很明显地刚刚洗了澡。我奇怪了,停住脚,问:“你是谁?”她看了我一眼,很轻蔑的样子,然后踢踢哒哒地到了我的房间。我愣在那里,突然想到刚才在我的房间看到的奇怪的拖鞋和衣物,不由也跟了进去,看到那个女人坐到我的床上。我要她起来,她懒洋洋地起来,走出去。   我越想越不妥,就留下来,吃晚饭时,那个女人还对着菜挑三拣四,妈妈的语气很明显地讨好。晚上,见我没走,妈妈进来要我跟那个女人睡一张床。我不肯,没想到那个女人居然到父母的卧室里去了,妈妈到了我的房间。我简直要被这一切逼疯了,问妈妈是怎么回事,她居然说:“我没把你养好,很对不起你爸爸,我帮他找个小老婆,再给他生个孩子!”   我坐在那里,觉得自己像进了疯人院,那么不可思议。我跳起来,冲进父母的卧室,扯那个女人的头发,要她滚。爸爸上前阻止,我含着泪对他吼道:“我分手,你们说什么我就做什么,求求你们不要再这样了……”

  谁能告诉我谜底   最后一次见文奎是父母陪我去他那里收拾东西。那次,大家都很平静。看得出,文奎很伤心,却没有说什么,可能也很累了。   我也算幸运吧,这样的情况下,我还是在2005年初考上了研究生。   曾经要妈妈告诉我到底他们和文奎的父母发生了什么事,她说她也不太清楚,我不知是她真的不太清楚还是不想告诉我。我不相信因为工作上的矛盾,这么多年过去,还如此水火不相容。悄悄问过小姨,她说,这牵涉到你父母的隐私,你最好从此忘掉这件事。   回想过去的这些事,真的像一场恶梦。不想屈服还是屈服了,不想妥协还是妥协了,爱情和有些东西相比还是太单薄了。可是,我是多么想知道真实的答案啊,到底曾经发生过什么事,让我和文奎的恋情变得这样不能接受。(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推荐阅读:
·口述:逼出轨丈夫与我上床,强迫丈夫与我上床挽回感情(04-26)
·男友亲眼目睹我和他同事上床(06-22)
·我和丰满少妇在火车上刺激偷欢(10-13)
·为段镜花水月婚外情,放弃了贤惠妻(04-24)
·爱情是美丽的穿肠过(06-18)

看其他故事